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于是爱情什么的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你从深林走过,周身带着萤火,绿色的卷发里面夹杂了圆形的叶片,目之所及之处是你深爱的人或事。
你的家乡、你的愿望、你所敬仰着的人、你的红白发少年。
你所在意并爱着的一切。”




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6-12-10

[狗雪]《天大寒》

大天狗x雪女
人物属于游戏ooc属于南清欢。
非常无聊的一个脑洞故事,感谢观看。

今天是个很冷的日子。
冷的就好像是偶尔我会拉着雪女去比试一下却不慎被她的冰冻住时候的那种感觉。
简直以为自己要为大义捐躯了。

当然了她在看到我被冻住后就会自己弄出锤子什么的一敲——

——所以说她为什么不能直接挥挥手解冻非要敲我几下呢?

但我一般秉着我的矜持(恩大概是可以这么说的了)不与她争吵,黑晴明大人在听说了之后看着我摇了摇头,他说。

“是该多敲几下。”
“???”

尽管说我是不会因为天气冷之类的借口就松懈的了,为了大义什么的都不是问题对的吧?当然了我觉得雪女也是这么想。
至少她算的上是默认。
她是不常笑的了,这让我一度感到遗憾,但她即使在我和她说过这类事情以后依然这样我就觉得很不开心了。

喂喂怎么说我也是提出了意见就是本着其他的什么也该稍微有点好转的是吧?

于是我就有次趁她发呆的时候到她旁边用手把她的嘴角弄上去。
于是我被冻了一天。

解冻后打喷嚏把黑晴明大人吹上天无数次后黑晴明大人拽着雪女的衣服做掩护作出很淡定的模样离开。
不愧是我追随的人。
我就是这么想的,但我就是觉得雪女这样子是不行的,怎么能随随便便把我冻起来一天呢?一点都不顺着我的想法,这样很容易失去我的。

“好吧大天狗大人,我下次会注意的。”

对啊就该这样吧?虽然好像没有任何改变……不对细微得太过了我察觉不到所以是这样吧!

我假装无意的和雪女提起今天的天气,她想想说她什么感觉都没有,这时候我才记起她是不怕冷的。
应该也不怕热,不然早就化掉了吧。
这种体质让冻得差点出不了门的我有那么一瞬间羡慕的感觉——等等我一点都不冷我心里的火熊熊燃烧!

应该吧。
阿嚏。

最后我还是强硬的出了门,雪女在我旁边飘啊飘,如果不是因为我也飘起来会冷我就也起来了。
哦是飞。
也没什么区别啊。
雪女身上真的是一点温度都没有的,跟她一起出来的这时候我又想念起黑晴明大人来——好歹有点温度,再怎么样也能说几句不尴尬。
雪女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话,我甚至觉得我是不是无意间得罪了她或是做了什么让她不开心的事,黑晴明大人就是这么做的。她在黑晴明大人身边呆的久应该也很相似的。
叫什么来着?遗传?嗯遗传。

“你是不是不高兴啊?”
“并没有的啊大天狗大人。”
“那你为什么不说话?”
“为什么要说话?”
“无聊。”

她突然就笑了。
我真是不明白她的想法了,总是那么难以琢磨。对啊我曾经无数次想要逗她笑,最后都没有什么结果。
生气。
她无声的笑了好会儿才开口说:

“听故事吗?”
“那是小孩子的吧!”
“也是啊,那还是无聊吧。”

我觉得更冷了。
于是我把翅膀收在一起保暖,寒风凛冽,像极了她把我冻起来的那时候

——行吧我现在也是快冻死了。

“很冷吗?”她在我一旁或许是看了许久,终于开口问道。不过我觉得这该是很容易明白出来的事情吧!
“那我们回去吧?”不要带那种疑问的语气啊变成我所敬仰的黑晴明大人那样肯定而耿直不是很好吗!
“但是……为了大义。”
“哦,那我们就继续吧。”
我深刻的觉得真正该被敲一敲脑子的应该是雪女而并不是我,可惜黑晴明大人不在不然我一定要告诉他来证明我的实力!

最后风雪越来越大,终于堵住了路,眼前也是一片模糊完全看不清。
但是雪女那个罩子我还是可以感受到的,冰冰凉凉的,怎么说呢。
痛心疾首。
于是我们躲进了一个看起来已经荒弃了很久的破房子里,阿不,走进。
房子小,还透风,风从破洞里使劲的往里面钻发出奇怪的但也很难听的声响,雪女抓了个灯笼鬼回来,估摸着是为了点火。

火起来了——
刮风——
火灭掉了——
火又起来了——
又刮风——
火又灭掉了——

我转过身去用翅膀挡住自己,不想说话。
大义能取暖吗?
不能,我们又不能用爱点火。
灯笼鬼被吓得藏进草垛里然后又被雪女揪出来,废话,这家伙藏进去说不定等会整个房子都烧了,虽然也许能暂时暖和点

——话说雪女会被融化吗?

按照我的认知来讲是不会的,我还是能记得我刚来的时候也是个冬天,不过应该没有今天那么冷了,黑晴明大人带着我进来,雪女手上拿着烤红薯放在灯笼鬼旁边,然后跑到一边去。
看到我进来了她似乎有点尴尬,于是冲我笑了笑,过会儿红薯开始冒烟她才小声惊呼把红薯又拿过来。
红薯上有水气。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因为雪女是没有温度的,她觉得她自己站在旁边红薯就熟不了了,这是什么逻辑。
她手上拿着红薯,看了我一眼发现我在看她,就停了动作。
接着她把红薯掰成两半递给我。嗯小的那块。
不过人家都递过来了也是不错了我就拿了过来,手确实没有温度,很短暂的触碰使我了解这些。
但是红薯又是很烫的,我又不能像那些下层家伙一样尖叫一声丢出去,只好受着。希望我的手不会坏掉,我如此期望着。
但是那个半截的烤红薯很好吃啊。

雪女的速度总是特别快,不知道装了什么御魂,在我走神的时候又抓了几个灯笼鬼回来,一群灯笼鬼聚在一起就有了热量,她如此解释。
那时候她坐在最东边角落,我坐在最西边角落。
现在她坐在最东边角落我坐在中间的灯笼鬼旁边看着几个灯笼鬼互相抱团萌生了一种大概是沧桑的情感。
等等我是叫做大天狗但也不代表我就真的是狗啊!
最后我喊了雪女,叫她过来坐。
她似乎挺犹豫的模样,最后还是我又喊了几声带了句威胁她才总算过来,坐到我对面。

那场景可真难看。
我忍无可忍的走过去坐到她旁边恶狠狠的叫她不准动。

“挤在一起才能暖和你这家伙懂不懂啊!”
“没有温度又怎么样啊只是察觉不到但还是能有触觉的好吗又不是冰块!”
“起码……为了大义啊。”
“再跑把你喂灯笼鬼。”

世界和平。
我觉得我从来没有这么帅过,估计以后找荒川打牌再也赢不了了,嗯……那就不找他打牌就好了。
雪女没说话,她坐在我旁边紧挨着我,闭上眼睛就像睡着了一样,头发长长的一直到地上。
哎这多脏啊。
我嫌弃的想着把她的头发弄起来搭到我翅膀上面,勉为其难吧。
还得承认一句她长得真好看,不知道雪女是不是都长得这么好看,算了啊这世界也就这一只雪女了吧,哪里会有重复的存在呢。

外面还是刮着大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雪女已经睡着,迷迷糊糊的把头靠在我肩膀——翅膀上,对翅膀上。
嘴角有笑容,不知道是什么开心的事情啊。
看样子是个好梦。

没有温度的话染上温度就好了啊是吧。

这时候是开战前夜。
END

评论(5)
热度(21)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