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高三长弧群众。



是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2-01

[朗绫]<find the light>

find the light
梗来自  @丰苇原中国
写的很糟糕很仓促希望不要被打好了我死了x。
朗绫,非常无聊不走心的故事。
非常ooc的两个人。
这儿南清欢。

这是一个非常悲伤的故事。
你想,你可能是遇到了你这辈子最大的磨难。
你觉得你要是早知道舜·欧德文的目的,你就是去吃埃蒙的碳烤蚯蚓,去执行佣兵团任务往死里浪,也绝不会同意和他回去。

当你看见那些两眼放光的七大姑八大姨们时,你就已经萌生了退意。

你记得玉茗有句至理名言,并且现在觉得玉茗说的真的是太对了。

“傻逼舜·欧德文。”

舜·欧德文你听清没操你妈,操你妈。算了你们俩大概是一个妈。
这样就很尴尬了。
这什么破世道这什么破太子这国家在这家伙手里迟早药丸,把自己丢到这里应付亲戚自己跑去瞎几把浪?
妈的死给。

舜·欧德文和你是兄妹,虽然你们两个人似乎都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具体原因不明但你们两个又确实相似。
在很多方面上。
哦除了舜看起来像个死给而你是个彻彻底底的直女,尽管好些人把你当男人看,然后就被你打趴了。
可能这就是为什么十八岁了还没有人提亲的原因吧,虽然你并不在意。
你还不想结束你这样天天吃着火锅唱着歌偶尔还能和玉茗一起背地里骂着舜·欧德文的美好生活。

然而皇亲国戚们都很在意。
所以说皇家到底哪来这么多亲戚啊?老头子开枝散叶搞得不要太厉害容易肾亏好吗?!

于是你面无表情的被一堆亲戚包围,心里腹诽着皇家的人口众多个个种马,顺便骂了舜·欧德文三百遍死给体验社会的残酷吧迟早哭着求自己,然后假装不在。
哦不是,身体在,心飞了。
你也懒得去听那些人都说了什么,反正翻来覆去也不过就是所谓的“女孩子也到了该嫁人的时候了”这种话,你对婚姻是没什么概念的,想起自己的母妃和父皇一瞬间明白了为什么舜的口癖是“孤”。
你又想起后院开的好看的幻光花来,扬起笑容,拿出佩剑——那吓到了你旁边簇拥着的女人们,她们作受惊吓的鸟兽状纷纷逃离,稍微有那么几个年幼的孩子站在旁边好奇的看她,却也被他们的母亲抱走,嘴里说着什么含糊不清的但大概不是好话的话语。

“是绝对不能招惹的。”
所有人都觉得你在生气,但你是知道你现在并没有什么想法,只是觉得她们太过麻烦而已。
然后你就离开了皇宫,没有人敢拦着你,他们只知道跪在地上请求原谅,即使他们其实什么都没有做。但你觉得没有人阻拦你是个好事情,对于目前的你来说。

你心情不好,穿上宽大的斗篷用斗笠遮住自己的脸,虽然你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但依据着舜·欧德文那种高调的要死的个性和你们相似的面庞,为了不引起麻烦你还是决定把自己隐藏起来。
不然第二天的报纸上面“同行十八年,不知太子是女郎”这种事情就非常让人尴尬了,虽然本着报复他的心态你非常想用你的恶趣味去尝试,但还是算了。
你忍不住夸赞你的善良。
这样想着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你想起昨天刚来的时候玉茗怜悯的眼神又想起你们约好去酒馆拼酒。你最后还是调头去了那个位置非常偏僻的小酒馆。

要说偏僻就真的是非常偏僻了。
你看着门框上的蜘蛛网和厚重的灰尘,觉得玉茗真是长大了已经不怕蜘蛛了。
呸。
你把斗篷摘了,推门而入。

你第一眼看见玉茗,你看见他笑的几乎瘫倒在地上,心里想着这傻孩子年纪轻轻脑子就有毛病了为他哀悼了一秒钟之后,你注意到他对面还坐着个人。
长得还蛮好看的。
你为自己第一反应感到羞耻,决定假装瞎子没看见他。

然而他看见了你。
这个场景就比较尴尬了。
他像是有点犹豫,你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玉茗在旁边磕着瓜子面带笑容似乎知道什么当然你是无从得知他的想法了。过了好会儿你才听见他说:

“雯、雯小姐?”
“啊不,雯先生。”

你觉得你快要控制不住打他的冲动了,旁边的玉茗无声的大笑。
“不好意思啊这位先生,我名叫绫·欧德文。”你觉得你不能指望玉茗来给你解释这一切的缘由了虽然你自觉知道了罪魁祸首,可你还是想先把自己的身份摆正。
“……您又改名了啊?”
“什么又?”
“您……不是叫雯吗?”
“那种一看就只有舜·欧德文智商的人才能起出来的名字你拿它和我比?”
等等……你感觉哪里好像不对劲,你看像玉茗,玉茗收敛了笑容一脸沉痛的给你点了点头。
妈的傻逼舜·欧德文。

最后你一只腿放在椅子上,嘴里磕着那个人讨好你给你剥的瓜子。那个人,阿不,朗尼在得知你的真实身份后一下子又殷勤起来,让你有点不大适应但看在长得能行对方处事也比较圆滑的份上并没有过多的刁难,玉茗在旁边用着憋笑的表情讲述着那段应该是坐在舜·欧德文骨灰上面听他讲的过去的故事,听到最后你差点把椅子摔了。

“听说皇兄的幻术变化有时候会参照身边人的形象。”
“可能就是参照的阿姊您吧。”

玉茗是与你亲近的,他倒是敢开你玩笑。你拽他耳朵引他连连向你求饶。最后你看他龇牙咧嘴的模样松了手,旁边朗尼看你心情似乎不错的样子也看起来很开心。你觉得他有趣,但还是没开口。
“喂喂玉茗,所以说你今天叫我出来是干什么的?”
“看好戏吧。”玉茗把玩着手中的扇子,漫不经心的回答你,看你似乎又有上手的趋势连忙改口说,“当然不是我逗你玩的你看你!总之就是想先让你解释一下。顺便喝点酒什么的,至于这家伙——”
你看朗尼,他瑟缩了下头。

“他啊,是过来躲避相亲的。”

你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
朗尼看着你锐利的眼神一瞬间有点害怕,然后他开口说:“本来是打算如果能攻略下的话今年就与雯小姐的……”
他说到一半突然感觉哪里不对,但半天接不上词决定闭嘴。

“喂喂绫,我记得你今年也是被逼了吧。”玉茗依旧看热闹不嫌事大,“要不你们两个假装情侣试一下?”
“咦绫小姐不会……”
“是个好主意。”
玉茗手里的扇子落到了地上,沾染了灰尘,他难得的没有第一时间捡起来。

要说在这最近最让人震惊的消息莫过于东国的皇室绫·欧德文和南国的朗尼少爷突然在一起了,一时间占据了各大报纸头条,能传到消息的地方没有人不知道这件事情的。
最后就连出任务的舜·欧德文都特意跑回来问你是不是真的,最后被你一脚踢了出去,朗尼在你旁边大气都不敢喘,只是看了看自己曾经也许爱过[?]的人,转过头来就给你倒上一杯温度适中品种上乘的茶,就差夸你打的好了。
也许是大舅子,这种话还是算了吧。

你接过朗尼的茶,喝了一口。
说实在的你确实觉得朗尼很会讨人欢心,把你的喜好都摸的一清二楚又不让你过于反感,并没有传闻中那样一无是处。当然你不知道他是对每个人都如此还是单对你,于是你莫名的开始烦躁。
这种人类的劣根性,纵使是你也无法避免。

他一眼看出你的焦躁,给你的茶杯满上,说:“睡吧。”
然后你就真的倒头睡了过去,你来不及讶异即使旁边有人你也能够睡的如此安心自然,你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睡一觉。

你梦见无尽的黑夜,你看不见黎明,你想起末日的传说,你孤身一人,虽然你从小就是如此。
你突然发现前面有光亮传来,那让你想起你曾看过的古书上的桃花源记,那所说的仿佛若有光。
你毫不迟疑的走了过去。
然后你醒了。

你看见趴在桌子上正在沉睡的朗尼。
你感觉开心,就像是在黑夜之中停留了太久的人突然发现光明一般兴奋,因为那代表着白昼的即将来临。
于是你走过去,握住他的手。
END。

评论(3)
热度(8)
  1. 丰苇原中国目之所及 转载了此文字
    好吃啊啊啊啊!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