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高三长弧群众。



是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2-11

[胡尾生]<长青>

长青
虽然出现了不少白月初但是真的只是让小白打个酱油在这里面。
胡尾生x月啼暇。
我这次可没有打错字了[大概吧]。
要开学啦我又要死了虽然我平时似乎就一直在死x
这儿南清欢


你有个很糟糕的癖好。
在你眼中极为糟糕的癖好。
当然了别人怎么想你是不知道的但是你就觉得它是很糟糕的了。

你在某种程度上有着极高的自我主义,这一点很少有人知道,即使是白月初都并未了解到。
你当然不会说是因为自己隐藏的极好这种话了,因为你很清楚的知道你的基友是一个怎样糟糕麻烦而又粗心大意的人。当然,你还知道他很强,虽然他的领域你未曾涉足。

好吧也许有那么一点涉足。

白月初今天又没有来上学,虽然可能是因为王富贵早就给他办好了转学手续。对的对的,你和白月初私下里总喜欢喊他大名,正面倒是不曾试过,你还想就一条命,当然白月初可能就是单纯的没有意识到。
在他的父亲用这个方法搞到了一百元之前。
你觉得有点不大习惯,毕竟你们因为原来做事总喜欢一起还有第二份半价的缘由,你总是喜欢买好双人份的食物等他一起,没办法白月初的刷新时间是很难估计的。可是现在这种时候你就必须推辞掉原来触手可及的双人优惠,你还不想长胖,而且你才摆脱了身上胎记带来的阴影。啊也许我们可以把它喊作胎记。
虽然现在你被说作是上身裸露癖。

真尴尬啊。
是吧,胡尾生?
即使想要倔着性子强撑着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你,到底都改变不了是吧?
请允许我收回最开始提到的那个“不知道别人眼里是怎样”的那句话,你当然是知道的,你一直都是知道的了。



今天下了场雨。
你很久没有看到下雨了,你的印象里近来都是阳光极好的艳阳天。好到什么程度呢大概就是上午的衣服下午就可以晾干这样的程度吧。
等等这个到底算什么比喻啊!
你坐在靠窗的位置,你还记得白月初曾经调笑你说是什么主角的位置被你用零食威胁闭上了嘴。你向来不太关注那些东西,你相比之下更喜欢游戏或者是在超市打折的时候过去火拼。以至于最后超市的服务员都眼熟你并且给你无偿打折,那会让你很开心,你觉得自己是赚到了。
你不热爱露出上半身的运动,在原来的时候。你为了你幼稚可笑的自尊心始终拒绝着别人的善意,好在不会出什么尴尬事。

喂等等,我在说什么呢?应该是讲这时候的大雨吧。
你的地理位置确实是很好的,偏僻而又不容易引起老师注意,所以你一听到雷声就往窗外面去,你看到大雨倾盆。
窗户本来挺干净的或者可以说是清楚,但是这时候是很大的雨了,雨点都打到了玻璃上,这样一来玻璃就模糊极了。雨点在上面打下水迹,然后顺着垂直的玻璃面板向下流淌,最后再顺着斜坡摔到地上。

嗯这里是四楼。
哎又想到哪里去了啊。

反正你自己是肯定不会从四楼掉下去的放心吧放心吧,当然了除非你自己想不开或者倒大霉。不过那个我们可不叫做“掉”,我们要么说是“摔”,要么说是“坠落”。因为我们是人啊。
如果你能明白我想表达的意思的话,那你就或许能理解你自己。当然这种事情你还是想想都好了,虽然你的女朋友是个妖怪,但是这可不能说是你自身的本领哦。
尽管这也是让你有点窝火的事情了,但是人还是放开了看会比较好。
你成绩不算好,不过也不算差,就是那种普普通通的学生,最普通的那一种,老师大多也不会管你的那种,她们没有太多的闲心去照顾中间,两极才是她们的重点。因此你光明正大的来着小差看着外面的云,感叹这天气真是好久不见。这时候是五点左右,但是因为云层的堆积已经变得灰蒙蒙快要黑下来的模样了,你想着晚上回去可能就麻烦了,因为你自己还没有伞。

你习惯性的看向白月初的方向,打算抢他的校服顶头上冒雨回去,你可不想再让他讹诈自己的钱了,可惜扑了个空。真讨厌啊,你看着白月初干干净净的座位,想着对方说不定这时候已经在涂山娶老婆了,更是心情复杂。
你觉得下次老友见面也许就是牢狱里了,那种惨状一出现在你脑海里,你就莫名其妙的笑出了声。

你最后是顶着水桶被罚站在走廊里。
喂喂胡尾生你,太嚣张了哦。你也觉得你今天有点浪了,被老师当堂抓住。你还记得你那个年纪目测上了四十正处于更年期的大妈老师看向你冰冷的表情,你恨不得挖个地洞把你自己藏起来,因为你觉得你似乎下一秒就会死于非命。而且那个场景真的是非常尴尬,你觉得你的密集恐惧症都能在那种时候被激发出来。这当然是个玩笑话。
你主要还是觉得顶着白月初的校服一定要比顶着这个硬邦邦的水桶要好。

走廊里也是很冷的,这是最后一节课,马上你就能放学回家。如果那个老师不会让你多站一会儿的话。
说个很有趣的,你们这个教室也是接近走廊的尽头窗户的,你想着分散一下你自己的注意力,就又看向窗户外面。

啊窗户没关。
你觉得真是冻死人了。
去他妈的大雨。你突然想起前世的洪水。

虽然这点雨估计也弄不成洪水,可你还是忍不住一哆嗦,那种被水淹没的溺水的窒息感始终是你心底里挥之不去的阴影。
你从未学过游泳。
即使是后来和月啼暇 在一起了之后你也没有去学,当然这件事情对方是不知道的。
你还不想让她知道。
比如说你还是很讨厌雨水淋到自己的这件事情,而且没有白月初把你的伞弄坏,你的伞也终于得以完好无损。
只是你今天没有带伞。

你想起早上时候你看着窗户外面有云的天空,询问着你的母亲今天的天气会不会下雨。你潜意识认为她看了天气预报,然而你好像有点太信任天气预报了一些。
你母亲看着电视上的连续剧头也不抬的说放心吧今天不会下雨,月啼暇从厨房出来和你说再见。看起来是非常和睦的景象。
然而你看着窗户外面的大雨你的内心是非常糟糕的。




但愿有人良心发现给自己送伞。




放学铃打了,很庆幸因为你平时并没有什么不良行为你的老师放过了你。虽然还是被教训了好几分钟,但和你预想的情况相比拟的话确实是好了太多。这让你的心情也好了起来,虽然你还是没伞。
你下到一楼,看着外面的雨,开始考虑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顶在头上回去。
好在这个想法并没有持续多久。

你听见有人喊你的名字,很大声的喊。
你顺着声源望去,你看见月啼暇,还有总在她旁边的那只叫做阿旺的毛驴。她看着你,冲你挥了挥手,然后跑了过来。她身后的管家都拉不住她。

啊自己的土豪女友。
莫名有种被包养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你摇摇头,看着月啼暇一路小跑过来到自己旁边,你没有闻到味道。想想可能是已经使用了无味的杀虫剂吧。你满脑子都是奇怪的胡思乱想。
最后你拉起月啼暇的手,她拿的是一把大伞,刚好可以挡住你们两个人。你想着刚才她在大雨里摇摇晃晃的模样稍微有点无奈,但最后还是拿过了雨伞带和她一起往家的方向走。
这是你觉得理想的状态。

你不知怎么的路过拐角处看了眼拐角站着的大树,那棵树也不知道站在那里多久了,你看它那你都抱不住,你又想起前世时候你抱着的那一棵大树。啊你也知道那是月啼暇了啊只是想起来了而已。你依稀记得那棵树也是很大的,郁郁葱葱。
月啼暇还在往前走,偶尔偷偷看你然后笑起来。真是好啊。

你不由的感叹转世续缘真是奇妙的东西。
就像一棵树木,不断延续,最终总会是郁郁葱葱的模样。绿色的树叶层层叠叠,看着是很让人舒服的。
你现在可没有那么多心思去想其他了,你不喜欢的,也就是那种样子。而你喜欢的,就已经在你眼前了。



那么,元宵节快乐各位。
END。

评论(2)
热度(6)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