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高三长弧群众。



是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4-30

[鹤丸国永]<鹤与花。>

> 很没有观看价值和营养的随手。
> 其实鹤丸他超可爱超好的审神者很清楚啊。
> 没有什么cp向又很欧欧西就很尴尬。
> 大早上发病。




必须值得一提的是大和守安定没有来之前审神者最信赖的是加州清光。
但是一直与审神者说话打闹的是鹤丸国永。

也许这不得不感谢国服鹤丸的点击就送。

但相比较起来鹤丸国永虽然看着样子天天都在与审神者斗嘴但就是个很靠谱的人。
就比如说审神者觉得他暗恋花柑子于是找各种理由让他去当番撸马。
鹤丸国永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审神者就是觉得他与马之间有一段跨越物种的爱情……
讲道理这已经不止跨越物种了吧!
但他每次还是在审神者鼓励的目光中去做事情并且强颜欢笑。算了,毕竟花绀子确实很可爱而且就算什么都不做审神者也完全不会介意。

她自己都那么懒。
于是整个本丸似乎都很懒散。

最后鹤丸国永逃了当番躺在树上面嘴里咬着不知道从哪里拽来的草有一会儿没一会儿的嚼着。

五虎退坐在树的下面。
撸猫。
啊不撸老虎。
还好老虎不会爬树。

鹤丸国永决定睡一觉来缓解自己的压力,虽然他已经被放养很久了,审神者总是更偏爱带上短刀和大太,于是他这样的太刀就被渐渐搁置起来。
当然只是出阵的事并不会有什么不好的情绪产生,而且还少去了被审神者捏脸的次数。她总是很喜欢捏脸,鹤丸国永也不例外。

晴朗的午后,这时候的审神者还没换上夏夜景趣,是很适合睡觉的时候。
因此鹤丸国永他一会儿就睡着了。

随后他在梦中翻身,就摔到了地上,可惜没醒。
不过这下就吓到一旁的五虎退了,小孩子惊慌失措的去戳他,但他不醒。

然后就猛的哭了出来。

当鹤丸国永因为旁边太吵的时候睁眼看到的就是粟田口家的一群刀和笑面青江给他默哀的模样,看到他醒来的时候五虎退又尖叫一声笑面青江直接拿出本体。

不,你们等等。

鹤丸国永刚想张嘴解释一下,笑面青江的剑就砍了过来,他只好仓皇逃窜顺便带上一旁快要休克的五虎退。

果然这个本丸还是需要一把一期一振。
等等逃难的时候就不要想这种事情吧!

最后鹤丸国永带着五虎退躲到马厩里面,嗯花绀子的马厩。马儿看了他们一眼眨了眨眼睛。
鹤丸国永做出“嘘”的动作。
马儿哼了一声大概是听明白了。

于是他开始和五虎退谈心才知道五虎退以为自己死掉了。
哦原来刚刚笑面青江以为我诈尸啊。鹤丸国永这样没头没脑的想着莫名笑出了声,但看到五虎退还是一脸惊恐的表情时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

他把审神者早上给他的糖果剥皮塞到五虎退的嘴里面,又揉揉他的头。

“好啦好啦,吓到你真是不好意思。不过我还活着哦。”
“唔……谢、谢谢鹤丸……殿下。”

五虎退嘴里塞着糖果话都说不清楚以至于脸变得通红,又是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鹤丸国永就意思意思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哄小孩子总该用这么简单粗暴的手段。
“好啦好啦,以后不吓你就好了吧?万一以后一期一振来了的话我可就惨了呢。”
“不会的……一期哥很温柔的。”

“跟鹤丸殿下一样温柔。”
“那可真是吓到我了呢。”

值得一提的是这时候笑面青江过来了但是花绀子很机敏的挡住了他们两个使得他们没有被发现。

晚上审神者还是叫他去当番。
他看到审神者揉五虎退的头发然后冲他眨了眨眼,好啦好啦他知道啦。然后他在他的碗底下找到几块儿糖和小判。
伴随着的还有审神者的字迹,上面瞎扯了几句后又画了个笑脸表情。
鹤丸国永很实在的把糖塞进嘴里面,亏得审神者给他塞了他喜欢的味道,而且鹤丸国永本身也不大挑食。

最后他看着夜空吃着糖躺在花绀子的背上思考人生。
这马可是他悉心打理过得算得上干净,其他马也不知道能不能有这种待遇,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审神者会觉得他暗恋花绀子的原因。啊算啦算啦。
花绀子很乖,也许是因为它睡着了所以一动也不动,鹤丸国永就也是一会儿便睡着了。
睡醒后头上有个用鲜花编成的花环,还是蛮好看的。鹤丸国永这样想着就坐在花绀子身上看着院子里早起爬树的审神者,讲道理审神者压根不会爬树,笨拙的模样让鹤丸国永觉得好笑极了。

于是他走到树的旁边把审神者带着就飞了上去。

“主吓到了吗?”
“还好还好。”

最后他和审神者一起狼狈为奸的坐在树上面看着院子里的人慢慢多起来,这时候的近侍刀加州清光站在树下面说着“审神者失踪”这种话。
审神者突然就拽了拽他的衣角。
鹤丸国永心领神会的把审神者抱了下去,正落在加州清光的背后,人群中的五虎退看他带着花环就突然笑起来,鹤丸国永冲他挥了挥手,然后在加州清光的背后喊了一声。

“嗨。”
“吓到了吗?真是不好意思啊。”

最后鹤丸国永和审神者被加州清光逼迫去一起打扫马厩,他们两个做出痛心疾首诚心悔过的模样打扫然后在加州清光离开后又互相鼓励着各奔东西。

鹤丸国永又去树上睡觉,这种时候不睡觉简直就是一种对生命和晴天的亵渎。
这时候院子里的花都开了,他想着自己头上的花环又闻了闻花香气意识开始迷迷糊糊不久便再次入眠。
今天依旧是个很好的午后啊。
END?




很没有办法的就是很久以后一期一振来了之后他醒来时候看到粟田口一家又在给自己默哀。
也许是审神者把五虎退带出去的锅。
就很尴尬。
妈的智障。
END。

评论
热度(11)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