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于是爱情什么的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你从深林走过,周身带着萤火,绿色的卷发里面夹杂了圆形的叶片,目之所及之处是你深爱的人或事。
你的家乡、你的愿望、你所敬仰着的人、你的红白发少年。
你所在意并爱着的一切。”




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6-11-08

[叶蓝]草莓气泡

叶修x许博远。
人物属于蝴蝶蓝。
所以是ooc属于南清欢。
考前攒人品胡写系列。
写的仓促很多地方云里雾里。



许博远回来时候发现自己对门来了新邻居。
门口贴着大大的“福”字,地上有点烟灰,不知怎么的脑海里就猛的勾勒出一个老大爷的形象,抽着烟偶尔喝几口小酒,世故却又引人瞩目。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不是的了。

那时候他刚推开门,正打算去自己平日里工作的场所处时,对面的门也跟着打开了。
哎哎这样是不是有种钦定的感觉?
反正许博远可没想那多,他看到对门住户的第一反应,不是别的。

“居然不是个老大爷?”

其次他才猛的意识到对面那人和自己所知的某个人惊人的相似度,惊讶的情绪一时压住理智,他忍不住就失声喊到:

“叶修大神?”

喊完了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的许博远捂住了嘴,然后又趁着对面人还没反应过来的功夫撒开了腿就跑。
这让他忍不住想起来自己前天看过的某部或许可以归类为吐槽系的小说内容:
“他像条野狗一样飞奔出去。”
现在想想怎么就这么符合呢?呸,你才野狗,你全家都是野狗。许博远感到愤懑不平虽然并没有任何人把他代入进去可他还是觉得好气,于是他今天的奶茶生意惨淡。应该是因为那凶残的表情。

“老板你是不是失恋了啊?”

某个可能是赌骰赌输了的学生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顶着许博远杀人的目光和后面其他学生的窃窃私语向他问到。
许博远想了想,回答说:

“不我连女朋友都没有。”

对面学生鄙视的目光一定是错觉,许博远坚定的如此认为。然后把手上的奶茶放到学生的手里把他推了出去,并且又给自己弄了杯奶茶暖手。
天气真是越来越冷了啊。
许博远觉得对于怕冷的他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但是回想起早上发生的事情许博远只觉得是四个字。

祸不单行。

想着反正只是一眼万一自己认错了不是的想法,许博远拍了下自己的头,认错人难道不是更加尴尬的事情吗?
瞬间就萌生了一种自己干脆死在店里面了的想法。
——当然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有那么凑巧的事情比如说同时开门之后又同时回来这样的?许博远这样安慰自己,然后关了店门就往家的方向走。

嗯我们前面说什么来着?是啊,祸不单行。

好像偏偏就是这么凑巧上天和他过不去,许博远在自家的门前又看到了那家伙。
嗯…
许博远说这他妈就是叶修大神吧?!还有大神你在我家门前做些什么啊私闯民宅犯法的好吧!
许博远有点想哭,但他不说。他作出冷静的样子拍了拍叶修的背,问道:

“叶修大神您这是在做些什么呢?要不要咱们去牢子里叙叙旧?”

恕我直言许博远你这房子一个月租金恐怕还比不上叶修银行卡里的零头。
滚出去。

那人回过头,有着张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接着他说:

“我叫叶秋。”

许博远就觉得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他可能是和叶家人上辈子结了什么仇比如说抢了他老婆之类的事情——至于抢不抢的到这个问题就请先不要在意!以至于他这辈子一见到叶家人就倒霉。
对面自称是“叶修的弟弟叶秋”的人一脸纯良的样子让许博远有点心软,但回想起叶修的种种恶行和坑蒙拐骗(也许不能这么说)许博远还是觉得很气愤。
何况从未听说过叶修有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弟弟,虽然他原来用“叶秋”
这个名字没错,但许博远还是想要打探的仔细一点。
于是他翘起二郎腿装出一副大佬的样子,对着某乖乖男问到:

“你说你叫叶秋?那你用什么证明你不是叶修假扮的?”
“身份证算吗?”
“要是算的话为什么前几年他叫叶秋?”
“因为他不要脸。”
“亲人啊!”

许博远信了。
这个人应该就是叶秋。
因为他也觉得叶修这个人很不要脸,各种意义上的。
所以他一拍桌子差点把自己跌下来,抓着叶秋的肩膀说:

“以后有什么事就来找我我肯定会帮你的!”
“真热情呢…”
许博远觉得对面只是被自己吓到了才会露出奇怪的表情,但是虽然叶秋该被吓到了,他还是住在了许博远对门。

让许博远觉得很神奇的事情就是叶秋居然也玩荣耀,开始时他从叶秋口中听到的是说“总裁”这样的职业介绍。可以,这个职业很单纯很不做作。
许博远差点就把他当叶修丢出去了。
哎结果一查人家还真是。
许博远就很自觉的转移了话题没有追究为什么一个总裁会有那么多时间在这里瞎几把浪。
有钱人的生活许博远觉得自己可能没法明白了,于是开始说起荣耀来。

虽然许博远现在已经离开了蓝溪阁做了自己的事情,可说到底荣耀都是玩了那么久的游戏蓝溪阁也是自己呆了很久的公会。
所以许博远又给自己建了个小号,没事的时候上来玩玩,头上顶着蓝溪阁的字一天到晚在满荣耀乱跑,体验了一把风景党的感觉。
叶秋的账号是个战斗法师,许博远觉得这大概就是所谓遗传吧,又看了眼等级,嗯还可以,起码练到满级了。
装备没有君莫笑那么丑,加分。
属性也不是特别糟糕,也是,叶家的人啊玩游戏的天赋也很不错。

ID?
叶叶叶叶

许博远看了眼自己的ID
蓝蓝蓝蓝

行吧。
许博远强行中断思考,感慨了一下还好自己家里有两台电脑两个人还可以一起玩。
于是他又想起来一个重要问题:

“咱……干啥啊?”

这个问题真是蠢极了,许博远刚说完就有一种把面前的人打死毁尸灭迹掩盖自己智商的冲动。
叶秋却是很淡定,淡定到让许博远简直觉得他不正常,最后叶秋说:

“你平常做什么?”
“你平常做什么那我们就做什么吧。”

“我平常喜欢假装四处看风景。”

然后他们就真的去四处看风景了。可以,这很无聊。
许博远作为一个风景党,截图技术依然是不在话下,秒速换上适合的衣服完全不是问题。
相比较之下叶秋就显得拙劣了许多,许博远看了眼他的衣服,嗯。

大概辣眼睛其实也是可以遗传的。

好吧没有君莫笑那么可怕就是了,许博远认为自己很有必要关心一下旁边这个看起来不大开心的人,这么想着他打开收藏夹找了张君莫笑的截图出来叫叶秋看,接着又说:

“别难过,你看看你哥,你已经不错了。”

叶秋表情复杂的点了点头。
大概是被自己兄长的审美吓到了吧,许博远想。

泡面冒着缕缕热气,把许博远本用来装逼结果最后他妈摘不下来的眼镜片弄得模糊不清。
就像在浓雾里一样,飘飘渺渺,就连对面叶秋的脸都看不清。许博远也有点晕了,看见叶秋他才猛的想起来件蛮重要的事情

——我他妈居然让一个总裁和我吃泡面?
——还是两个人吃一碗?

哦家里没多余的了。
等等这个貌似不是重点吧!
我有罪,我忏悔。
许博远碎碎念叨着的话语对面人听不清楚,只是看了看许博远然后笑了笑,拿着叉子很熟练的吃了一口,在许博远擦好镜片重新戴上后作出生疏的样子。
于是应该是不明真相的许博远去厨房拿了双筷子给叶秋。

“哎?本来是想自己做的……然而。”
“……”

叶秋作出痛苦的表情摆摆手表示自己明白了,怎么明白的反倒不去提起。大概是黑历史吧。

当然这只是偶尔的小聚和平凡的日常而已,大多时候叶秋是不出门的,而许博远则每天都去自己在学校附近的奶茶店里卖奶茶,两点一线生活也算平静。
嗯除了每天都遇见一群熊孩子。
每次看到这群学生许博远就忍不住想起当年义无反顾扎进荣耀中二的以为自己会是主角的那个智障许博远。

——哦当然代价是高三整整一年的努力断绝外界网络最终才考上了大学。

简直不忍心看。
但是顾客就是上帝是不是?虽然这群上帝大概是有毛病的,在他旁边说个不停。
但都是些日常琐事,比如哪两个同学居然在一起了明明之前巴拉巴拉或者是某个老师私底下其实怎么怎么这类八卦。
嗯八卦是人类的天性,许博远记得自己那时候也喜欢和班上女生打成一片说些小道消息,啊真怀念啊。许博远这么想。

这时候有个学生拿起笔来写了张便利贴贴在墙上,神神秘秘的就像怕被人看见似的——虽说贴到墙上了也算不得秘密了——其他几个学生见了一哄而上想去看看那上面写的什么,被拦住,接着又是场嘻嘻哈哈的闹剧。

啊便利贴嘛,许博远往旁边看,整墙贴的都是。
内容也杂七杂八各不相同,有祈求期中考试能有个好成绩的、也有新在一起的小情侣互相给对方的手写天长地久之类、有吐槽今天奶茶怎么没有巧克力味道或者是太烫了什么。
真是群难伺候的小祖宗啊。

许博远倒是猛的记起自己刚来这里做生意时候有个学生指着自己说道

“你看那个人长的高高瘦瘦的说不定肾虚哎。”

行吧。
虽然声音很小,但许博远平常灵敏度极低的耳朵却是捕捉到了这句话,他就看了那女孩子一眼。
想着大概是中二期沉迷网络无法自拔的迷途少女许博远就心宽了,自己当年傻逼的时候也老觉得周围都是基佬只有自己一个直男。

虽然那群基佬都找到女朋友结婚了自己还是单身。

那女孩子察觉到了许博远的视线吐了下舌头,小跑过来闭口不提刚才说的话,买了杯奶茶。
是杯草莓味的。
那之后他们俩就熟起来了,女孩子也一直照顾他生意直到前不久上了大学去了外地。
岁月不饶人啊许博远那时候是如此想的,当年那个总喜欢抢各大公会boss的君莫笑也退役浪去了。

等等怎么会想起君莫笑?
大概是浓重的心里阴影吧。

许博远喝了口奶茶,抬起头。
哎门口那个人好像比较眼熟?许博远又看了看,这时候门口的人已经走进来了。
哦呵,叶秋。

“总裁你怎么来了啊?”
“闲得无聊,出来找点吃的。你在这里开店啊?”
“是啊是啊,小本生意。叶大总裁要不要赏我点小费什么的拯救一下贫困个体户?”

许博远和叶秋打马虎眼,其他学生听了开始笑说许博远叫谁都跟见上帝似的这还直接叫总裁了。许博远把他们推出去说去去去我哪有啊你们这些人,这样是不会有ssr的啊然后在学生们的哀嚎和认错中把门关上。

“我可没有那么多钱。”
“那咋办啊?我还指望着总裁你过日子呢。”

许博远笑嘻嘻一副欠打的狗腿模样。

“那我给你打下手成不?”
“咦!”

恭喜许博远获得[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名企业的叶总裁]给奶茶店做服务员。
虽然心情很激动但还是有点害怕,许博远想了想驾驭着总裁的自己——去你妈驾驭啥几把玩意儿怎么能这么对总裁要用“聘请”懂不懂?——生出一种自豪的情绪来。

哎嘿嘿就像旁边超市里卖的五块钱一本的霸道少爷爱上我还不现实。

等等许博远想要解释的是他其实并没有怎么看过那种小说只是个误会!
开心就好。

许博远现在有了个伴。
叶秋果然是厉害人很快就明白了要领,跟着许博远在门口卖奶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许博远还是感觉到一种沧桑的味道。
够了吧又不是卖包子,狗不理的那种。
还是很沧桑啊。

那群学生还是每天都来光顾,他们都是喜欢认定一家就一直去的那种,自然也有新客户来,每年总是要变得对吧?
他们还是超喜欢起哄,有个胆大的女生就直接问许博远叶秋是不是他对象。
许博远一边擦杯子一边说他也想啊但是距离太远了啊云泥之别啊什么什么。

许博远承认这是开玩笑的话。
但是叶秋似乎不这么觉得呢。

“我们都是人有什么差别?”

许博远差点一口老血吐他脸上。
什么人啊这是。
旁边的女孩子开始起哄,许博远按照惯例找了张便利贴拍她脸上趁她忙着摘时候找机会溜。

——当然是很熟的人才敢这么做啦别想太多。

但叶秋又凑过来很认真的和他说他们之间只是你迈出一步就能有一个he的那种让许博远甚至觉得面前这个人对他有意思。
接着他就真的问了。
叶秋想了想点头说。

“是啊。”

许博远现在有了个对象,也许是个总裁。但是现在每天和他一起卖奶茶。
那个曾经说许博远肾虚的女孩子放假回来时候还跟他使眼色,使什么眼色啊他这么攻,哪里看着肾虚啊?
姑娘笑而不答。

但是许博远发觉叶秋最近有点奇怪,很莫名的会因为他喊他的名字而拉下脸。
许博远就不是很明白了,您说您,先撩对吧?但您这又是干什么呢?退怯还是啥。

许博远最佩服自己的优点就是该问的时候一点不纠结。
对,他去问了。

叶秋把手里草莓味儿的奶茶递给许博远,奶茶里还冒着气泡,热乎乎的。
面前人像是下了很大决心开了口,他说。

“其实我叫叶修。”
“我知道啊。”

许博远说。
END

评论(2)
热度(73)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