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高三长弧群众。



是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3-13

[白蔡]<不情愿。>

抛弃文笔的傻白甜日常。
文笔是啥反正写这个的时候忘记带了,脑子也丢了。
ooc慎。
这儿南清欢。

16岁合法萝莉蔡文姬x18岁美少年李白设定。




李白本是没有找对象的打算的。
他还不想那么早的就放弃自己美妙的单身撩妹的生活,他觉得他自己就像一匹野马,还有很多草原等着他去驰骋,他肯定不会在一片草原上停留。
蔡文姬非常认真的和李白说她知道为什么她的头发是绿色的了。
李白揉了揉刚被蔡文姬掐过还疼着的腰,装出一副很淡定的模样问她是什么原因。

“爱上一匹野马,头顶全是草原。”
“那你这是呼伦贝尔?”
“不文姬觉得应该是亚马孙,李白你似乎把自己看低了。”

李白始终记得自己当初心里那匹左手烟右手酒出门还要烫个头的杀马特,他想着杀马特心里涌起一种怀念的感觉。突然的他的杀马特变成了粉粉嫩嫩的独角兽,还娇鸣了几声绕着他跑了几圈。
神他妈。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是很想骂娘啊。李白无奈的叹了口气,回想了一下过去自己究竟是怎么招惹上这小祖宗的。



“可爱的小女孩你好啊,我是李白。当然你喊我李白哥哥我也不会介意的哦。”李白嘴里叼着根棒棒糖,冲着躲在典韦高大身躯后面的蔡文姬伸出手。小姑娘看起来似乎是有点怕生拽着典韦的袖子死活不肯出来,过了好会儿才探出头来回应他说,
“李白叔叔你好,我是蔡文姬。”
李白觉得自己的颜值受到了侮辱。他觉得自己还是正值十八岁的青春年少,无论怎么看都应该是个帅气的小伙子而不是老气横秋的像典韦这样的中年大叔吧!啊对了但愿典韦不会知道他在想什么。
李白又觉得虽然很生气但还是要保持微笑,于是他从衣兜里翻找出一块儿糖果在蔡文姬眼前晃荡,循循善诱。

“叫哥哥,叫哥哥就把糖给文姬。”
“李白叔叔。”
“不对,不是叔叔,是哥哥。”
“李白爷爷。”

等等这哪里是可爱的小公主了这明明就是个小恶魔吧你们这群骗子!

“李白爷爷,文姬想吃糖。”
蔡文姬冲他笑,小姑娘可爱的模样让李白忍不住觉得自己刚才一定是出现了幻觉,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是故意捉弄自己呢。于是李白主动把糖果剥好放到手上递给蔡文姬,满脸期待的表情。
蔡文姬咧嘴一笑,张嘴就往李白的手咬了上去。

痛痛痛痛痛死了痛死了。
我想要大叫.jpg。
李白觉得自己的面部可能都已经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扭曲了,那样一定很丑等等这不是重点!然而咬着自己手的让自己变成这幅模样的罪魁祸首还没松口,李白看到对方挑衅的眼神。心里默默地把刚才觉得蔡文姬可爱的那个自己枪毙掉,然后假装出镇静的样子强撑笑容问蔡文姬。
“怎么样?哥哥的糖好不好吃啊?”
“味道还不错,谢谢李白爷爷。”蔡文姬终于松了口咬着嘴里的糖果发出“嘎嘣”的响声,典韦揉了揉她的头,蔡文姬又笑起来非常享受的样子。李白则非常痛心的抱着自己的手看着上面留下来的牙齿印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痛彻心扉。
可爱的女孩子都是恶魔。他在心里面偷偷的把这两个画上了等号。

“啊对了太白。”典韦突然看向李白的方向,李白捂着自己的手安静的抽搐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他说:“我明天就要出国去了,谢谢你昨晚主动出来答应帮我照顾她。刚才你们两个看起来倒也相处的挺好的,这样的话我就能放心了。”
“???”李白回想了一下,他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喝酒喝太嗨断片了,于是他又看了一眼因为正在被典韦往他的方向推而使劲抗拒的蔡文姬,突然的就点了点头。

“行啊,不就是带个孩子嘛,就包在我身上了!”
“喂阿典文姬可没有答应这样的事情吧!”

看上去就像个被始乱终弃的弃妇。
李白一想到这个就忍不住捂嘴笑,他可不想让自己的笑声被旁边这个满脸写着“我不高兴”的小孩子听见。反正在李白的眼里蔡文姬就是个小孩子啦虽然年龄差只是两岁但就是比他小的对吧?

憋笑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李白向来放浪随性哪里做过这样的事情,所以他最后还是没能忍住笑出了声。坐在他旁边的蔡文姬听见声音抬起头来瞪了他一眼,面目表情超级凶。大概就是超凶.jpg的那种凶狠表情,然后她使劲的掐李白的腰。
这下李白真的笑不出来了。

“疼疼疼!你这小孩子怎么就这么凶狠啊专往李某腰上掐,还用那么大力气。怎么说李某现在也算你的监护人吧?”
“还好意思说!谁知道阿典是怎么想的居然会把文姬托付给你这种一看就是花花少爷的人,一点都不靠谱!”蔡文姬还是超级凶狠的表情,手劲儿也一点没松,但是话语里倒是有不少委屈的意味。

啧啧,这明显就是误以为自己被主人丢弃的小猫嘛是吧?虽然不一定谁是主。

“李某哪里看起来像个轻浮的花花公子了?文姬你可不要乱说啊。”李白想把蔡文姬的手拿开结果对方掐的力度更大了,于是他只好放弃,转头去和她理论。
“哪里都像!还有文姬才不是你这种家伙能叫的只有阿典和孟德叔可以!”

“这可是顶大黑锅,文姬你这样的话李白哥哥是会因为被文姬误会而伤心的哦。”李白把头凑近蔡文姬的脸用手捏了小姑娘一把。嗯软软的。李白这么想着顿时感觉自己腰不疼了,这时候他才发现蔡文姬脸红通通的跳到沙发的另一头用手指着他结结巴巴的骂着类似于“变态色狼不要脸”这种话。

咦被误会成变态了呢李白哥哥,等等也许这根本算不得是误会吧?明明就是事实了哦?
瞎说。李某是个好人。
但愿。

李白一向觉得自己是个好人,而且蔡文姬也不是他喜欢的类型。所以他安安静静的听蔡文姬骂了一会儿之后说:“文姬十六岁了吧?看起来就像十岁一样啊。”
“阿典救我这里有个变态!”
行了吧,已经被彻底误会成想要图谋不轨的家伙了,李白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言语的无力。

等等你听我解释!
死变态!

嗯这两个人大概就只能这样交流了,看起来真是超级不容易啊但是又让人感觉蛮好笑的样子。
嗯出于人道主义的话让我们心疼李白哥哥一百二十秒好了。

李白认真的研究着速冻水饺包装背后的说明,蔡文姬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用尺子比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李白叹了口气,想要走过去却看到蔡文姬一脸“要是敢过来我就要叫了”的表情,最后还是没过去。

“要吃水饺吗?”
“如果你不在里面加奇怪的东西的话。”
“咦李某看起来像是那种奇怪的人吗?文姬不要总诬陷李某啊。以及没问题的话什么馅的水饺都可以吃吗?”
“很像是啊,当然文姬觉得李白你这家伙就是。”蔡文姬稍稍的往后退了一点,又补充到,“当然,文姬可是不挑食的美少女。”
“可惜还是没长高的合法萝莉?”
“喂!”

李白摇摇头,这小姑娘真是经不起逗,不过还是蛮有意思的。然后他拿着水饺就进了厨房里开始尝试做水饺吃。

先加半锅水,然后打开煤气灶。等到水沸了就把水饺倒进去,搅拌一会儿……
李白点点头把手机关机再塞进兜里,颇有自豪的意味。要知道他可真的是从没下过厨,如果小学时候老师让做的给爸爸妈妈做吃食最后他把买回来的东西放进盘子里假装是自己做的那次算的话。
水饺在锅底下沉着,李白也不是特别着急,又拿起汤勺搅拌了下防止粘在一起不好分离开来。想着等下就能吃上自己的劳动成果了真是好啊,李白如此满足的想却听见客厅里突然传来一声尖叫,他来不及把汤勺放下就急忙跑了出来。

“怎么了?”他四处望却看不到人,只看到个绿色的动点,他稍微低下头,蔡文姬趴在地上蹂躏着李白前两天套圈带回来的仓鼠。她头都不抬一下,嘴里还嘀咕着大概是感慨仓鼠可爱的那种情感的声音,李白听不清楚也不去深究,觉得自己真像个傻子,却想起自己的水饺还在锅里。
他立马撒开了腿往回跑。
真是家门不幸。

啊还好我的儿子们没有事,李白继续搅着水饺满足的想、时不时还抬头看墙上面的表。
请不要在意为什么厨房里会有表这样的问题以及这里的儿子我们就先暂指水饺。

惊!大龄二十多岁李姓青年为了给家里传香火竟做出这种事情!
男默女泪。

最后李白端着水饺出来。
蔡文姬坐在沙发上逗弄着那只小仓鼠以至于都没意识到李白已经端着水饺到她旁边放了一碗。
那只小仓鼠真可怜。李白这么想然后喊了蔡文姬一声就开始吃饭。

“喂喂李白,这个碗里装的是什么?”
“醋、香菜。你原来吃饺子的时候典韦他们没有给你弄吗?”
“他们一般不用蘸料。”

总算是能好好交流了,李白松了口气,把装醋的碗端过来给自己里面倒了点,然后他发现蔡文姬在看他。
也许是在看他手上的那个碗吧。
“想尝尝吗?”
蔡文姬点头,手里还抓着那只小仓鼠,小仓鼠各种挣扎看起来真的是超级可怜啊。李白心里为它哀悼。把蔡文姬的碗拿了过来给她倒上,蔡文姬始终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抓着小仓鼠,看起来就像是怕他放什么奇怪东西似得。
真是超过分啊。
“所以你洗手了没有啊?”
蔡文姬表情一僵,小仓鼠从手里逃了出来。
“卫生间在右手边。”
李白看着蔡文姬跑向卫生间的身影,啧啧称赞,认为自己真是个非常好心的人了,一点都不变态。

“尝尝?”李白摊手,把碗推到蔡文姬面前。“虽然是初次下厨,啊做泡面也不算,但是味道李某自己尝了尝可还不算差。”
“……好酸。”蔡文姬皱着眉头吐舌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抓住了那只小仓鼠把它关在笼子里晃来晃去。
“醋当然很酸了,莫非你是甜党?”李白给她递了杯水,蔡文姬直接不客气的拿过来一口喝掉。然后她盯着水饺,把仓鼠笼放在沙发上,又开始吃。李白甚至来不及劝她,看着她吃完了一碗水饺把碗递给自己。
“还想吃?”
“嗯……。”

这孩子是尝到甜头了啊。李白觉得自己的形象正在被逐渐的拯救回来,那样的话就真的太好了,这使得他整个人都开心起来,于是他回到厨房又给蔡文姬装了一碗。坐在客厅里的蔡文姬看着厨房里的李白,偷偷的把醋碗推到距离自己稍远的地方吐了吐舌头。
真难吃。

李白是个味痴,就像蔡文姬背地里是个颜控一样没人知道,如果有人知道的话这也许就能解释他对酒的迷之热爱。
不过目前还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的,大家就都只是知道李白和酒了。加上李白长得好看又脾气好受学校女生欢迎,所以总有人喜欢在喝酒的时候把李白邀请过来,至于李白也是来者不拒。

与蔡文姬相处了一两个星期之后李白发现这孩子也不是那么恶魔,就是有的时候会莫名其妙的坏心眼而已。李白觉得十六岁的少女脾气本就捉摸不定,于是他也从来没有想过别的,每天送蔡文姬上学放学。
嗯老人与狗。
啥啥啥?说啥呢你。
说实在的李白觉得蔡文姬这种合法萝莉每天带出去时候自己都莫名有种奶爸样的奇怪感觉?等等奶爸算什么啊!他觉得麻烦,脑子混乱的发疼,于是他捂住头。

邀请他出来喝酒的学妹有点慌了在旁边问他是不是不舒服怎么的。
李白摇摇头冲她笑笑引得女孩子脸红心跳,他甚至听见了角落里偷偷摸摸传来的尖叫声,眼前是手机没有关掉的闪光灯。
又开始眼睛疼。

喂喂虽然李某也知道自己长得很帅但是好歹对李某的眼睛好一点吧?
疯狂的女孩子们大概是不会听得了,她们忙着尖叫发微博空间发泄自己的情绪,完全不会听见李白在说些什么。啊他现在还是心理活动?我当然知道因为我也说的是“不会”的。

李白闭上眼睛不去看他们,脑袋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是昏昏沉沉的,他潜意识觉得自己似乎是忘记了什么算是很重要的事情。
究竟是忘记了什么事呢?
他拍拍自己的头,试图从零星碎片般的记忆中找出自己丢掉的那一部分。过了好会儿他可终于是想起来了。

他忘记家里还有个蔡文姬。
这可就是件大事了,李白甚至觉得自己的手都抖了一下。他记得蔡文姬是很讨厌不守时的人的并且极度不喜欢独自一人,虽然他是怎么记住的这些他没想起来。但他又想起早上出门时候蔡文姬不经意说起学校很好吃的灌汤包她以前都不记得把醋碗端上,李白突然就停下来往家走的脚步。

蔡文姬今天心情非常不好。
没有主观因素的心情不好。
她看着笼子里的小仓鼠,觉得这家伙真是命大被她玩了这么久都没有死掉,尽管她也一点不希望它死掉。
所以她已经很努力的克制想要把玩它的心态,缩回自己伸出的手。

如果你想要长久的拥有某一样东西的话,那么你必须学着克制你的某一些行为。

蔡文姬一直都懂得这个道理。
她拿出典韦之前给她买的手机从联系人里翻到李白的账号,是在线状态,还po了两张灌汤包的照片。
可以的啊这个人,不回来在外面各种浪还深夜放毒?蔡文姬越想越气,她甚至感觉自己已经听见了肚子里发出的饥饿的叫声。
这让她感到很难为情。没有哪个美少女的肚子是会咕咕叫的对吧多丢人啊不是?蔡文姬又想到家里的零食已经吃完了。
顿时感觉人生艰难。
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蔡文姬越想越生气,最后她给李白留言。

蔡文姬:变态。
李白回复:???小公主你怎么又这样了啊

蔡文姬看了李白的回复,关闭了页面打开播放器戴上耳机。
一个人在家里到底都是很安静的了,蔡文姬从出生起就于典韦生活在一起,典韦从没离开过她,这虽然不是第一次但往日里也总习惯把她安放在曹操那里,像现在这样突然随便找了个人把她塞过去还真是第一次。
不一定是随便。
蔡文姬随便选了首歌听然后就开始打游戏,她也不是那种普普通通的女孩子,要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是“飞舞战场的美少女”,然而被李白吐槽了好久,当然李白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比如说被小心眼的女孩子报复什么的。

啊好冷。
蔡文姬往沙发里面缩了缩四处环望,半天也没能找到空调的遥控器,索性放弃,从卧室里拿出厚厚的被子躺在沙发上把自己盖住躲在被子里面,当然也没忘记把仓鼠笼放到桌子上,然后灯就暗下来。
灰暗的房间真是看起来一点都不温暖。

李白回来的时候看到里面黑压压的一片,看了看表,可惜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手来开门了。然后他开始敲门。
敲了好久也没人回应,李白无奈的选择把灌汤包先放在地上,从兜里拿出钥匙开了门。摸索着把灯打开,随后他提着灌汤包进去,看到沙发上鼓起来的被子。

这么早就睡了吗?
停一下,麻烦停一下,李白先生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半了哦。以及这种时候居然还有灌汤包卖也不知道您是不是跑去了夜市,真让人惊奇。
李白看了看手上还热乎的灌汤包,陷入沉思。

灌汤包凉了就不好吃了。
李白最后决定自己把它们都吃掉,然后偷偷的扔掉包装袋不被蔡文姬发现。所以他非常开心的把灌汤包袋子包装打开,里面冒着白色的热气。
闻起来真是香啊。
李白感觉非常满足,于是他决定开动,刚塞进嘴里旁边就冒出个头来,吓了李白一跳,包子差点把他噎住。
蔡文姬看了看包子,又看了看李白,挑眉。

“吃独食很不道德啊李白叔叔。”
“文姬不要总喊我叔叔我只比你大上两岁,而且你这人不是睡着了吗?”
“只是盖上被子可不代表就是已经睡着了啊,而且文姬也饿了。”

蔡文姬很自觉的伸出手拿走李白面前的灌汤包,李白很识趣的没有反抗,这让蔡文姬稍微有点诧异。
她自然是不知道这灌汤包本来就是给她买的了。
知道的话也很难憋出一句感谢地话语吧?真拿她没办法。李白也是看得开,把醋递给她让她尝尝。
蔡文姬蘸了点塞进嘴里,她整个嘴都被塞满了,话都说不清楚。李白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想来估计也是好吃之类的。

真是奇怪的三个人啊。如果有人这时候看到他们的话一定是会这么想的吧。
“就像是恋爱喜剧一样呢。”学妹最后这么说,也低下头来吃饭,顺便还打开手机页面看着什么。

最后在李白略微惊异的目光中蔡文姬吃完了所有的包子,一脸满足的瘫倒在沙发上假装咸鱼。

“这么小的个子居然这么能吃。”
“浓缩都是精华。”
“可还是矮啊。”
“李白文姬觉得你不适合聊天这种事。”
“好吧,那李某就回去睡觉了。”

李白打了个哈欠,现在已经是一点了,他作息也勉强算是规律,他可撑不住了,熬夜什么的还是免谈吧。
何况酒精作用还没过,他还头疼着呢。
随后他就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睡觉,半睡半醒之间他感觉有人在推他,他慢吞吞的转了个身背对着人,说了句“别闹”。
接着一切都停止了。
李白毫无察觉的沉浸在梦乡之中,丝毫没有去想别的事情。

第二天起来李白发现蔡文姬有黑眼圈。
“吃多了……”蔡文姬背对着他小声的说。
李白努力的憋笑,然后就又被蔡文姬狠狠掐了一把。这下真的算是笑不出来了。

“谁让你昨天吃那么着急还吃那么多啊,消化不好饱腹肯定会睡不着的。”
“那还不是因为你这家伙回来的实在是太晚了文姬都没有饭吃!文姬超饿的!”
“怎么又成了李某的错了?”
“不是你的错又能是谁的啊!……好困。”

“你就庆幸还好今天是双休吧。”李白跟着她转换了话题,毕竟他昨天晚上确实是喝酒喝昏了头一时间都忘记了家里还有个人。
自己已经不是一个人住了。
果然还是很难改掉习惯吗?李白叹了口气却发现自己已经很习惯蔡文姬在自己旁边玩手机不时伸出手吃他怀里的零食。
这可真是很奇妙的事情了,你说对吧?

李白的家是普通的居民楼房间,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一个卧室一个书房,啊对了一个客厅。
蔡文姬来了之后李白就只能睡到沙发上了。
昨晚李白睡得是床,这也难怪蔡文姬会来戳他让他把床让给自己了。
只可惜李白睡得实在是太死了以至于完全没有想起来房间分配的事情随便说了句话把蔡文姬打发走了。不过蔡文姬也是没有继续吵他起来,果然其实是个超温柔的女孩子了没错吧。

“你要跟着我一起出去?”
李白把门打开换着鞋子,蔡文姬突然拽他的衣角不叫他走。询问声发出后蔡文姬点了点头,是很倔强的意味。
“不然的话文姬今天晚上可能又要饿肚子了,文姬还想好好睡觉。”
“太不信任李某了吧你!”李白觉得自己的胸口仿佛中了一箭,非常受伤的捂住胸口假装忧郁。然而蔡文姬假装什么都没看见的换好了鞋子把他拽着拖出了门。
这姑娘手劲真大。李白如此想,任由蔡文姬把他从家里拖出去。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能反抗,那你就好好享受吧。

李白觉得自己要是早活个几千年肯定是个伟大的诗人。
嗯哼?

地点是一家新开的餐厅,邀请他的学妹一看到他眼睛就直了起来。李白没有很在意的笑着挥了挥手打招呼,而蔡文姬却觉得就像是看到了中央七台动物世界里的捕食者,李白真是够能招惹麻烦的。
让人心累。
然后她抓着李白胳膊的力度又大了点,李白转过头看她,她把脸别过去不与他进行眼神交流。李白只好悻悻的转回去。

“学长昨天晚上突然就回去了把我丢在那里真是太不给面子,所以,为了弥补我的损失,学长自罚一杯怎么样?”女孩子拿起酒杯满上把它放到李白面前。
“毕竟家里还有人啊。好好,那李某就自罚一杯吧。”李白顺着对方的话说,把酒杯举起来一饮而尽。“味道不错。”
“那是当然。”

蔡文姬看着两人猛的生出一种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的奇怪感觉。

“妹妹也来一杯吗,啊你还小不能喝酒吧?”
“文姬不是这家伙的妹妹,文姬也不是小妹妹。”
“好吧好吧,文姬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啊,想来喝一杯吗?”

学妹是个脾气很好的女孩子,于是她很友善的冲蔡文姬发出邀请。不过面前这个女孩子看起来真的很小一只,她自己心里也拿不定主意话语上也带了疑问语气。

“别那么看文姬,文姬已经十六岁了。而且文姬以前也跟着阿典还有孟德叔喝酒过,这点酒对文姬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蔡文姬看了看周围,蛮昏暗的地方。大概是因为白天的原因人还没有很多以至于有点安静的冷来。回过头学妹已经倒了小半杯推到她面前,蔡文姬莫名有种被小看的感觉,想要把酒杯拿过来另一只手却比她速度更快的拿走了酒杯。
她抬起头,李白把她的酒一饮而尽,还舔了舔嘴角。

“你这家伙做什么啊!”
“你不可以喝酒。”
“为什么啊文姬明明可以的!”
“李某可不这么觉得。”
“这是控制狂吗?!变态!”

真可爱啊。
一旁的学妹喝了口酒看着吵嘴的两个人这么想,然后用手机给他们两个人拍了张照。发了个朋友圈。

“萌炸了帅气大神和萝莉女友之间的那些事!看了分分钟想谈恋爱!”

心满意足。
学妹看着不断攀升的转发量和平均数,非常满意的笑起来。

“喂喂那不是我男神嘛!”
“前面别看了你男神已经名花有主了。”
“哇的一声哭了出来.jpg,我也一米五为什么男神不来勾搭我。”
“楼上的可能是因为你颜值不高。”
“去死吧!”
“这个题目……明天来uc编辑部上班!”
“编辑部人满了!你去男默女泪部吧!”
“后排悄悄回复网红!”

两个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众人讨论的焦点,因为他们两个已经在冷战。
服务员把菜端上来,他们两个开始默不作声的吃饭,时不时加到同一盘菜。视线短暂的交集然后移开。
真是超级别扭的两个人啊。
学妹吃了口自己盘子的菜,看到蔡文姬把旁边的醋拿了起来喝,忍不住笑出声小声提醒道:

“文姬是不是拿错了啊,那是醋啊。是想要吃醋吗?”
“哎?……并不是!”

“喂你是不是暗恋李某啊,非要和李某出来,李某和女孩子说话都要看着,现在还吃起醋了啊真拿你没办法。”
“都说不是了啊!醋有助于消化,对,有助于消化。”
“消化你昨天吃的那么多的灌汤包?”
“不许说出来啊!”


“难怪学长昨天走的那么急去买包子,原来是这样啊。”学妹眨眨眼睛,李白有点不自在的偏头,蔡文姬闷闷的吃饭。
“啊我和我最后骄傲的倔强,就是不去吃摆在面前的这碗狗粮。简直是公开处刑啊……今天也在想念大和守安定,等他娶我。”学妹捂住眼睛做出被闪到的模样,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语。

“等等哪里有狗粮了啊!”
“喏,就在这儿。”
“才不是!”

嘛。

最后李白还是把蔡文姬拖了回去,他又不可能让她一个人乱跑。
其实消气什么的拿点东西哄哄就好了。
于是蔡文姬坐在沙发上玩游戏,李白则打开了空间,却意外的发现自己被艾特了好多次。
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
……。
让我吐口血冷静冷静。

李白心痛的捂住了胸口,蔡文姬就跑过来好奇的询问他看到了什么东西。
然后重复刚才。

“啊文姬的脸。”
“啊李某的清白。”
“……和文姬在一起就让你也么不开心?”
“怎么想到这里的啊!并不是!”
“那你就接着和文姬在一起吧。”
“成!”

“???”
迷之。
喜闻乐见。
终于搞在一起了,虽然是很奇怪的方式。

从此李白有了个小女朋友。
虽然他还是喜欢到处撩妹。
不过无论怎么说,他还是会每天买包子回去的,毕竟他可不负责啊。
因为小姑娘沉迷灌汤包,所以一开始就不应该让她吃啊!
成吧。
END。

评论(8)
热度(66)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