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子✨
南清欢。
很话痨。
是花心大萝卜。
唯爱情令我不死。
是个喜欢少女言情的人,喜欢改名字和头像。
人懒,更新时间很迷,也可能一直都不写。
沉迷玩乐。全方位吃瓜。




是无聊的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吃刀。
不定期删文。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甜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8-08-27  

叹息。

法安。
是短打。
现paro bg向。
依旧是普通的恋爱故事。
有借梗和化用注意,虚构场景注意。
有ooc注意。






叹息。




“那年这大街上阳光普照。”

“法斯。”她这样呼唤出声,而最初想要听到的,也只是这样的呼唤而已。



法斯法菲莱特有时会喂街上的流浪猫。
或许是因为这里的猫本就常被往来的游客投食抚爱,法斯法菲莱特喂它时并没有在对方身上感到什么强烈的敌意,倒也免了被抓伤的命运。

啊被抓伤的话他肯定会被自己女朋友强行拉到医院打狂犬疫苗的,虽说他自己也会去啦,但果然叫别人担心还是太麻烦了对吧?

这猫乖得很,干净的不像是流浪猫,吃完了法斯法菲莱特递来的食物后端坐在原地舔了舔右边的爪子,眼睛扑闪扑闪好看的不行,尾巴一摆转了个身又在后面高高竖起,优雅的迈着小短腿离开,模样高贵的像是几世纪前上流社会的贵妇人,却又欲擒故纵似的回过头来看他一眼。
法斯法菲莱特买了盒章鱼小丸子,也不顾忌太多的坐在那里,东西被他放在手边,那猫见他没反应折回来冲他叫唤了几声,于是法斯法菲莱特又给了它点吃食。



这时候是黄昏,太阳要落不落的卡在远处的山峰上,折射出来的光被周边建筑上的玻璃窗反弹回去,那样看上去还蛮耀眼。
这块儿离市中心稍远,人也相对较少,法斯法菲莱特坐在这里好一会儿也见不得几个人,他自己也觉得无聊,打了个哈欠昏昏欲睡。不过现在好些了,有只猫坐在他旁边,他想他知道猫在看什么。
他吃了一颗小丸子,觉得并不好吃。



他想起来小时候他就喜欢坐在这里,每次和谁吵架了生气了自己心里有个什么委屈了他就找个地方躲起来,在躲起来的地方慢慢委屈着,他总是跑来跑去,没人能追的上,也就没人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于是他就能四处乱跑,早年时候这里人也没有现在这么少,虽说也称不上多但到底是比现在要热闹些的,他那时候坐在这里晃悠一天,有时经过的人因为已经与他熟识了甚至还会送他点吃食与他聊上几句。
说起来那时候这里也是有只猫的,不过体型较大,也更威风些,但是也很亲人,他经常跟在它后面看它绕着这个街走一圈,趾高气昂的就像在巡视自己的领地似的。

“确实是在看自己的领地啊。大猫早。”老一辈笑着对他说,与猫打着招呼,他似懂非懂的和猫一起点着头,跟着这只猫转了一圈。
于是那只猫把他当成了它的跟班小弟,每天都要在他面前做喵喵喵的思想教育。
他觉得不服气,他可不是跟班什么的,怎么说他都应该是个老大呀,亲属下的那种。
最后他和猫吵了一架,分道扬镳。
听上去十分幼稚。
实际上也是。

这附近有个小广场,某处地面上分布着不少小洞,每天晚上到了一定时间就会喷出水柱来四处飞溅,其实因为布置合理还挺好看的,不过现在似乎很难看到了。

大概是因为太浪费水了?
什么和什么嘛。

他把章鱼小丸子吃完,旁边的猫看看他,伸出小爪子来搭在他手上按了按,法斯法菲莱特索性也按按它的爪子,肉嘟嘟的手感不错。
猫叫了一声,钻进旁边的小巷子里去了。
他觉得颇为可惜,想来是自己打草惊蛇把那猫儿给吓着了,于是他懊恼起来,懊恼了一会儿又开始想章鱼小丸子不好吃的事,他觉得他下次该吃点别的。
最后他想的是夕阳很好看。

他呆坐好一会儿,拿出手机给最近联系人发了个定位,顺便附带了一个可爱的熊本熊表情,是他前几天旅游拍到的,本来说要发倒是一直忘记。
对方问了他几句,说马上过来。
于是法斯法菲莱特又继续坐在那里,思考回去的路上能不能买点什么吃食的事。
随后他又听见猫叫的声音。
他转过头,那猫叼了块大概是鱼罐头里吃剩下的小鱼放在他面前坐下来冲他叫唤,又往他那里推了推。

他哑然失笑。

随后他把猫抱起来,猫有点挣扎过会儿又安静下来不知是确认他没有恶意或者放弃挣扎的躺在他怀里任他宰割,他觉得这模样挺有意思,于是轻轻拍它的头,把小鱼干捡起来再喂给它。
“啊呀啊呀,和我回去怎么样啊?”
他逗着这只猫,最后差点直接躺在街边,这就比较糟糕,可能会被当成流浪汉或者喝多的酒鬼的,于是他在躺倒的边缘反复横跳之后还是规规矩矩坐在那里,把猫抱起来与它额头抵着额头,看着它的眼睛。



“回去的话先洗澡吧,你们都。”
安特库琪赛特站在他们旁边弯下腰看着,右手背在身后,这样居然有股诡异的捉奸气息,他感到恶寒,忙抱着猫爬起来说她来的可真快。
安特库琪赛特转了一圈左手里的钥匙,看他和猫一眼,说她本来就在附近,是法斯法菲莱特自己到处乱跑。

明明说好两个人一起的。她很不经意,也没把这种话说出来,但是很好推。

但是他也没说出来,总要给自己的女朋友一点面子,他抱着猫还没站起来,安特库琪赛特一直藏在背后的右手出来带着一罐可乐,冰了冰法斯法菲莱特的左脸,冰凉的,最后变成小水珠从他脸上留下来,他伸手要去拿,安特库琪赛特把那收了回去。

“先去洗手。”
他只好抱着猫盯着安特库琪赛特手上的可乐,祈祷着对方不会在他面前把它喝掉,虽说安特库琪赛特一般不会这么干,但难免她就什么时候忘记了,安特库琪赛特总是容易忘记东西,于是她有一个小本子用来记重要的事。
他曾试图偷看过,但是放弃了。
保持这样一点的神秘感似乎也不错,他偷偷的想,挠了挠猫的下巴。
猫舒服的靠在他怀里,安特库琪赛特在他旁边刻意慢下了速度稍微等等他,他听着高跟鞋的声音有着强烈的安心感。
他偷偷看自己女友的侧脸。

被发现了也无所谓,他笑一笑,说要给这只猫起个名字。

“起什么名字呢?”
“是公主楼前的猫,叫公主吧。”

他总觉安特库琪赛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但他身边的人只是停了一下,并没有反对。

也许是因为反对无效?
谁知道那种事啦。

猫已经困了,索性在他的臂弯里睡着,他想着养猫要做的一系列事感慨了一下又小声的和安特库琪赛特说起这里来。

“我小时候就住在这里了,真的是很棒的地方哦,人也好风景也好动物也好,都相当不错的呢。”
“说起来我觉得这只猫估计是当年那只大猫的孩子,啊或者说孙子?毕竟都过去这么久了,也该过去一代了。”
“不过我十一岁的时候就离开这里了。”
“现在想想还真是挺怀念啊。”
“房子、人、动物、山、鱼——”

“鱼塘。”
“啊是,是鱼塘。那时候我经常去那里抓鱼来着,结果有一天给掉下去了,还好被救了,只不过到现在还有点怕水。”

“别这么看我啊我有在努力克服的,我已经学会游泳了,是前年的事对吧?我们一起去的,虽说你是早就会来陪我的。”
“我啊,最喜欢安特库了。”

法斯法菲莱特这么说着,听见安特库琪赛特几乎轻不可闻的一声叹息。
随后是可乐罐被打开的声音,安特库琪赛特把开了的可乐递给他,站在夕阳前对他笑着,眼睛明亮。
“我也是。”她说。

“法斯。”
END

梗的起源是以前亲友在空间发的一句和配图。
(公主楼前的猫
  “那年这大街上阳光普照”)
说起来那猫很可爱,那时候应该是干物女weiwei很火来着,也很喜欢这句歌词,于是有心的把它存了下来也是昨天无聊翻收藏翻到的,已经过去好几年啦。
文里还用了以前看到的养猫博主的段子,非常可爱所以试着用了一下。
最近在沉迷游戏,也没有同好陪我玩确实是有点淡圈啦,过几天就去大学报道随后21天军训,因为专业的问题恐怕会忙了(虽说我很会忙里偷闲的)。
所以以后就咕咕咕啦(不知道,也可能会偶尔写写,不过无论什么au我都只想看冬巡谈恋爱而已我超级无聊的xxx)
希望各位以后也会一直顺利w。

评论(1)
热度(14)
  1. 星子✨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我写的很开心……几乎是写的最开心的一篇了,用了喜欢的neta和起源,而且文风也是最初的模样,写法...
©星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