目之所及
南清欢。
高三长弧群众。



是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5-28

[雷卡]<灵与肉>

本着这个题目本来该写出许多东西,不过果然很多东西因为懒最后还是草草结尾。
顺便借这篇文奶一口下周的考试,心情比较复杂了。
题目是很喜欢的书中的某一章,文里的一些梗同样是来自那本书。
值得一提这篇文章非常欧欧西因为我本身并没有特殊的关注过某个cp除却bg的,如果能看完这些那么就非常感谢了。

说起来这篇文的由来是这个作者单纯的因为勒索别人写自己和大天狗的乙女时不慎被坑的产物,想了一圈也不知道写什么的废物写手敲定了主意。
不如提一提雷狮第一次见到卡米尔的时候。
其实这都是老梗了大家也都知道的事,那就不用再做什么背景相关的介绍了。

那时候他在散步。
说是散步还不如说是乱跑,毕竟他是翘了老先生的课偷溜出来的。他甚至已经想到了当他那位冥顽不灵的老先生抱着他的宝贝书们拄着拐杖艰难的终于到达书房时候,发现他的学生也就是这位皇子大人并没有来上课会是怎样的表情。
估摸着又是吹胡子瞪眼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用拐杖狠狠地击打地面碰撞出大的响声来,过了好一会儿又叹息了一声径自离去。

也许是去给他的父亲告状。
然而他向来喜欢屡教不改。

先生他那老人家这么多次教训也总该放弃了吧?雷狮这么想着就感到愉悦起来,不知道是哪位哲人说过什么“你眼中的世界其实是你心灵的反应罢了”,因此他觉得整个世界都明亮起来。
啊对是那个词。

豁然开朗。

这时候他的视野开阔就能很明显的注意到小花园旁边的侍女们了,六七个侍女聚集在一起,其中还有几个他熟悉的面孔。于是他走上前去做出威严的表情也就是把脸板起来,询问那群人

“怎么回事?好像也没有到你们休息的时间吧。”

其实那个表情侍女们觉得是非常好笑的可能因为那时候的雷狮还是个小孩子,不过她们还是非常给面子的低下头,为首的那个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我们在带着小殿下去他的住处。”

“小殿下?他又给我添了个弟弟?速度未免太快了吧我这里还一点消息都没有。”
“不不不其实也只是当初王的弟弟去民间时被外面一个身份卑微的女人勾引了一夜后多出来的产物而已,那女人狡诈的紧,王也是才知道王爷还有个孩子的事看着他可怜就把他接了回来。您自然是不用担心什么的,王爱着的一直都是您。”
“喂我没说我担心过吧?”
“非常抱歉!您的地位哪里是随便什么杂家的孩子能顶替的呢!”

雷狮挥了挥手叫这个女仆退下去,正打算走突然又起了兴致,于是他说“哎哎,把那个孩子叫我来看看。”

其他女仆互相看了一眼点头然后纷纷退后,最里面的女仆拉着一个孩子走了出来。那孩子比雷狮矮不少,头上带着顶破旧的帽子,脸在帽子底下看不清楚,脖子上也是破旧的红围巾。
雷狮满意的点点头,凑上前去拽了把他的围巾,看见一双蓝色的眸子,下等人才会有的瞳色。这让他想起母亲未过世时所说的星辰海洋。
“这么说的话那你叫什么名字呢?”
那双深蓝色的眸子盯着他,一点波动都没有,过了一会儿后他看着被抓住的围巾。
缓缓开口。
发出

高亢的尖叫声。
雷狮不得不捂住自己的耳朵确保自己不会被这孩子震聋,他很想捂住面前这个孩子的嘴但那孩子比他反应更快的尖叫着跑到别的地方,最后他躲在女仆的身后闭上嘴茫然的只伸出一个头看着他,那可怜的样子就像他刚才做了什么罪不可赦的事情。

这小鬼。
雷狮觉得又气又急,他刚才注意到了自己的父亲和其他几个兄长恰好从门前经过,他甚至预料到自己到时候会被那群讨人厌的兄弟们怎么调笑,自己的父亲也许不会说什么,但表情中的失望他是能料想的到的。
真是麻烦啊。
他拍了拍身上沾染的尘土,露出笑容来。这让他看起来又变成了一个尊贵而又优雅的人,他让女仆们离开,然后女仆们行礼,纷纷离开。那孩子就一下子失去了保护伞和遮蔽物,他四处看了看,抬头仰望着雷狮。

“太高了。”
“……啊?”
“太高了。”

那孩子重复着这样的话语,看雷狮一脸懵逼的样子摇摇头又盯着地面发呆,顺便把刚才被雷狮跩歪的围巾整理好。
雷狮蹲下来看着他,说这样可以了吧。
那孩子又摇摇头,说太高了。
雷狮最后坐在地上,裤子上都是灰尘,这下反就和那孩子一样高了。雷狮说别怕本皇子又不会报复你,就是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而已。
那孩子看着他好一会儿,在雷狮以为这家伙不会理他的时候终于开了口。

“卡米尔。”
“卡米尔?是个好名字。”

听上去就挺高端大气上档次,至少比自己的名字要好听,雷狮胡乱想着打算从地上爬起来,结果意外的发现自己爬不起来,就很无奈的继续坐在地上。卡米尔在旁边看他。
然后伸出了手。

“……”
“不用谢。”

雷狮就很茫然。卡米尔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的手。

“我帮你站起来,不用谢我。”他说。

这算什么和什么啊,雷狮感觉哭笑不得,但还是抓着他的手站起来。这孩子看起来瘦小但意外的有很大的支持力,雷狮硬是借着他的手爬了起来,于是他又灰扑扑的了。
这样子就狼狈的像是个落魄的贵族了。
落魄的贵族和变凤凰的平民,真是个奇怪的组合。
雷狮说谢谢啊。
卡米尔看着地面,摇摇头。
雷狮说那我收回好了。
卡米尔就又看着前面了。

这孩子。雷狮无奈的摇摇头,走到卡米尔背后猛的抱住他然后用力一提。
没动。
……就很尴尬。雷狮咳嗽了一声,说这次不算,然后卡米尔点点头,雷狮又一个用力,总算是抱起来了。

意外的重。
好在没有丢人。

然后卡米尔就住到了雷狮的殿里,打着哥哥关爱弟弟的名义。
对比其他几个皇子给卡米尔送了雏菊。
他的父王没送,但是叫他先带着卡米尔去拍了张照片并告诉雷狮兄弟之间没有隔夜仇。
不是你们???
雷狮殿下表示非常不屑甚至想把雏菊花环丢在那群丧心病狂的兄弟们的脸上并且吐一口唾沫。
然后他就回到了自己先生的面前。

老先生笑意盈盈的拿着厚度让人绝望的课本冲他打招呼,手颤颤巍巍的总让雷狮认为他的身体不大好。
不过可以放心,教完他还是完全可以的。
这个认知真叫人绝望。

后来他回到自己的宫殿,卡米尔坐在椅子上手里翻着应该是问女仆借来的书本,他看的认真。
于是他根本没有发现雷狮的回来。

雷狮看了看卡米尔,突然就不大高兴,他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关门声很大,以至于认真看书的卡米尔都抬起了头追寻着声音的方向了。
但是他能看见的只有空气。
他又低下头看书,就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有周围的侍女们开始寻着安慰雷狮的法子,她们可不愿意这位小祖宗发脾气因为遭殃的只会是她们。

卡米尔搬进来的第一个月,雷狮一句话都没和他说。
原因不明。

卡米尔也并不介意这件事情,他翻阅着雷狮丢弃在一旁的书,生活充实而悠闲。
直到某次偶然。

说起来人的生活本就是由无数个偶然组成的这句话半点毛病没有。
如果那天雷狮不是偶然逃课偶然到了花园偶然决定去看看女仆们,那么他就不会见到卡米尔,更不会把卡米尔带回来。
但是那份偶然带来的效力结束了之后他们便继续各自的生活。命运的轨道若是想让他们两个之间接壤,就意味着势必要再出现什么偶然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雷狮从先生那里回来的时候,女仆站在门口带着不安的神色,看见他后又猛的兴奋起来跑到他的身边告知他他的两位兄长来了,正在里面等候他。
要提到这两位兄长那的确另雷狮头痛不已,毕竟一旦他们两个出现在他面前他的右眼皮总忍不住跳,那可不是什么好预兆,雷狮心里是很清楚这种事的。

但是当他走进去之后看到卡米尔却令他惊讶起来,要说长达一个月的时间他们不曾说话问候对方,加之卡米尔平日里总是非常安静的做他自己的事情,雷狮甚至都快要忘记他的存在。
可他现在看到卡米尔坐在椅子上同自己的两位哥哥交谈,那样的他们一般高。雷狮听不清他们说的什么,但莫名觉得是开心事,因为他觉得卡米尔是表情是很欢喜的。
天知道他是不是会透视。
于是他走了过去,于是他的兄长与弟弟的愉快交谈便戛然而止。

这样搞得自己倒像是外人了。

“啊呀雷狮你回来啦?我们在和卡米尔说事情呢。”他的二哥冲他打招呼还眨眨眼睛,他的大哥坐在旁边不苟言笑,端着杯女仆刚泡好的红茶微抿一口闭上眼睛。
卡米尔看见他之后则是坐端了姿势,缩了缩脖子,就莫名紧张的模样,就好像他对他做过什么奇怪的事情一样。雷狮有些气愤的咬牙,落在他的兄长们眼里反倒成了种带威胁的意味。
他的大哥皱眉,他的二哥眼睛多了分探究,但更多还是笑意。
那就真的是很好笑呀。

雷狮坐到旁边的椅子上,接过女仆递给他的茶水,说
“皇兄怎么会来这里?”
“当然是来关心小堂弟和小雷狮的了!”
“……不行吗?”

“你们开心就好。”雷狮最后这么说,结束了话题。

晚上的时候雷狮抱着童话书进了卡米尔房间,进去的时候卡米尔刚钻进被子里,看到他下意识的想要尖叫,但却被雷狮捂住了嘴。

“你这小孩子可别在这种时候乱叫,传出去本皇子的名声可就毁完了。”
卡米尔睁大眼睛看着他。
“……我的名声很重要的,而且我也不想被人传成恋/童/癖。”

“那你来做什么?”
“叫哥,给你讲故事。这不都传着我对你不好吗?现在我就来关爱你。”
“……”
“不要乱叫,你以为你是小狼崽吗,就知道嗷嗷叫唤的。”

卡米尔把头缩进被子里闭上了嘴,似乎是放弃了与雷狮的对抗,雷狮满意的点了点头拿起故事书就开始照本宣科的念……

不存在的。

“很久很久以前呢,有一个很强大的国家,这个国家的三皇子呢,非常的帅气。”
“有一天呢,来了条恶龙。”
“三皇子对恶龙说恶龙恶龙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啊?”
“恶龙就说他是来希望三皇子帮帮他的,他前段时间抢了个星球的公主,结果那个星球的骑士就天天来和他打架,他觉得自己马上就支持不住了。”
“三皇子听完拍了下大腿说好啊咱们现在就走吧。”

“恶龙家旁边是大海,三皇子跟着恶龙打败骑士以后恶龙这个混蛋背信弃义就把三皇子丢进了大海里。”
“可他是个傻子,他不知道三皇子会游泳,于是三皇子就找了艘破船当上了海盗,一个月后卷土重来打败了恶龙救出了公主。”
“三皇子把公主送了回去,回到自己的国家。”

“……”
“这个故事怎么样?”
“……很多奇怪的地方,不过感觉好像没完。”
“嗯?可能是因为皇子的旅程还在继续吧。人生啊,很长的一个有伟大志向的海盗皇子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停下脚步呢。”
“……大概吧。”

雷狮自认为自己的故事讲的非常成功,于是他很愉悦的关上了门打算回自己的房间里睡觉。
然后五秒钟后他就回来了。

“?”
“外面太晚了,如果这个时候回去恐怕是会遇上凶残的内务总管什么的,还是先在你这里借住一晚好了。”
“……可是这里只有一张床啊。”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好介意的。”
“哦。”

雷狮麻利的钻进卡米尔的被窝,感慨了一下这个床真够小的被单也小就迷迷糊糊陷入梦乡。
梦里时候他听见卡米尔说“平民的被子就是这么小啊。”
他含糊不清的回应道“瞎说,只有小孩子和卡米尔的被子才会这么小。”

“因为卡米尔就是个小孩子啊。”

其实即使是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候雷狮发现自己躺在地上的时候他也什么都没说就爬上床接着钻进卡米尔的被窝里。
结果卡米尔下意识的尖叫起来。
不行了,皇子殿下你还是回去吃点什么冷静冷静吧。就比如甜食?

是的,小孩子都喜欢吃甜食。
啊?您也还是个小孩子呢,您与卡米尔都还是小孩子,肉体上的你们有相似之处,灵魂上的你们还都是小孩子啊。
其实你们是一样的吧。
但是想要感化这个不听话的弟弟什么的果然是还需要很多的很长的时间呢,那么,还请您务必加油吧。
无论什么事情总会有转机的,就像是掉到海里的皇子依然能够成为海盗。不听话的小狼崽总有一天会成为最忠诚的存在。
愿您安好。
END。

评论(6)
热度(40)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