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高三长弧群众。



是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5-21

至南清欢/陈初《念》文评

……啊突然觉得还是保留一下比较好,
毕竟原文删掉了找回的话可能是大学给自己冲个超会吧。
躺平。

啧切:

原文:月红向《念》

作者:南清欢/陈初

不小心写长了,感觉回复放不下,就放这儿吧。

要说这儿的白月初,挺不一样的。我初读还挺惊讶,要写白月初讨钱讨吃时也会自我厌弃又无法终止继续,不太明白想表达什么。不过后来自个儿捉摸出一种想法,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白月初今世被牢牢掌控在一气道盟和涂山手里,已经没自由了,还追求什么呢,只能追求吃食了。这样看看与红红的发展还真挺戏剧的,红红是一心一意等她的转世恋人,但白月初因为转世续缘而失掉自由,如果知道这一切都因红红所为,就很难喜欢她。涂山苏苏和白月初可以,涂山红红和东方月初绝配,但是涂山红红和白月初之间的感情,是只可念,而不可说的了。这样的感情放进梦里,衬着梦里朦朦胧胧,微妙又很漂亮 —— 由此觉得托梦的写法,还是挺成功的。梦里涂山红红和白月初的相处模式,其实好像她和当年的小东方月初啊(笑)温柔但也会偶尔超级暴力的妖仙姐姐还有不断作死的月初同学,对照前世今生真是美好至极。而无论是红红讲的还是王少爷讲的故事,剔掉繁华辞藻的了,于是都逃不过最后死掉的结局。这又是残忍的真相,所以讲完故事了,白月初也该回到现实,醒了。

结局红红给的玉佩,仿佛是悄然无息的约定。而经了这梦白月初并不能有多大变化,依旧是那个月初。攥着玉佩朝日落余晖大步走去的结尾却让人觉得总有一天,穿过涂山苏苏的身躯,白月初能再次与涂山红红的魂魄相知相遇。

或许还有相爱。




又附:

我阅读理解成绩超烂的,也没怎么写过长文评……海涵,海涵。然后既然是写给你的评,除了解读,还是根据自己读下来的感觉写一些建议给你啦。

每次读你文章,总觉得气氛是最令人舒服的,正经里再有几句玩笑,也是不会枯燥的,大体把握得很好。但是细节感觉总有点儿问题。比如说……错字。看到那个胡伟生我就出戏了哈哈,后面还有几个,总是错字是受噢:D

然后就是有点儿表达问题??开头第一段白月初不是快乐的孩子,第二段王富贵觉得他挺快乐的,第三段怎么就是王富贵觉得白月初闷闷不乐但他也懒得问原因?……啊,好像顺序有点不对,总觉得有点怪,我觉得你想表达的应该是【王富贵总觉得白月初很快乐,但现在他发现白月初闷闷不乐却也懒得问,其实,白月初一直不是那么快乐的。】



还有当中那个梦里好像是涂山红红说的“看什么看啊还不快跑不然你整个人都没了也不用回来见我了。”有点迷??是说红红感应到白月初在心里暗骂她还是??这儿也是,有点突兀。

噢最后就是我很喜欢但又很纠结的结尾,真的。我只是。龟毛的强迫症。前一秒白月初还躺地上睡被王富贵糊了一脸(……),下一秒就、就走起路来啦。我觉得补个【爬起来】/【站起身来】……比较好。当然,这个只是多看了几遍后突然脑子里的闪念,不用太介意。我其实完全是想静静欣赏美文的,但是一要写评,就变成了抠细节的解析……呜。

总之,作为个人只想说,清欢子(想这么叫你很久啦)一如既往的棒棒哒!期待你下次产粮哟!(^_-)



评论(7)
热度(5)
  1. 目之所及啧切 转载了此文字
    ……啊突然觉得还是保留一下比较好,毕竟原文删掉了找回的话可能是大学给自己冲个超会吧。躺平。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