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子✨
南清欢。
很话痨。
是花心大萝卜。
唯爱情令我不死。
是个喜欢少女言情的人,喜欢改名字和头像。
人懒,更新时间很迷,也可能一直都不写。
沉迷玩乐。全方位吃瓜。




是无聊的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吃刀。
不定期删文。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甜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11-25

逃离

雷艾。
随笔之作,也是断断续续的写的。
没什么质量的脑洞。
随心所欲。
写的不成样子但还是想祝贺雷艾tag破100——等下老早就破了吧!
感谢你的阅读。





逃离



“或许更早以前我就播种了风雪,挟持你一同逃亡。”



“哎雷狮。”
坐在树枝顶上的少女突然就低下了头,眼睛亮晶晶的就像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盯着树下面坐着的你,双腿摇晃着以至于树枝被压的弯了下来上面的叶子掉落在你的头上,这样蒸腾了好一会儿,在你终于忍无可忍的时候她笑着喊到。
“什么事?”借着经验你着实不想再和她胡搅蛮缠,用了极大的自控力控制住自己把她从上面拽下来的冲动后便没好气的询问。
“没——什——么——啦。”



现在是从那个监狱里逃出来的第三百一十五天。
真是件好事情对吧,看看呐看看吧马上就能凑够一年了呀,真是神奇呢。
你脑袋上面还满是叶子,这倒是让你清楚的意识到现在是夏天了,强烈的阳光扰的你睁不开眼睛只好闭上,结果被照的反而有了睡意,连意识都迷迷糊糊的了。
真是大事不妙,原来还能有这么安逸的时候吗?这太叫人难以置信。
你就真的快要睡着的时候那个女孩子就又开始念叨了,她总是这样,突然喊你然后又笑嘻嘻的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说着没什么没什么啦的敷衍你。

无理取闹。

一开始的你还不会理她,全当小姑娘的无聊游戏,又或者说你根本就不在意她的举动,可是她却越来越放纵,有时你想冲她生气,却在还没开口之前就发觉自己的不对劲起来

——干嘛要和一个小姑娘置气?

于是你就放弃了,任由她去。虽说还是会感到生气。
等下这样不就太像小孩子了吗?
你呀。
你自然意识的到自己像个小孩子,决心把这个锅推给艾比。
没错全都是因为她自己才会如此的。

完美。





你们在赶路。
“第三百一十五天。”艾比趴在你背上说,“哎雷狮,为什么我们还没到啊?”
“这得问罪魁祸首了。”
“我这不正在问嘛!”
“哈?”你脚步顿了下做出有些不可思议的神情问她,“你的意思是说,我是罪魁祸首了?”
“当然,不是你还能有谁?”她理直气壮。
你便把她放到路边的大石头上,从她手上拿过自己的东西就打算走。
“哎等下等下,雷狮你是打算就把本——我放在这里吗?”
“啊?”你回头看她一眼,“对啊。”
“你难道意识不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吗?拜托啊你居然把全世界最可爱的我放在这里而且还是在受伤的情况下?怎么会有你这样不近人情的家伙呀而且你也不想想我是因为什么受伤的。”
“我想想。”



“难道不是你自己笨到平地摔吗?”
“等下不是这样的吧!”



非常值得一提,艾比小姐虽然平地摔的次数很多,但是这个还真不是因为平地摔。
这次是从树枝上摔下来。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反正是没见过因为一个野兔兴奋到忘记自己在树枝上面而摔下来的,怎么说呢,真可怜呢。
但还是先同情一波你吧,毕竟你的拖油瓶变成背的了,多累啊是吧。让我们为你颁发一个年度好人奖——



——等等好人奖什么的怎么能搬给一个海盗呢?就算是前海盗!





跋涉了三天之后你们终于到达一座城市,这时候的艾比已经可以自由走路了,你从杂物里找出一件黑色的大斗篷给她套上,笑话她这种身份被发现了你们是要被绑到中心处的绞刑架上烧死的。随后你把她的呆毛压下来把她的帽檐拉低又叮嘱她安静一些,便拉着她的手走到了守门的卫兵旁边。
卫兵只是例行检查,在你展示身份证明后就很容易的就给你放行,随后他们又问了句
“跟在你后面的这个小姑娘是什么身份?”

“是我的……”
“性\奴\隶。”

不,我不是我没有。
你感觉自己整个人脸上都写着变态。

“所以你刚才在乱说什么啊?我的性\奴\隶?我是那种贩卖十四岁少女的变态?”
“啊呀只是随便说说的啦,这不都是为了帮你吗?”
“帮我的方式就是让我成为一个变态?”
你还没有这么生气过,但与其说是生气倒不如说是羞愤,这听着简直像是形容哪家大小姐的,不过还真就是这样,你是觉得自己和这孩子待在一起的每一天都仿佛智息。
是了,生动形象。





“城里有卖苦瓜奶茶吗?”
“没有。”
“那有苦瓜蛋糕吗?”
“没有。”
“这个城市里怎么什么都没有?”
“因为我们是人类啊。不要把你的斗篷脱下来,尖耳朵露出来了。”



“我们现在做什么?”
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市集,城市的话到底是比乡村热闹,沿街叫卖的小贩摊上的商品叫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艾比原先只是被你拉着走看着旁边的东西,最后反成了她拉着你四处转悠了,一会儿瞅瞅东家一会儿看看西家,当年的人类发现精灵族那片富饶的大陆的时候或许也是这样新奇吧,你看着她就如此想到。





“从欲望开始。”
“随后就有了战争。”

这是在船上的时候卡米尔同你说的话,那时候的卡米尔大概十五岁吧,手里拿着本不知道从哪来的书同你讲上面的事。
不过那时候的你并没怎么听。





“这就是人类呀。”艾比小声的与你说。
“这就是人类了。”你说,把艾比从拥挤的人群中拉出来,走进一家店里去。你们的旅行还没完,不久便要启程,因此得买些东西来备着。
“可以买点白色的上面有草莓的那个吗?看起来很好吃。”
“把你卖掉我们就可以去买那个了。那是草莓蛋糕。”
“哎哎哎把我卖掉?!”
“声音别那么大。”



你觉得自己的语气像极了当年皇宫里头那个古板木讷的老先生,他总是抱着书声情并茂的朗诵着距今不知多少年前的东西,反正你是一句都没听懂,虽然可能是因为你根本没听的缘故。
老先生的书拍在你脑袋上的时候便是用这样的语气指责你的

“三皇子殿下,别走神。”





你最后还是给她买了,她一直盯着那块蛋糕,看起来模样怪可怜的。
这叫你想起卡米尔来,居然心软了。
啊好像想起太多次卡米尔了,你坐在旅馆里清点着东西,一旁的艾比小口的品尝着草莓蛋糕,她没吃过那玩意,礼仪也用不上,于是就吃的满嘴奶油,邋遢的像是哪家山沟沟里跑出来的小野人。
或许还真能说是山沟沟。





这座城市的旁边没有海。
小溪倒是有上一条,恰好就在你们所住的小旅馆的后院,从另一侧的窗户里就能望见,你对海总有种深刻的感情,没有海的时候就看河流,没有河流的时候就看星空,没有星空的时候——
不存在的。

你晚上的时候做了个梦,你梦见自己在海边望着没有边际的星空。
说来奇怪,梦里的人一般都不会知道自己是在做梦的,可你却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正处于梦境之中,你环顾四周,什么都没有,随后脚下一凉,涨潮了。



你沉入海底。
也许是因为在做梦的关系,你在海底也能呼吸,鱼群从你身边经过,璀璨的珊瑚丛变成床的形状,你正打算坐上去,又被突然送到了海平面上,海水又把你丢在沙滩上。

“你在这里做什么?”有人站在你身后问他,他回过头,看到穿着华服的艾比。
“做梦?”你歪着头回答。
“那还真是神奇的梦境呀,所以你就是因为做梦到这里来?”艾比同你一起坐在海边,你看着月亮艾比看着海洋的远方。
“是啊。”你点头。
“我父亲告诉我人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所以你肯定是为了什么到这里来。”

“你肯定有什么想看到的、想知道的事情藏在这里。”
“梦境是反映内心的地方,你心里有什么,你梦里就有什么。”
“哎?你梦里有我呢。”

艾比突然反应过来似的冲着你说,你看着她,脸上露出惊异的神情来。
随后你醒了,你听见河流的声音。
你起身,看见艾比趴在窗户边看着窗外的星空,你从来猜不透她在想什么,本打算翻个身接着入眠,却听见艾比问你。



“雷狮,你当初为什么会带我出来啊?”
“这个问题解释过了吧?是因为你很像我弟弟——”

一点都不像的吧。

“——我需要一个弟弟。”
这是你改口后的答案,艾比曾嫌弃你觉得你在说她像个男孩子,与你冷战了两个小时。
非常不容易了,两个小时多长啊。

“是这样吗?”
“怎么会想起来问这个?”
“……”



“我以为你想杀我的。”
“我是那样的人,但是我不一定就一定会杀掉你,或许我会选择在你第一次把树叶放在我脸上的时候那么做。”
“……等下你这样太过分了你是恐\怖\分\子吗?”
“我可没说过我是好人吧。”

她生气起来,抱怨着你的种种不好又夸了夸她自己是多么可爱你怎么下的了手的这样的话,你觉得她吵,躺倒床上用被子把头蒙起来做无声的拒绝。
她自言自语了大概有十来分钟。
你已经接近睡着了,最近真是安稳啊,果然在旅馆睡觉是比在外面要轻松的多,啊这可是享乐主义不符合你人生追求的。
不过偶尔沉溺一下也没什么。
只要能起得来就好。



“其实你的同伴们他们——”
“别说啦。”



你又睡着了。

又下了大雪,海面被冻住了。
原来海上也会下雪吗?这是你第一次知道这样的事,你的船艰难的破冰航行。
卡米尔皱着眉计算着你们的余粮,佩利吵吵闹闹的在一旁与帕洛斯争辩着什么,你坐在船头慢悠悠的打着哈欠。
似乎是很久以前的景象。
现在已是夏天了,上一个夏天你们踏上了精灵所在的大陆,这一个夏天你挟持着精灵国的公主逃亡。



你梦到你与艾比坐上马车,颠簸的旅途中你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白雪皑皑的景象,你看到故国的风雪。





“有些梦里我是个错误,但此刻仿佛衣锦还乡。”
END

评论(6)
热度(33)
  1. 星子✨ 转载了此文字
    也许正是因为塞进了太多自己的东西才会让人难以理解吧。明明只是需要言语解释的东西但却不愿意去解释。
©星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