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于是爱情什么的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你从深林走过,周身带着萤火,绿色的卷发里面夹杂了圆形的叶片,目之所及之处是你深爱的人或事。
你的家乡、你的愿望、你所敬仰着的人、你的红白发少年。
你所在意并爱着的一切。”




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3-13

[凹凸世界]<不甘心。>

不甘心。

考前攒人品,这儿南清欢。
安迷修x艾比。
ooc慎。

仅为达成某一目的,被他人替代,无能为力的不甘心。
                                                   ——《目的论》

安迷修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上了那女孩子。
啊啊?就是那个,呆毛姐姐。

所以说就连自己心上人的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这种事情——真的是超级令人尴尬啊。至少安迷修如此认为。
连自己爱慕着的人的名字什么都不知道……这可一点都不骑士道。

虽然后来是问到了。
感谢那个叫埃米的孩子。

虽然心里面是这么想的,安迷修还是站在原地发呆,他本来脑子里乱糟糟的只有骑士道和自己的师傅。
嗯也许还是可以加上某个海盗头子的。
但他现在突然就满脑子都是刚才那个红头发的女孩子在她弟弟的搀扶下看向半弓着腰摆好姿势的自己稍微带有不屑的目光,尽管自己算得上是她们的救命恩人,但还是一点都不留情的说他

“连马都没有算什么骑士啊!”

要马……吗?
他的世界观在某种意义上被颠覆,他的师傅可并没有和他提起过有关于骑士还需要一匹马这样的事情,因此他也从未想起过自己是不是欠缺了什么。
这样想的话,那自己真是一个糟糕的骑士啊。
让人沮丧。

安迷修叹了口气,抬起头正想要和女孩子解释些什么,却看见女孩子拉着她的弟弟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跑到另一个方向,嘴里还喊着“王子——”什么的让他捉摸不透的话语。
可他还是莫名感觉到了某种奇异的危机感。

只是怕她再一次受伤比如说被那群海盗再捉住才会跟上去的啊。
他这样告诉自己,胸膛里跳动速度随着他与姐弟距离的变近逐渐加快,变得剧烈。他甚至不敢大气呼吸,唯恐自己被发现从而被强行要求离开,他可是无论怎样都会执行的,即使对方是不承认自己是她骑士的人,可他也已经自认为是了。

啊呀,这就是安迷修你的骑士道?
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莫名的有一种变态尾随狂的错觉啊。

可惜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脏,它仍在剧烈的跳动,他曾认为这是自己存活的象征,比如说今天也没有死在某丧心病狂的家伙的手底下,那时候心脏的跳动让他能够意识到他还是个存活于这乱世的平凡而又精彩的骑士,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可他却觉得今天似乎并不是这个意思。
他的目光仍然停留在某个女孩子认真在地面上寻找着心上人踪迹的身影上,并因此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苦涩的情绪。

这时候他终于猛的意识到,他喜欢上了这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女孩子。

并且在五分钟之前刚被残忍的拒绝。
那个叫埃米的弟弟还非常小心的在被他的姐姐拖走的时候跟他说“节哀顺变”。
咦。
然而他现在在尾随。
喂喂这算是什么啊?受虐狂之类的抖m吗?不对这样子一点也不骑士!
他揉揉自己的头发,双剑放在背后猛然变得沉重起来,有点喘不过气。就像是以前和那个海盗头子打架的时候那种可怕的威压,以及在这里被他带着的海盗团追着打的狼狈到近乎绝望的心情。
所以说师傅啊,做一个骑士什么的真是不容易啊。

即使明知道危险也仍然坚守骑士道想要去保护别人的那一种心情。
但是明知道不对却还是偷偷跟在了对方身后你说这又是什么心情?

安迷修才发现自己原来这么能走神,他摇摇头让自己的神智保持清醒。真是麻烦,想的都是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如果不是发现自己的思维陷入了一个死胡同里面大概是不会清醒吧。
随后他听见女孩子兴奋的声音“找到了!命运的红线!”随后又拉着一脸不情愿的男孩子往某个方向跑去。安迷修忽略自己心中的不快也迅速跟上去。

然后很不幸的他这次跟丢了。
真是让人讨厌,只是稍微的走神了一会儿。虽说以前也因为走神被师傅罚扫了一庭院的落叶,那时候恰好是秋天,自己也并不是现在这个模样,还是个整天想着玩的小孩子,每天都在想着找机会偷懒。
当然是为了逃脱训练了,骑士什么的,骑士道什么的,一个七岁的孩子完全不会关心这种奇怪的东西吧!
可惜无论怎样使劲浑身解数都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了,他被提着衣领最后跪坐在垫子上,满脸写着不开心。
师傅也不看自己那张臭脸,他也是喜欢总摆着一张臭脸的老人家。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小孩子的时候不愿意去跟他学的原因,只是后来才感到有点追悔莫及了。

老人家在上面喋喋不休的说着骑士道的种种,他跪在下面的蒲草垫子上想着今天下午的晚餐会是什么。
讲道理他比较喜欢吃草莓。
他胡思乱想的毛病看起来是小的时候就有的了,最后老人家发现他根本没有再认真听,于是就用扫把打了打他的屁股,完全不留情面。在他抱着屁股哀嚎自己以后就是个废骑士之后把扫把丢给他叫他去扫地。

秋天的落叶超级多的。他小声地把这样的抱怨说出口,心里开始难过起来,即使知道是自己的错误但还是感到委屈。
没办法啊,毕竟还是个什么都不明白的孩子啊会抱有这样的情绪什么的也是很正常的吧?真是可爱呢。
那天天气有点热,他觉得烦躁,索性简单的扫了一下就不扫了,爬到中间的大树上面乘凉享受人生。可惜那里的叶子已经掉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
于是他还是被烈日烧烤,趴在树上滑稽的模样让他更像是被放在烧烤架上用铁棍子穿过的食物,等待着变熟被人吃掉又或者是不慎烤焦被丢弃在垃圾桶里。就像是废品一样,不对,就是废品。
他就委屈的哭了出来。

上气不接下气的坐在树下面用衣袖抹着源源不断的流出来的眼泪,小声地啜泣声也许是不会被人发现的吧。
最后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抬起头,看见端着一盘草莓的师傅。
模模糊糊的在强烈的日光下看不清楚。

他闭上眼睛,再睁开看见了那个叫艾比的女孩子。
她的头发倒是像极了草莓呢。
女孩子拍他的肩,问他怎么会在这里。一旁是气喘吁吁的埃米,看来也是被他的姐姐使唤的够呛。
安迷修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没能说出来。他咽了口唾沫缓解喉咙里的干燥,说

“是因为想成为可爱的艾比小姐的守护骑士啊。”

不对。
不是这样的。
完全乱套了,事实不是这样的。
自己不是想成为她的骑士的,根本就不是真心的啊。

然而女孩子并没有怀疑,只是露出了苦恼的表情看着他,旁边的埃米打手势让他加油。他较小幅度的点了点头,然后单膝下跪,真是奇怪的模样啊

“在下很希望能成为如此美丽的艾比小姐的骑士,到这里来也是怀着如此诚挚的决心。如果您不同意的话……那在下也只能离开了啊。”

他左手捂住自己的胸膛,落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像是骑士的礼节。
对面的女孩子叹了口气,把手伸到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表情一点不变。

“唉……好吧。看在你这家伙这么执着的份上,美丽的艾比小姐就姑且不去在意你是个没马的骑士吧。”
“反正那群超讨厌的海盗团也根本就没有海盗船。”
“……荣幸之至。”

没有如释重负的情绪。
胸口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仍然根本没有停下,他看着艾比伸过来的手,小心翼翼的将它握住。
一瞬间想哭的情绪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因为两个人的心跳根本就没有共鸣啊。

哈哈,是呢,完全没有,一丝一毫都是。
他慢慢的站起来,这样的话女孩子就只能仰视着他了。对方看起来明显不喜欢仰视,松开了他的手转身走去某个方向,看他愣在原地便喊他

“喂,走啦!”
“啊?好。”

他突然想起那个所谓的王子,心中萌生奇怪的妒忌情绪。
骑士大人似乎离着骑士道的方向越走越远了啊。

他走在姐弟的身后,周围的平地还是一片荒芜,有风吹过刮起沙子打在人的脸上,是很疼的。
果然还是很难过的情绪啊。
有关于心跳声。
那份没有共鸣的不甘心的情绪。
大概是。
END。

评论(8)
热度(41)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