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于是爱情什么的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你从深林走过,周身带着萤火,绿色的卷发里面夹杂了圆形的叶片,目之所及之处是你深爱的人或事。
你的家乡、你的愿望、你所敬仰着的人、你的红白发少年。
你所在意并爱着的一切。”




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1-20

[阴阳师]<无垢>

无垢
脑子有点乱。
跳妹第二人称主视角。
ooc到爆炸,希望理性交谈。



白雪啊。
白雪哟。

那一天下了大雪。
白色的雪花纷纷扬扬随风飘落。
妖狐走在大雪里,他伸出手来,看着雪花逐渐变得透明最后化成水在自己的手心,最后他握紧了手,掌心潮湿。
你扶着门框,悄悄地探出头来看他,你为他的一切感到新奇与惊喜,尽管在他的眼里你似乎就是只注意他那条毛绒绒的大尾巴而已了。

这些想法当然是你自己推测出来的了,你看不见他的脸,因为你没有抬头看人的习惯,虽然他也说不上是人,当然你也不是。
你最多只能在抬起头仰望他的时候看他没有被面具遮盖的半张脸猜测他的心情,他大多是微笑着的,难得一见的慌乱应该是在看见你哥哥的时候。

对吧那时候的表情。
精彩至极。

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让你忍不住发笑,你向来藏不住自己的心思,就像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抱住了他的尾巴使得他惊慌失措,结果最后你和你的兄长都抱了上去,你看着站在雪中的他,背后的尾巴,突然就起了捉弄他的心思,一蹦一跳到他身边。
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然按照平常的经验来看,他早该发现你。
虽然是期待的结果但你还是感到委屈,最后你决定化悲愤为动力,一把抱住他的尾巴大喊:

“妖狐叔叔的尾巴比番茄还软软!”

他吓了一跳,手里的扇子都差点落到了地上,他发现是你,叹了口气,瞅了瞅周围,确认没有人之后把你抱起来。

“叫哥哥。”
“叔叔的尾巴好软啊!”

他就知道你是故意的,他看看自己的房门,能够料到自己的那些收藏品都遭遇了什么,他拍拍还在摆弄尾巴的你,心痛了一会儿美少女们并决心把她们下次藏在更安全的地方防止你再次搞事。
最后他拿出苹果糖给你吃,让你安静。
苹果糖很甜,你抱着他的尾巴,再次感叹着手感真好,却发觉他又开始发呆。

“今天也要出去找别的姐姐玩吗?”
“阿不,今天就不出去了。”

起码得把狼藉的家里面收拾下,你猜到他的想法,看见他面具下面的脸满是无奈。
他杀不死你,当然就算杀得死你他也不愿意摊上麻烦,毕竟你的哥哥很难处理,而他懂得权衡利弊。
你看着他与其他女孩子结伴同行,他说着风趣的话总能逗得女孩子捂嘴发笑,他也跟着陪笑,他们看起来是如此的般配。
就像是书中那样的情意绵绵。

如果结局不是变为收藏品的话。
那自然是什么都好。

你抬起头来看着大雪,又看看妖狐的侧脸,想起他所说的“女孩子就像白雪一样”,仔细想想大概是转瞬即逝的意思吧。
但你不是。
你从地上捧了一把雪,看着它一点点不见,虽然感觉不到温度,但还是知道它在消失。但你无能为力。

纯洁的少女啊,就像白雪一样。
你又突然想起这句话来,转过头妖狐还在一旁看着白雪覆盖着的洁净的地面。
白雪无垢。

你开始感叹。
白雪啊。
白雪哟。
可怜人哦。
END.

评论(1)
热度(12)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