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子✨
南清欢。
很话痨。
是花心大萝卜。
唯爱情令我不死。
是个喜欢少女言情的人,喜欢改名字和头像。
人懒,更新时间很迷,也可能一直都不写。
沉迷玩乐。全方位吃瓜。




是无聊的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吃刀。
不定期删文。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甜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8-06-27

苦药。

法安。
现paro。
是短打随笔。
想起来了就写。
依然弱智恋爱。
内容有些东西纯属瞎掰。
用了许多看到的梗,迟早有一天我也会有猫的。
这次分了性别,想想都知道我是怎么分的。男法女安。
很多ooc注意。






苦药



安特库琪赛特抱着换洗衣服进门的时候法斯法菲莱特还趴在沙发上和猫拍人与自然。
尽管她至今为止都无法理解这一人一猫究竟是有多么无聊才会一天到晚较劲,但是时间长了她也就不再去在意这种事,把衣服摊在沙发上叠好后送到房间柜子里整整齐齐的摆放,回过头来发现他们两个还在吵架。



法斯法菲莱特看起来比较生气,卡纳蕾(猫的名字)把爪子塞进他嘴里,他打算咬它一口最后咬到了自己舌头疼的翻起白眼,虽说他本来就有一只眼睛是白的。
趁他哀嚎的时候卡纳蕾跳到旁边空调的顶部,尽管没人知道一只体重明显超重的橘猫是如何跳上去的。大概是种族天赋,反正它就是跳上去了还让空调摇晃了几下,安特库琪赛特的心也随着空调摇晃。
废话哦空调坏了她会死的。
等到法斯法菲莱特清醒过来他就看到空调上的猫懒洋洋的给自己舔毛,于是他站到沙发上打算把猫抱下来。
然后发现够不到。



“有本事你就一直别下来。”法斯法菲莱特开始对猫指指点点,安特库琪赛特找了离空调近的位置开始玩手机。
“喵。”
“嘿你过分了,什么叫做不下来就不下来,你也不想想你能长这么胖是谁的功劳。”
“喵!”
“你自己吃的多长胖成肉球这种事情怎么能怪我呢安特库你说是不是?”

“……”安特库琪赛特并不想参与他们之间的争吵,大概法斯法菲莱特猫语十级吧,她这样想着然后发觉卡纳蕾真的胖成了一个球。
猫如其名啊。
但这个名字也是法斯法菲莱特起的,食物也是他喂的,所以怎么想都是法斯法菲莱特的锅。





同居第三个月的时候法斯法菲莱特把一个月的卡纳蕾带了回来,说凯恩戈姆家的猫生了一窝结果养不了于就送了他一只。
前面就提到过,卡纳蕾是一只橘猫,不过小时候它还很小很瘦,也没有现在这么胖嘟嘟的,身体大部分是橙色四肢则是干净的白色,法斯法菲莱特把它抱在怀里坐在她旁边给她炫耀卡纳蕾长的有多漂亮他多有眼光,然后就被尿了一裤子。
“小冤家。”
最后安特库琪赛特非常给面子的帮他洗了裤子,法斯法菲莱特哭丧着脸抱着猫站在她旁边,他倒总是喜欢站在她旁边,很久之前的习惯到现在都没有改掉,安特库琪赛特也不介意,出门去买了能去猫尿味道的相关产品又带了点猫玩具之类。
出门前还看到一人一猫在吵,法斯法菲莱特戳着猫的小脑袋一本正经的教育它,猫伸展四肢打了个哈欠很不在意的喵几声回复他,回来时就看到他们两个一起躺在沙发上睡觉。
还真是不怕再尿一次。
安特库琪赛特这样想着就去收拾东西了,收拾完才意识到应该把法斯法菲莱特摇起来让他帮忙才是。虽说她本来就没有让他帮忙的习惯,但只是法斯法菲莱特喜欢看她做事而已。



法斯法菲莱特与安特库琪赛特都喜欢甜食,别人约会去电影院的时候他们总是跑去甜点屋那里,最后索性自己研究起了甜点食谱。
法斯法菲莱特脑子相当聪明动手也不赖,经常研究新的食物,失败品很多但成功的也不少,尽管安特库琪赛特担心过得糖尿病的可能而导致他们一起拒绝甜食。
两个人一起拒绝甜食的后果就是双倍的不开心。
最后思前想后他们决定限制就可以了永远不吃甜食什么的身体机能也会不好啊。
这是什么奇怪的理由。
卡纳蕾来的时候他们刚从拒绝甜食转变到限制甜食的状态,法斯法菲莱特一边研究食谱一边逗猫,看着卡纳蕾把自己滚成一个橙色的小球从沙发上掉下去撞到桌子腿上,他一拍手和安特库琪赛特说

“就叫卡纳蕾吧。”
“长得完全不像啊。”

值得一提他们原来喊它猫。
令人窒息。



法斯法菲莱特喜欢研究菜谱并付诸实践,卡纳蕾来了之后他就从甜食转战到了猫粮,这让专心于甜食的安特库琪赛特有那么一瞬间的不爽。
然后法斯法菲莱特请她吃了蛋糕。
开心了。



法斯法菲莱特说他听得懂动物说话,安特库琪赛特始终保持怀疑的态度。
卡纳蕾刚来的时候她问法斯法菲莱特听懂了没,法斯法菲莱特说这只猫还没学会说话。
简而言之就是刚出生的婴儿就是不会说话。
这个说法就非常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简直让安特库琪赛特想敲他。那天他们的食物是酸梅汤,酸的法斯法菲莱特第二天豆腐都没吃下去,安特库琪赛特也没有。
都牙疼。



后来卡纳蕾一天天开始长大,这一人一猫也就开始较劲起来,较劲的内容很无聊,无非是法斯法菲莱特不小心踩到它的尾巴或者它睡到法斯法菲莱特身上害得他还以为自己鬼压床。
所以你们两个别总是形影不离啊。
啊法斯法菲莱特有点怕鬼,小时候起安特库琪赛特就受金刚老师所托负责安慰他,虽然她也有点怕。但还是会在他抱着猫玩偶跑到她那里说睡不着的时候陪他睡。
他们一块儿睡的时候喜欢说些闲话,大多是周围的日常事儿,有时候也穿插着一点别的,她也还记得法斯法菲莱特六岁的时候眨巴着眼睛问她
“你亲不亲我?”
这是问她是否亲近他喜欢他的意思,小男孩都喜欢这么问,她就点点头然后叫他睡觉,这时候法斯法菲莱特就乖起来了用被子把头蒙起来睡,过会儿觉得闷又放下去。
当然长大后就分开了一直到恋爱时候才有机会再睡在一起。



反正一人一猫总能因为各种事情吵起来,内容千奇百怪,但大多是琐事,每次吵完都要冷战,最长记录安特库琪赛特记得是五个小时。
因为卡纳蕾的饭是法斯法菲莱特负责的,于是每次一到饭点他们两个就会非常默契的和好,场景男默女泪。
卡纳蕾一天吃五顿。
后来终于从小可怜长成了大胖子。于是他们吵架的话题就变成了你为什么把我喂这么胖和有本事你就别吃啊的类似。
两个幼稚鬼。
安特库琪赛特经常忍不住给他们拍照然后设成屏保或者发个朋友圈,凯恩戈姆每次都给她点赞,她很感动。然后发现凯恩戈姆是狗派,头像都是月狗。



“拉黑他。”法斯法菲莱特抱着卡纳蕾靠着她咬牙切齿的说。
这就是猫派与狗派的斗争啊。
当然她没拉黑。





这次他们的冷战超过了五个小时。
法斯法菲莱特感冒了,负责卡纳蕾饮食的变成了安特库琪赛特。
卡纳蕾估计是觉得法斯法菲莱特不宠它了,心里有点委屈,一天到晚拿屁股对人,安特库琪赛特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不过她忙着照顾法斯法菲莱特,虽然法斯法菲莱特说不用,但她还是请了假去药店给他买药。

法斯法菲莱特说他不喜欢吃苦药。
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苦,一闻到苦药味脸就扭曲的几乎变了形,疯狂的摇头往后退满脸写着拒绝,甚至还挤出两滴眼泪来给她装可怜。
她颇为无奈,但还是非常坚定的让他吃药。

“脸皱成这样你看着都丑了不少。”
“……那我稍微把脸展开弄得好看一点?”

安特库琪赛特叹了口气,杯中的药闻起来苦的同时还有一股强烈的凉意,味道还飘的相当的远,虽然她也有点受不了,但还是皱着眉头把药给法斯法菲莱特递过来。

“一定要喝吗?”
“一定。”

法斯法菲莱特闭上眼睛又睁开像是下定决心似的猛的喝了一大口然后把安特库琪赛特拉过去吻住。



被子被染成褐色。



“洒了很多啊。”
“你愿意这样喂我的话多喝几次我可不介意哦。”
“本来拿了糖打算安抚你的。”
“哎?!”



他们两个还在吵着,卡纳蕾从门缝里溜进来跳到床上跑到法斯法菲莱特旁边蹭了蹭他的胳膊。法斯法菲莱特把卡纳蕾抱起来开始喊还是猫对他好,安特库琪赛特打算把这对苦命鸳鸯一起丢出去。
算了这样想想还是把法斯法菲莱特丢出去好了,她现在还觉得自己嘴里全是药味,她也不喜欢苦味儿。
然后她变成了法海,法斯法菲莱特成了白娘子,猫成了许仙。这还是个反串,因为卡纳蕾其实是一只母猫。
安特库琪赛特最后放弃了,任由他们两个闹,法斯法菲莱特握着卡纳蕾的肉垫上上下下让它做广播体操,然后又被猫嫌弃了一番。安特库琪赛特开了门,猫跑了出去留给法斯法菲莱特一个潇洒的背影。

“什么嘛就算胖了还是跑那么快。”
“只有你跑得慢而已。”
“安特库真过分哎!”

法斯法菲莱特开始装死,说安特库琪赛特不收回那句话就不起来。安特库琪赛特拿着抹布擦着洒到地上的药不理他,最后他自己爬起来把安特库琪赛特抱住。

“嘿嘿,开玩笑的。”

安特库琪赛特回抱他,看着卡纳蕾又从门缝里钻了进来。
猫也三岁了呀。
她突然笑起来,抱紧了一些,迅速得到更为猛烈的回应。
END.





评论(11)
热度(33)
©星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