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高三长弧群众。



是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4-21

[大和守安定]<哑>

> 充斥着自我妄想。
> 刀乙女,虽然不是特别明显。
> 迷之性格与借梗化用注意。

大和守安定初被锻出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便是加州清光。
自己的这位老相识很随意的用手插着腰,头连抬都没抬一下也不知道是在做些什么就那样望着下面,于是他便也把视线往下移。

哦,审神者在下面坐着呢。
看起来有点矮。

等等这样想都是不大好的吧,大和守安定摇了摇头,这时候加州清光也抬起头来看他了,表情从漠不关心转变为了惊喜

“啊……好久不见了啊安定。”
“哎?好久不见清光。”
“主,这就是大和守安定,和我一样都是冲田总司的爱刀,啊对了也是一把打刀。虽然长得不错但肯定是没有我可爱的啦。”
“喂清光!”

大和守安定话说到一半便停了下来,怎么说虽然不认识新主但怎么着也该保持一点冷静吧。于是便不大情愿的闭上了嘴,看着加州清光得意的站在审神者的后面冲他摆着鬼脸。
所以果然是有预谋的吧!
大和守安定有点生气,心里默默决定五分钟不和加州清光说话。不过左等右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审神者表态,他有点疑惑的看向审神者,却看到审神者拿着笔在纸上飞速的写写画画,加州清光看着她写还不时的点头,表情怪异。

嘛,就像是涂指甲油涂到指甲外面那样的。
虽然加州清光应该不会犯这种错误。

当审神者的笔停下来的时候,加州清光的脸终于完全黑下来了,大和守安定觉得自己甚至能听见对方磨牙的声音。
他猛的好奇起来。
最后加州清光气鼓鼓的把审神者的板子递给他,大喊着什么“主不爱我了”、“喜新厌旧啊”这样的话语,最后得到了审神者的揉头和捏脸。
大和守安定看着加州清光的脸被审神者肆意的揉捏成各种形状,并且对方还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深刻的感觉自己的这位好友冲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也许会变成类似于长谷部那样的痴汉面团什么的?
哎哎哎你在想些什么呢?什么面团啊?这种事情还是但愿加州清光永远不会知道吧。大和守安定这样想着,开始浏览起审神者的板子来。

嗯字挺丑的。
这个也不要让主知道。

“原来是和清光一样的啊难怪也带着围巾,对对清光你最可爱你世界第一可爱了。不过这把刀剑倒也蛮漂亮的啊,大和守安定,名字也不错哎。”

下面还写了一行看不清楚的小字,但是似乎被划掉了应该也不是很重要的信息。大和守安定这样想着又把板子递给加州清光。

没被讨厌倒也是好事情。

加州清光正找到机会反击审神者,刚捏住审神者的脸大和守就把板子递到了他面前。视线被挡住、动弹不得,审神者便借着这机会摆脱了控制又成功的捏了一把加州清光的脸然后抢过板子就往门外面跑了出去,顺便还踩了刀匠的脚。虽然面容隐藏在白纸下面,不过大和守安定也能够猜得出来是很嚣张的模样,他有点茫然的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想了想把看起来似乎受到重大打击的加州清光拉起来。
嗯刀匠就不管了。
真过分呢。
加州清光任由自己被对方拉起来,在原地呆立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如初梦醒的大喊

“安定你是不是脑子有洞啊明明刚才我都要赢了的你就不能看着点时机吗?!啊气死了气死了,主她超过分的!”
“……不就是被捏了一把脸吗?”
- “不,这捏的不是脸,是身为一把可爱的打刀的尊严问题。”
“清光。”
“……干嘛啊,你不跟我道歉我是不会理你的。”
“我刚才在心里说决定五分钟不和你说话的,但是被你打破了。于是从现在开始我决定十分钟不和你说话。”
“呵呵。”

加州清光冷笑完就把沉默的把大和守安定拉了出去,出门的时候还顺便踩了可怜的刀匠一脚。
真心疼。大和守安定这样想,怜悯了他两秒钟,随后任由加州清光带他四处乱逛。
至少他觉得是四处乱逛。
本丸虽不大,但倒也算得上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时候正是晚上,明月高悬于天,当他们走过池塘的时候大和守安定甚至能听见里面有蛙鸣,但仔细一看又什么都没有。
算不上有多黑,其实这里被明月照的甚至称得上亮堂,空中有飞舞着的萤火虫。中间的那棵大榕树有蝉的鸣叫声传来,高昂而尖,这下就让人有点毛骨悚然了。
不过他们是刀啊。
最后大和守安定被带到了榕树旁,这下他就意识到这棵树究竟是有多大了。嗯起码五个加州清光才能环得住。
他拍拍树干,想着测试一下树的重量,结果反倒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还伴随着比蝉鸣还凄厉的尖叫声。

这可把他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想要把腰间的本体拿出来,手却被加州清光抓住。对方很自然的领着他往后退了一步,随后就看见一道黑影掉在了地上。
哦也许是白影。
“鹤丸国永殿下,您又在爬树企图吓唬短刀们了。”这样的话语就像是重复了千百遍一样,加州清光似乎是有些头痛。被他称作“鹤丸国永”的那人挣扎了一下,最后也没有抬头。随后就又看见一个黑影从树上掉下来直接摔到鹤丸国永的背上。
鹤丸国永不动弹了,黑影拍拍身上的土从鹤丸国永身上起来,还戳了戳鹤丸国永的头,拿出背后的板子写着什么。

哟呵,审神者。

审神者看起来是很气的模样,就连手速都加快了不少,大和守安定看着她那么快的写字隐隐预料到字会丑到什么地步。
莫名想笑,但是他憋住了。
审神者写完之后就把鹤丸国永拉了起来给他看板子上写的东西。

鹤丸国永懵逼的看了一眼。
鹤丸国永眯起眼睛仔细看。
鹤丸国永就选择闭眼装死。

“主啊明明是你的错好吧。如果不是因为你看见这两位太紧张踩到我的脚害得我跌下来,我可是会很好的吓唬到他们两个的,肯定让他们大吃一惊!”鹤丸国永睁开眼睛和审神者据理力争。
审神者又开始写字,鹤丸国永就像一开始的加州清光那样趴在她旁边看,评头论足。

“不对主你怎么说这都是你的锅。”
“我像是那种别人拍一拍树就能摔下来的刀剑吗?”
“……不上一次就是意外。”
“你得信我那次我吃了陆奥守吉行的番薯才会那样的。”
“不、一点都不臭。你见过臭的鹤吗?”
“我不是!”
“……拒绝马当番。”

“他们聊天累不累啊。”大和守安定看了一会儿后悄悄附到加州清光耳边说。
“习惯就好了。”加州清光瞥他一眼如此回答,又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问他,“哎你不是说你决定十分钟不和我说话吗?”
“……对啊。”
“……”
“清光,我决定十五分钟不和你说话。”
“呵呵。”

最后鹤丸国永心酸的拿着马草去见他的马儿们,审神者吵过了心满意足的拍了拍板子,正打算走就看见围观了全过程的冲田组。表情和肢体动作都非常僵硬的又拿出板子写了几个字,然后把板子一点一点转过来。
板子上写

“吃了吗?”
“还没呢。”加州清光愉快的说。
大和守安定看见审神者的脸一下子就黑的像刚才的鹤丸国永。
于是他没忍住,笑出了声。
审神者用非常一言难尽的目光看着他,在大和守安定被盯得毛骨悚然之时,突然带上了迷之微笑。
这样好像更恐怖了呢。

不要问为什么审神者脸前面有白布大和守安定也会知道自己被盯着还会毛骨悚然。
你看着一张白布一直冲着你的方向而且不时飘起来露出下面微笑的表情你也会害怕啊对吧!

第二天大和守安定就成了近侍。
他带着非常一言难尽的表情就乘着月色顶着加州清光杀人的目光硬着头皮迈进了审神者的房间。
审神者还没醒。
大和守安定是这么觉着的,被子裹成一团,怎么看都是还没睡醒的样子。于是他就坐在床铺面前等着审神者醒过来。
随后他看到奇怪的光。
咦。
他本着“这是在帮主干掉来历不明的外星生物”的理念掀开了被子。
看见一个拿着手电筒看书的审神者,那个书的封面好像是自己……好像还有个谁。大和守安定本打算再瞅一眼,审神者就很冷静的把书合上塞进枕头下面。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用时不超过一点五秒,大和守安定怀疑她其实是练过的。

审神者看着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看着审神者。

不行这有点尴尬啊。
大和守安定决定用自己昨天学到的缓解尴尬的方式来解决现在尴尬的场面。
他深吸一口气,说

“主你吃了吗?”

审神者开始拿板子,还没写完就听见一道算得上响亮的声音。
“咕。”
“……知道了。”

最后审神者腿跪在地上饭放在床上吃着大和守安定从厨房问烛台切要的盒饭,据她本人所写是因为这个破地方没有桌子。
大和守安定看了看周围,嗯真的没有桌子。所以说桌子呢。他问。
烛台切名叫什么?
烛台切光忠啊。
那个我桌子上有个烛台。那时候。
……知道了。

虽然大和守安定并不信,但他还是做出了被震惊到的样子。
假装没有注意到某个角落里的不明物体。

他又想起审神者刚才看的东西,上面的图案应该就是自己,他斟酌着开口询问,却被审神者抢了先。
“今天就该带你去练级了吧。”他看着审神者塞进自己怀里的板子,把原来的话憋了回去然后点了点头,回复道
“当然不练也没什么问题的……”
“所以啊,果然还是带你去练练级吧。”审神者用笔在板子上写道,随后就写下了几个刀剑名字,用笔拍打了一下板子。
“知道了。”

他应该不知道审神者满脸都是“孺子可教。”

加州清光是非常幽怨的。
至少大和守安定觉得自己的好友是非常幽怨的,他觉得本着同僚的情义他就去安慰了一下对方
“清光,别太难过。也就是近侍和队长的职位……”
“安定你不要说话。”

鹤丸国永走过来插了句嘴
“不就是被放养嘛你看看我,身为四花太刀还不是天天马当番。”
然后加州清光心力交瘁的回了房,大和守安定看着他虚浮的脚步表达了自己担忧的心态,鹤丸国永非常善解人意的说

“大和守啊你要是真的担心他的话你不在的时候我就帮你照顾他好啦?”
“哎……可以吗?”
“当然了!我可是本丸最靠谱的人啊!”
“那就非常感谢鹤丸殿了!”

审神者在旁边抱着板子无声的大笑,在大和守安定转身的时候闭上了嘴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好奇的五虎退本想说什么然后被鸣狐捂住了嘴,肩上的小老虎也被狐狸用尾巴圈住。

嘘。

一路上都很顺利,虽说带上审神者总是需要分心去照顾她。但事实上审神者跑的极快,目测机动三千八,因此各刀剑男士也省心不少更投入战斗之中。

“队长涨经验就是快啊。”狮子王砍死一个溯行军,看着大和守安定身上的白光有点羡慕的说到,“可恶啊明明我也很想当队长的!”
“那你可就要去照顾主了啊,所以究竟是先被主气死呢还是先被清光吓死呢?难说啊难说啊。”烛台切插嘴。
“……”虽然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但是很恐怖的样子的大和守安定。

跑到三千八以外什么都听不见的审神者。
成吧。

“……”审神者盯着骰子。
“……”大和守安定看着她盯着骰子。
“……”打哈欠的各位刀剑男士表示习惯。

“呼。”审神者最后也没把骰子丢出去,直接扔给了大和守安定。
“我来吗?”
“……”审神者点头。

于是大和守安定也看了一会儿骰子,随后丢了出去。
好嘛,进boss点啦。

大和守安定看着审神者的表情从突然兴奋到激动万分,最后索性抱住他发出奇怪的但应该是蕴含着兴奋意味的声音。

原来并不是哑巴啊。他如此想到。

大和守安定并不是很喜欢战争,原因不明。但他每一次要开始交战之前总会非常兴奋,从心底里感到兴奋。
这种情绪他自己都琢磨不透,最后索性归结于“想要变得和冲田君一样强”的这种心态和刀剑本性里面。
“想要赶上冲田总司的话那就继续加油升级吧。”审神者知道的时候把这句话在板子上写下来举起板子给他看,想了想又加上了一句,可惜又是很快划掉了。他只能隐隐的看见线后面的“我、加州清光。”

当大和守安定从密林之中找到敌人的营垒时他终于是忍不住笑出声来,一路上他都没怎么说话。虽说大部分是因为听不懂的原因,但还是努力的应着表达他有在听的想法,但其他人到底是没怎么听见他说话。

“你就是大将啊。”
“怖。”

最后大和守安定带着誉首落死最后一个敌人时看到的便是一脸惊恐的众刀剑,外加一个神游天际的审神者。
“杀完了。”大和守安定对审神者说。
“啪啪啪。”审神者回神过来鼓了鼓掌,顺便竖起看起来早就写好了的板子,“你能笑一声吗?”

“哈哈哈?”
“不对,不是这个。”
“哈哈哈。”
“哎好像也不是啊。”
“主指的是什么时候的笑声呢?”
“就是刚才看见敌人大将时候的笑声啊。”

“……主为什么会想听呢?”
“因为感到新奇想录给清光看看,清光应该没有听过吧?”审神者一边举板子一边认真的点头。

意料之中的答案。
大和守安定最后想了想,说:“是没有呢,不过还是等哪天清光来了的时候让他听好了。”
“好啊。”

“清光被主爱着呢。”
“你也是哦。就像是老虎变成黄油。”

有点开心。
他如此想到,并不感到什么羞耻。毕竟能得到主人的赞许和喜爱,本身就是很值得让人高兴的事情。
加州清光便是如此。

值得一提的是晚上回去的时候加州清光顶着很不符合他形象的鸡窝头气冲冲的吃饭,大和守安定四处都找不见鹤丸国永的身影。
本打算开口询问,审神者却塞给他板子。

“估计吃马粪去了。”
“哎?”

还得值得一提的是鲶尾同学很生气的跑去了马厩与鹤丸国永吵架。
两人争执良久。
最后审神者愉悦的决定以后的马当番就是他们两个主干了。
就很尴尬。

怎么说,有这样的一个审神者,怎么说接下来的生活都一定会很充实吧。
他如此想到,然后夹了口菜。
这时候的审神者正在和鹤丸国永吵架,方式依然非常奇特,外面还是黑夜。

说起来大和守安定最近在陪着审神者练字。
起因是一次出征前他无意间说出了心底里关于审神者字丑的事情,于是审神者取消了当天的出征,痛心疾首的决定先练字。
虽然他觉得自己的主完全就只是想找个借口逃避出征,这个审神者实在是太懒了,懒到出征都不愿意去考虑。
药丸。

不过怎么说还是意思意思做一下样子。
审神者小跑着到角落里把那个不明物体拖出来,于是他就发现原来这就真的是一个有着烛台的桌子。
虽然他还是不觉得烛台切会切它。
但他只是伸出手帮审神者抬了桌子,他可看不下去这么个弱气的女孩子一个人把它拖过来。
毕竟审神者拖了一分钟也没能让它移动半步。
就很气。
审神者跺脚,拿出板子开始写字。

当她写完的时候大和守安定已经把桌子移到了合适的位置就连上面的灰尘也都擦干净了。
审神者目瞪口呆。
审神者拿出板子。
审神者把刚才写的字划掉了。
力度很大,简直是深仇大恨。
某位自认为做近侍非常合格的打刀表示一脸茫然。好在审神者并没有发疯太久,气鼓鼓的走到了桌子旁边跪下开始写字。

“大、和、守……”
这时候大和守安定才终于注意到他们之间的文字是不一样的,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他能够看懂了。
审神者告诉他是因为政府的某个设定。
大和守安定点点头,便接着看她写字。
可以说说的就是审神者抓笔的姿势并不正规,并且速度极快,似乎写字的速度和字的好坏程度成正比。
因此她每次着急于完成当天写字任务的时候字迹虽然说不上那么辣眼睛但到底都是没什么质量的。

“主真懒啊。”他收拾好东西这么说。
“安定你超过分的我可明明一直都有在努力的练字。”审神者义愤填膺。
“可是还是不好看啊。”
“气!(`Δ´)ゞ”
“主你看,不好好练字画画也都不好看啊。”
“……(°ー°〃)”
“装可爱是没有用的,清光与我的关系主也是知道的吧?”
“???你们俩什么关系。”
“朋友关系。”
“……哦。好啊。”

他又看不懂审神者的心里动态了,总有那么几次聊天他就会看不懂审神者想要表达的意义,而审神者也是半遮掩的样子明显并不想直白的说出来。
于是最后只好去做些别的事情。

比如说“你吃了吗?”
这个百试不爽。

最后他们决定出去吃,因为加州清光曾提到过这几天外面因为节日会很热闹。
大和守安定搂着审神者悄悄地从二楼的窗户里溜了出去,怎么想从正门走的话最后的结果都一定是整个本丸都会被带出来吧。于是他们便从窗户里偷偷摸摸的溜了出来。
必须要说说审神者偏好的这个夏夜景趣,偷溜什么的简直不能再方便。

最后他们并肩行走在灯火通明的夜市上。
审神者左手拿着糖人右手拿着煎饼,胳膊的袋子里还有各种各样的小点心。大和守安定接过她递来的小点心塞进嘴里指着路边的红薯摊问她想不想吃红薯,审神者吧唧吧唧嘴然后摇了摇头。
大和守安定转念一想也是,本丸的陆奥守吉行明明天天都在做红薯。

真正意义上和审神者出来后大和守安定才注意到审神者和他其实是差不多高的,只不过原来大多时候她总是坐着还有和太刀大太刀们站在一起因此不大明显。短刀这个没有办法作参考啊。
他注目了一下两个人的身高,心情比较纠结。还在想着呢审神者就转过头来看他,就不动。
随后她用左手在两人之间比了一下身高差,发现几乎相差无几之后就笑。至于怎么知道她在笑的看她一抖一抖的肩膀就知道了。
然后就发现糖人和对方的头发混在一起了。

心情复杂。

审神者拿了把剪刀。
大和守安定摇头。

最后他们强拽了下来,好在没有头发伤亡,只有糖人伤亡。
大和守安定就很愉悦。
审神者就很气。
于是他们就又返回刚才的糖人摊子上又买了一个。

审神者挑选着糖人,用蝴蝶结发夹绑着的高马尾被大和守安定握着。
因为如果不抓着一定会落到别的糖人上面。
那场景有点美。

最后审神者又挑选了两个新的糖人,付过账以后一个递给了他一个自己吃。

“商店啊,如果是加州清光的话,一定会很兴奋的吧。”
“……”审神者没有板子,只能点头。
“主带着他出来玩过吗?”
“……”继续点头。
“啊那还是我没来的时候啊,如果那时候我也在就好了啊。”
“……”审神者继续点头。
最后她踮起脚尖,让自己看起来能比大和守安定高一些,接着揉他的头发,顺便捏了一把他的脸,露出心满意足的神情。
“咦?”
审神者往前走。

最后他们回了本丸,然而不幸被众刀剑围堵。好在审神者早有准备的买了一大堆东西将他们都成功打发。

“主以前和清光也是这么做的吧?才能如此熟练。”
“?(`⌒´メ)”重新拿到板子的审神者画了个问号,写了个生气的表情。

“原来不是吗?”
“唉。”审神者叹了口气,又踮起脚尖拍他的头,颇有种“哎哟我的傻儿子”的模样。
“就像春天的熊。”她最后这么写。

于是最后话题又变成“你吃了吗”。
咳。

审神者快要睡觉前,大和守安定就突然想起自己今日在集市上所看见的那些说着异国语言自己和她家刀剑却能听懂的审神者,又想起自家的审神者貌似是会发出声音的。
“所以啊,您为什么不说话呢?”
“难道真的是……”

“因为我运气不好啊,一千个审神者里面大概就只有我这么倒霉调试出了问题,以至于说出来的话你们听不懂。”
“突然心疼。”
“知道心疼我我就很欣慰了。”
“所以主你还是接着练字吧。”

审神者就很气,大和守安定在旁边看着她写了很多很多字,却突然放下了笔把板子丢到一边。

“怎么了吗?”
“懒。”审神者在空中画了一下。

“……咦。不过话说回来您在这里也呆了这么久了,怎么说也该会说点我们的语言吧?”
“……”审神者点头。
“只会一点?那来说说看吧,我倒是很期待主说话的样子啊,从来没见过呢。”
“……”

审神者盯着他,半晌开口。

“大和守安定。”
“哎?”

非常模糊不清的发音再次响起,映在刀剑瞳孔中的看不到脸的女孩子再次开口

“大和守安定。”
END。

评论(6)
热度(37)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