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子✨
南清欢。
很话痨。
是花心大萝卜。
唯爱情令我不死。
是个喜欢少女言情的人,喜欢改名字和头像。
人懒,更新时间很迷,也可能一直都不写。
沉迷玩乐。全方位吃瓜。




是无聊的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吃刀。
不定期删文。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甜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8-02-11

牵星。

法安。
男法女安。
青金法,我特偏好高马尾。
高马尾是世界的宝物,心疼鬓发。
思考了下小号写安法为了避嫌还是发在这个吧。
就是想看他们谈恋爱。
ooc突破天际。







牵星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十八岁的法斯法菲莱特漂亮的像个女孩子。




我从梦里醒过来的时候脑子还不大清醒,迷迷糊糊的坐起来朝窗户外面望去时候就看见了他。
我拉开窗户冲他喊了几句,他半天没听见,我没办法最后又大声的喊了几次,真叫人羞耻。
他这下总算是听见了,抬起头来冲我打了招呼,蓝紫色的高马尾在他脑袋后面晃来晃去的就像是个小尾巴——我觉得那样还有点可爱,当然只是有一点而已。



“又来找安特库啊?”我问他。
“是呀姐姐你看到她了吗?”法斯法菲莱特这孩子上道的很,一口一个姐姐叫的极为亲昵加上他那奇怪的慵懒尾音居然真就叫到了人心坎里去,直叫人抓耳挠腮。我用手托着下巴回头装作认真找人的样子随后转过来沮丧的给他摇摇头。
“没有哎,安特库今天很早就出去了哦。”
“啊是这样吗?”

“骗你的——!”
“就知道!”
“行啦等着,我给你叫她去。”



十八岁的安特库琪赛特漂亮的像个男孩子。
这话当然是开玩笑的,只不过是想要与前面对称一下而已。
我踩着拖鞋“咚咚咚”下楼的时候看见了她,她像往常一样老早的就起了床收拾好自己甚至还出去转了一圈买了早点回来,我满怀感激之情的接过她手里的热豆浆和包子顺便扫了一眼她。
是是是说起来现在是夏天了哦,是穿裙子的日子了啊。



安特库琪赛特站在镜子前梳她自己乱掉的那一点小碎发,银色的短发服服帖帖的紧靠着她的脸颊我甚至觉得似乎有光在她与镜面之间弹射开来,一如既往的黑色细高跟但是似乎并没有穿上袜子,这样就愈发凸显她那漂亮的脚踝。较短的蓝色裙子离膝盖有那么一小段距离,而裙子的内里似乎有星空浮现,裙子边摆是莲叶状,要是旋转起来的话一定会很好看。上身则是白色的短袖外披了一件蓝色的小衣服,但似乎袖子就宽松了些,这样就更让人觉得她的胳膊细了。
咦好心机。

我喝了豆浆慢悠悠的告诉她法斯法菲莱特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她被我突然出声有些吓到但立刻恢复镇定提着包往头上别了只发卡别住乱发就走了出去。

“二人世界打算做什么呢?”
“别这样说啦。”

看星星吗?
哎——咦。



法斯法菲莱特数到第一千只月狗的时候安特库琪赛特提着包出来了。
“等很久了吧?”
“没有哦。”
才第一千只而已法斯法菲莱特本人可是做好了数到第一万只的准备呢——虽说安特库琪赛特是不可能让他等这么久的啦,但总的来说还是法斯法菲莱特早到的原因,

“为了不迟到让安特库等待所以果然还是我早到些来等安特库好了啊”

是的这确实是法斯法菲莱特所说的话,时间大概是他们刚交往一个星期的时候,啊呀如果这话让别人比如说是凯恩戈姆听到的话估计是能讽刺他三天的吧。
居然坚持下来了呢真不容易哦。



“今天也去图书馆坐着看一天书吗?”
“可别挖苦我了啊安特库。”
法斯法菲莱特着实不愿回想昨天他们两个早上出门晚上回来期间全程都在图书馆里面对面坐着然后相顾无言默默翻书的场景,这样的话可就未免太糟糕了些吧!他痛定思痛然后告诉安特库

“那我们今天就看半天书吧。”



啧。
这种直男拥有对象真的是感天动地。

安特库琪赛特有点念旧,法斯法菲莱特也有点,但与其说是念旧倒不如说是讨厌麻烦,因此他们总是去同一家店做同一件事情三百六十五天风吹雨打雷打不动。
除非某天那家店关门了。
是,上次他们常去的那家奶茶店搬迁了让他们一度非常心痛在连续三天习惯性经过那里想买奶茶却发现没有之后他们不得不改变了日常行程。
就好比他们一直去同一家图书馆那样,以至于那里的图书管理员郭斯特已经和他们混的很熟,当他们推门进来的时候立刻抬起头来冲他们笑了一下。

“一下子就知道是我们来了呢。”
“因为高跟鞋的声音真的是太好辨认了啊。”
郭斯特小声的和他们交谈着,说了些有的没的就好比拉碧丝昨天晚上做了什么还有凯恩戈姆昨天晚上被人灌了酒吐到半夜今天早上完全叫不起来的事,说到这里郭斯特忍不住捂嘴笑起来,笑得眉眼弯弯,仔细看似乎还有酒窝。
超绝可爱。

女孩子之间似乎总是更容易有共同话题的,很快的谈话主导从法斯法菲莱特已经转换到了两位女孩子身上去,他倒也不在意自己被不自觉排除在外的事,打过招呼之后就去书架里翻找书看,前段时间脑子里一直都是考试时要相关的东西已经快要停止运转了,此刻他倒是想看点别的什么休闲之类的书。

因为之前提到过他是常客的关系,这里的许多书他都已经翻过,至少底下一些他是已经看过了,因此他便抬起头来向着高层处寻找或许自己会感兴趣的读物。
他在书架边上转来转去,伸出手挨个点着上面的书,似乎有点漫无目的的样子。
他看了好半天最后总算找到本或许会合心意的书,刚打算把它抽出来手却与另一只手相触碰,他转过头打算道歉,却发现另一只手的主人正是安特库琪赛特,这时候安特库琪赛特也转过头来看他。

“方才凯恩戈姆过来把郭斯特叫走了,那时候她正在说他醉酒的样子呢。”
“哇那郭斯特肯定惨了呢真叫人心痛。”
“我可完全看不出来你有心痛的样子啊,倒更像是幸灾乐祸的模样。”
“天哪别这么一针见血的揭发我啊。”

法斯法菲莱特这样说着把那本书取了下来递给安特库琪赛特但是被对方拒绝了,对方取下紧挨着的另一本书抱在怀里,法斯法菲莱特看不清楚她怀里的书题目是什么,对方捂的太实以至于他可完全观察不到了。
——就像秘密一样好想知道啊。
他只好打量自己拿着的书,书的封面是模糊的女人图像,这让他的眼睛略微难受,书名一眼扫过之后他看到书中间的字

“因为爱你,我变成了一个疯子”


“我使劲想,我还能给她什么东西。”
“她有了家产,有了钱,有了珠宝。”
“她还拥有我的思想、我的身体,以及我的心。”



是本爱情故事。
他起初还真没注意过书的类型,翻阅了故事梗概之后掀开书页却没了看下去的欲望——他止不住的走神,眼睛在书上心思却不知道飘到了哪去,他的蓝紫色马尾似乎因为没有绑正的关系以至于一直侧斜着耷拉到他的右肩处,微微偏头便有奇异的触感传来,怪不舒服,他这时候才感觉长发的不好之处来。
剪掉?
怎么可能啦。
他翻了几页后眼睛瞥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安特库琪赛特,他们总是喜欢坐在对方的对面,可能因为这样的话就只要一抬起头就能看见对方。安特库琪赛特看书看的很认真,至少法斯法菲莱特是如此觉得,何况对面的人无论做什么事都一直是很认真,这是她非常讨法斯法菲莱特喜欢的一个地方。
法斯法菲莱特注意到安特库琪赛特别在头发处的一只发卡,是深蓝色星星模样的发卡,样式非常可爱,它把安特库琪赛特的乱发压下去让它们平稳些而不是乱糟糟的翘起,当然安特库琪赛特也不会允许它们翘起,但是无论怎么说,深颜色的发卡别在浅发色的头发上总是极为突兀的。

为什么自己现在才发现呢?
恐怕是注意力全部都在思考该带安特库琪赛特去做什么上去了。到底还是无法做到一心二用啊难度太高了哦。
啊对,下午要做的事情,下午的话该去做什么事情呢?自己已经说出了只看半天书这样的话,虽说就算临时更改掉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安特库琪赛特也一定会毫不介意的同意但太损自己的面子了所以是肯定不可能的,看电影的话最近似乎也没有什么片子可看总不至于浪费钱去做无用的事,他拨弄着自己右肩的头发注意到它们有点分叉。
哦心痛。
这次是真的心痛了。
难道下午的时候要和安特库去理发店里做头发吗?喂这个也太丢人了吧!他不自觉的敲起自己的脑袋。



“在想什么?”
“想下午——啊没想什么,在看书,看书!”
“那你这本书讲了什么啊?”
“男女主谈恋爱。”



找个地洞跳进去然后把自己埋起来好了。他放弃挣扎抱着自己的头开始自暴自弃,安特库琪赛特合起了书用一根手指夹在自己看的那一页然后弯曲手指把书抱在怀里绕了过来坐在他的旁边。

“我看的这本书讲的也是爱情故事。”
“是嘛那安特库的书里讲的又是什么呢?”
“有一对青梅竹马关系不好,从小看对方就不顺眼互相斗气捉弄但其实私底下都喜欢对方但是双方都不知情,中间还有些误会剧情因为自尊也都解释不清,最后在悬崖边上快要一起死掉的时候男女主终于放下心结互相坦白的故事。”
“好艰难的故事啊……说起来我和安特库也是青梅竹马能像现在这样在一起中间也没有什么曲折之类的真是太好了啊。”
“是。”

安特库琪赛特笑起来,除去一般的浅笑外她笑起来时总喜欢用手捂住嘴,这让法斯法菲莱特想起古时候富贵人家里的小姐,也许她们就是这般冲人笑的,否则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才子心甘情愿为她们而折腰呢?
就像法斯法菲莱特心甘情愿为安特库琪赛特折腰。

他的目光最后又移到她的发卡上去。
他想出一个绝妙的好主意。



中午的时候他们一起去吃了拉面。
路上的时候下了点小雨,好在他们这里因为经常下雨因此他们都带了雨伞,因为法斯法菲莱特的雨伞相对较大于是他们最后共撑一把伞。



“还好带了,不然可就糟糕了呢。”法斯法菲莱特把伞稍微偏向身边人的位置,同安特库琪赛特说。
“是啊。”安特库琪赛特摸了摸自己的发卡冲他一笑,随后拉着他停下来给他指了指一旁的护城河,于是他们走到桥上面去。

也许他们出门的时候都应该多带点衣服,但是为了这样时不时下起的雨而那么大费周章果然无论怎样都让人觉得不值,不过真的遇到下长时间的雨的话还真是没办法的事。
好在今天安特库穿的并不是很单薄。法斯法菲莱特如此想到,尽管只穿了短袖的他相比之下更能称得上单薄更别提他湿掉的左肩。
但是似乎完全感觉不到呢。

他们趴在桥上看鱼,因为是夏天所以鱼仿佛也多了起来,他们肩膀挨着肩膀头挨着头互相倚靠着。
“突然想去游泳了啊。”
“那明天我们就一起去好了,原来的那家应该还没有倒闭。”
“别事先想到那么悲观的地方啊。”
“抱歉啊忍不住就想了很多的东西,这个地方改不掉还真是麻烦啊。”
“没关系。而且,不用说抱歉的。”

他感觉他们之间靠的更紧了些,他们脸挨着脸,中间痒痒的地方是他们的头发,河中的鱼混乱的游来游去也不知是因为兴奋亦或是别的其他的什么原因,甚至有一只还跃出水面来又迅速的投入河水之中,溅起水花荡起层层波纹。

像一颗深水炸弹。
等下这是什么奇怪的比喻啦。

但是法斯法菲莱特无心去看这些,他很在意那些瘙痒的感觉,他悄悄去看旁边的人,却发现他们的视线交汇。

“嗯安特库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呢?”
“什么事?”
“像我们这样站在同一把伞下面应该叫做什么呢?我记得好像有这么一个词可以形容来着。”
“这个啊……”

安特库琪赛特正打算告诉他,却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了。
她别扭的转过头去脸上泛起奇妙的偏粉色红晕,过了好会儿她才转过来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说到

“相思伞。”
“好不情愿呢。”
“没有的吧。”
“好吧既然安特库都这样说了那就是没有哦。”



拉面是热腾腾的散发着香气,他们依旧坐在对方的对面开吃之后双方都低下头安静的吃饭,外面还下着雨,一点没有要停的意思。
果然下午只能去看电影了吧,虽说打游戏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最后他们去看了电影。

这是法斯法菲莱特用头发占卜出来的,安特库琪赛特在这期间一直吐槽他为什么要用头发占卜,看上去有点傻。
在占卜的期间她甚至还在旁边拿出手机玩起了开心消消乐。

值得一提安特库琪赛特对于开心消消乐这个游戏一直有一种奇怪的执着,尤其是对于消冰块的关卡,法斯法菲莱特曾一直怀疑如果他哪天动了安特库琪赛特的游戏他可能会被丢出去。

虽说他才不会去碰这样的小游戏。
不过果然好在意哦满脸写着嫉妒我是不是你最亲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最后他占卜完的时候安特库琪赛特还没过关,于是他就在旁边看着她玩。
说起来安特库琪赛特已经打到六百多关每次开屏嗖的一下闪过去一排子的小灯笼让法斯法菲莱特看到眼花,但是安特库琪赛特还没玩腻,每天都在做着为拯救小动物而与里面的冰块进行艰苦斗争的壮举。
此处应该有掌声。
动物保护大使安特库琪赛特。
看了大概有五分钟安特库琪赛特的步数终于只剩下三但是还有两个位置不同的冰块尚未消除。

“移动边缘那两个怎么样?”
“……好像可以。”

过了,万岁。
真不容易哦。



他们看的电影还是爱情片。
三流爱情故事。原著小说背景设定男主个个帅过年轻时候的莱昂纳多李富过巴菲特总裁起来个个堪比李泽言,等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算了不管它,而女主角的设定闭着眼睛都能想的出来名不见经传颜值普普通通身高普遍不过一米六五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傻白甜的气息,当然电影中由于各路明星使得大家颜值均等了许多但仍然无法改变本质上的内容,还是透露出一股傻气。
而且这样的片子时常居然还是三小时。
不过这并不妨碍法斯法菲莱特与安特库琪赛特看的很开心甚至听完了歌词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的片尾曲而且还认真的考虑了男主角每秒财富加两千五百万女主要如何才能榨干男主的财产这种事情。
果然还是结婚最容易了。
这个共识好像有点不得了。



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时间是五点,雨已经停了下来,他们又四处走了走逛了一个小时,六点时天已经有点要暗的意思,旁边的小楼散着粉色的光,法斯法菲莱特吃着粉色的棉花糖把头发拨到背后去问安特库琪赛特要不要去学校玩一圈。
他想了想又补充说可以去学校的社团里去找找看里面的望远镜,晚上时候或许能透过那看到星星。

“可以吗?”
“应该是没问题的。”

于是他们就出发了。

说起来这所高中已经可以说是他们的母校了因为他们今年可就毕业了嘛,法斯法菲莱特笑着说起毕业典礼时哭的一塌糊涂的级长翡翠和安慰她的尤库,依依不舍与他们告别的摩根和透,以及兴奋于可以和前辈们同校的吉鲁空,安特库琪赛特也补充了几句别的小事。
“真叫人怀念啊三年的时间过去的可真快。”法斯法菲莱特说着心中涌现出了伤感的情绪来,他把头转过去看着快要全暗的天空,天边的一轮明月已经逐渐升起来了。
“是啊。”
“真可怕呢。”他不知为何突然这样说到。
“真好呢。”安特库琪赛特牵着他的手回答他。



比较不幸的是因为放假大门锁住他们完全进不去,最后他们又回到了桥边。
“好不甘心。明明好不容易才想到要和安特库做些什么不一样的事的。”
“会有其他不一样的事可以做的,不用太丧气只是刚好时间不对而已。”
“就算你这样安慰我我也还是很无奈啊,但是有下一次校门开了的话是一定会带安特库进去的,实在不行我们就翻墙溜进去。”
“那时候已经是大学了吧,我们可以去大学里面的天文社团而不用去高中的了。还有翻墙的话是会被老师责骂的。”
“这么一说还真是这样。”

法斯法菲莱特无奈的低下头看着水面,却像发现什么似的睁大眼睛,随后拉着安特库琪赛特和他一起看着水面。
“有什么啊?”
“有星空啊。”
倒映在水面上的星空。
倒映在水面上的安特库琪赛特与法斯法菲莱特的眼眸中。
即使不用站在高楼上也能够看到的绮丽的景色,此刻正浮现在他们眼前。
他们拥抱接吻,脚边盛开着鲜花。


有鱼从星空中游过,突然受惊的跃出银河的水面来,牵动一池星。
END.

评论(8)
热度(59)
  1. 星子✨ 转载了此文字
    写的超开心的短篇,难得能够不间断的写完一个故事。法安真的好好吃哦。
©星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