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于是爱情什么的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你从深林走过,周身带着萤火,绿色的卷发里面夹杂了圆形的叶片,目之所及之处是你深爱的人或事。
你的家乡、你的愿望、你所敬仰着的人、你的红白发少年。
你所在意并爱着的一切。”




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5-20

✿祝东风。

(2)

于是她站在公路的旁边,手里提着一个大的行李箱。
里面装了一堆类似于桃木剑十字架之类的奇奇怪怪的东西。不过怎么说……去别人的葬礼拿着这些东西真的好吗!

……恩这个。
只是顺手、对、顺手。

她深切的怀疑自己出门的时候忘记给自己的脑子消一下毒,实用的东西没有带几个乱七八糟的东西反倒是拿了一堆子。
箱子重的要死,现在又已经是夏天时候了,偏偏又是中午,于是她现在有多热就可想而知。
她压低了太阳帽的帽檐,从自己身上的另一个小包上面寻找防晒霜往身上抹,还在四处注意着有没有出租车可以乘坐。

无论怎么说有车总要比没车好。

可喜可贺的就是在她快要被热疯之前她终于在这偏僻的盘山公路上拦住了一辆出租车。


开出租的女孩子笑意盈盈的把车窗放下,问她

“姑娘坐车吗?”
“坐!”

得救了得救了。
她把行李放到车的后备箱里,她拉开前面的车门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喝了一口水,又拿了把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小扇子给自己扇风。


“去哪儿啊?”
“送到县城里那个公交车站就行了。”
“好的。”
“谢谢师傅啊。”
“客气客气。”


她给自己扇着风,从自己身上找到钱包算了算自己的现金存储,估摸着钱是够了才放心的又抬起头来注意了一下旁边的女孩子。
白色短头发的女孩子目视前方,看起来清爽干练。

车头放着员工信息,她瞅了眼。


“安白树。”
这名字耳熟。
但她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索性放弃。山上的信号也差到极点,她怨恨着自己没有把自己前几天错过的电视剧集下载到手机上以至于现在无所事事的四处乱看。
最后她索性与旁边的人攀谈起来。

“做这一行多久了啊?”
“也不长啊就是个三四年吧,老司机也说不上是。”
“那也厉害了啊,生意还好吗?”
“小地方也说不上多好,也就是混口饭吃,没客也不是什么意外的情况。”
“那得多无聊啊,就这样开着?”
“是啊,四处转转,路上看到你这样东张西望的行人就问问,一般总是想打车的。”

她感到惊奇,但仔细想想又觉得刚才的自己似乎确实是她所形容的模样,摇摇头又开始问。

“那得要多好的耐心啊。”
“这还得感谢我的老师。毕竟高中时候也不想着学但是又不能逃课睡觉,那女老师凶的狠,每次刚一睡觉就被她叫起来,我背地里那时候骂她很多次了。”
“那样被逼着上课肯定就更想睡觉了吧。”
“是啊,但是又睡不了,耐心估计也就是那时候培养出来的了。这样说来我似乎就还得感谢她了。”


安白树这样说着看了看路况,确认是平坦较开阔的路面也没有什么行人之后停了下抽出手喝了口水。
“夏天该有些风才好。”她说,然后扣紧了水瓶瓶盖,随手丢了出去,飞在空中的透明瓶身折射出光芒然后掉在地上。
水瓶滚动了几圈,便停在了某个阴凉地。安白树吹了声口哨。
就像是高中课堂上老师不在时的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不良,肆意嚣张。
TBC.

[……原创真好,这孩子我真能写出续来。]

评论
热度(2)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