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子✨
南清欢。
很话痨。
是花心大萝卜。
唯爱情令我不死。
是个喜欢少女言情的人,喜欢改名字和头像。
人懒,更新时间很迷,也可能一直都不写。
沉迷玩乐。全方位吃瓜。




是无聊的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吃刀。
不定期删文。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甜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8-06-12

伪命题。

短打。
是法安。
ooc到不忍心看。
弱智恋爱,但是比较开心。
厚颜无耻打tag,脑洞产物。
我也不知道是哪个时期的,两个男孩子。
难得写bl了,虽然贼短。
有借梗注意。





伪命题。



安特库琪赛特本质上是个相当无趣的人。
我在认识他第二十二天时下了这样一个结论,并且非常有自知之明的没有告诉他。
不然他非把我打碎不可。
超凶。



我这么想的时候数学老师正在讲台上讲课,不过我倒没多少听他说话的兴致,虽然我也不会,不过这不用担心因为其他人一定会听,既然其他人都听的话那我就可以等会儿抱着书本假装没听懂去问他们了,这相当完美。
而且我聪明啊,等会看看过程看看题搞不好就会了呢?
俗话说的那种美貌与智慧集于一体的存在就是我了。
好吧我内心还是有点小愧疚的。
一节课,就一节课,我下节课一定好好听讲。
我这样走着神就去看坐在角落的安特库琪赛特。




他的地理位置相当好,角落,靠窗,随便放到哪个动画里头都是实打实的主角,更别提他长得好看

——虽然没我好看是真的

但好歹也算个帅哥,我觉得放到动画里头就算不是主角也是超高人气男配。
啊那我就是男主角了。
这么想还很刺激,不对哦像我这样的本来就是男主角吧干嘛还需要再思考啊!嗯想太多的坏处一定就在这里了,简单事物复杂化。
我咬着手指甲,吃了一嘴指甲油。





“听说做指甲的男生是gay。”戴雅一边看他的恋爱小说一边这么和我说,我说我的好戴雅你省省心吧你看看咱们这里有谁没有指甲油?你自己都有你想说自己也是gay吗?
他居然点了点头。
我就问他喜欢的人是谁,他倒难得支支吾吾起来了,这个恋爱偏重主义的家伙居然也能露出这种神情吗?这就让我更加好奇忍不住去问他,他连忙转话题。

“我看你盯着安特库半节课了哦?”
“我就是单纯的想看他冷不冷而已,毕竟坐十五度的空调旁边。”



安特库琪赛特的位置是教室的左下处,紧挨着空调,设置还弄成了向下扇风,因此冷风直直对着他的方向,当然值得一提,他一个人坐,我想着也是,这个班里基本没人受得了冻,我们都偏好温暖的天气,过热一点也没有什么问题。
安特库琪赛特则反之。
我只听说他是每年的夏天就会开始漫长的请假,这倒让我羡慕嫉妒恨了好段时间,我也想找个理由在这种天气请假,不,和天气没多大关系,主要是我想玩。
这可不是什么好想法,我当然知道,所以我从来没实施。



最近的教室换了下课的铃声,我觉得不大好听,还特地跑去教务处询问了金刚老师可不可以换回去或者换一个,老师用非常无奈的神情说我是大笨蛋。
我觉得这个有点过分。
反正下课之后我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趴在桌子上好一会儿,歪过头看安特库琪赛特。
前面好像没提,我是难得可以接受寒冷的几个人之一,因此我的位置距离安特库琪赛特仅一个过道,一扭头就能看见他。



说实话我们并不大熟。
虽然看我一开始说的那句话好像我们很熟的样子但事实上我们真没多少交流,安特库琪赛特是神仙,他上课认认真真下课立马就趴下睡觉,从没变过,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晚上熬夜打游戏,但也没见他有黑眼圈,只好放弃这种无聊的猜测。

空调的风力挺大,把我吹的穿上了外套,而安特库琪赛特毫无察觉,他睡得超香,只有上课铃才喊得起他。

他涂的是银色的指甲油,身上穿的是统一规格的校服,说实话我觉得这校服穿起来超热,男生的肯定,女生的因为是裙子就好很多。
我想安特库琪赛特那么怕热他一定想当个女生。
我被自己的白痴想法逗笑了,而且还笑出了声,然后把睡觉的他吵了起来,他睁开眼睛看向我,我就没好意思再接着笑了。

“在笑什么?”
“突然想到一个笑话啦。”

他信了,然后又趴回去睡,他脸上都是因突出的骨头压出来的红印,他这人相当白,甚至到了病态的透明感,当初第一眼见到他就觉得他白的不正常,总给人一种命不久矣的错觉。
直到我被他打了一顿。
具体原因经过我并不想提起,已经是黑历史了,而且完全是个意外,安特库琪赛特还为此略带愧疚的送了我一盒三色冰淇淋。

可惜没有绿色的,好气,紫色也没有,更气了。

我想和他说点什么,但考虑到打扰别人睡觉是不道德的,于是我闭上了嘴就看着他。
他这次睡觉脸是面向我的。
他突然就睁眼了,我们对视,他询问我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和他说。
我说是有个问题想要询问一下。
他就说是什么问题。
我说我上个月去学校门口算命,算命的老人家说我这个月肯定遇到一个有趣的真命天子,但是我现在都没遇到,我该不该把我的五百日元要回来?

他沉默了半晌。
我觉得他可能不大想理我了,虽然刚才那事他肯定能听出来是信口胡诌的,当然了就算真那样我怎么可能会去要钱嘛。
我决心睡一觉,在老师来之前缓解我的黑眼圈。



“这个月还没完,再等等吧。”他突然就回复我了,差点把我吓得从课桌上跌下去。
“那可不用啦。”我告诉他。
“为什么?”他看起来听迷惑。
“因为我上节课撒了个谎,我已经找到了。”我认真的说。



“可不就在这里吗。”

一开始是开玩笑的,安特库琪赛特是非常有趣的人。
所以来谈个恋爱吧。
END

评论(14)
热度(37)
©星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