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高三长弧群众。



是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11-11

默。

雷卡。
考前攒人品。
写了这篇就可以理直气壮的继续跳坑了[buni]
感情线依然基本没有,依然是自己写的开心不管别人丧心病狂。
依然很多借梗,如果能被看出来的话。





于是你现在被埋在深雪之下。

是的啦是的啦,厚厚的硬邦邦的白雪把你整个儿的给埋住了,你那小小的身子现在就被埋在这底下,也许会成为化石琥珀什么的也说不定。
啊呀,超大型又超重的琥珀。
也不一定,万一超轻呢是吧?这得看你的心情了。



你的意识模模糊糊的了,周围是极冷的以至于你无意识的瑟缩起身体来,最后的形状就仿佛是母亲子宫里的胎儿那种模样。
想要开始新的生命吗?
你是怎样想的呢?好吧我们都知道,你现在没法思考,要是你清醒的话,你会选择什么呢?
这谁知道呢。你自己都不明白的吧。
等下等下这孩子可还没死呢怎么就说起这种话来了,稍微注意一下好吧!



瑟缩是毫无意义的。
你自己也晓得这个道理,但是你还没醒过来因此身体的本能依然促使你蜷缩着,因为这底下就真的是太冷了啊。



“冰冷的仿佛心脏也在向胸膛里瑟缩着”
这是十三岁时的雷狮告诉你的话。
你们手拉着手互相支撑着站在车站,周围车来车往,呼出的气体在空气中只瞬间就化成白雾消散在空中,雷狮搓着手,单薄的衣服抵御不住寒风的侵袭,被吹的鼓鼓当当,被包裹的厚厚的你无声的站在一旁拉着他的手,抬起头来看着他,雷狮停了手中的动作这样笑着告诉你。
你眨着眼睛不甚理解。

你只觉得茫然,早年的时候你还只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子,自是什么都不晓得的了,你那时候关心的是下一顿他们吃什么,你觉得雷狮的手冰冷,又看到雷狮的眼睛红通通的,那让你记起新年时喜庆的鞭炮,母亲抱着你的眼睛也是红通通的跪着祈祷

“愿一切都能好起来。”



可惜她去世的很早。



“为什么眼眶是红的呢?”
“因为很冷啊。”

雷狮回答你,声音很大,风把他的声音吹的七零八落听不清楚,你却觉得他音调怪异,但最终还是把脸埋在红色的围巾里闭上眼睛,母亲曾告诉你等到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切都会好起来,你相信她。
雷狮也这么说。
你相信他们。

如果你这时候醒着的话是否就会觉得自己的眼眶也是红色的呢?啊没有镜子,如果有镜子就知道了,不过反正也没醒来就别在意那么多了,想点开心的事吧?




如果这时候能从这厚厚的雪下面爬出来就好了。
如果你能爬出来的话,就会看到外面的深蓝色的星空,你记得十五岁的雷狮带你看的家门口的大海,漂亮的深蓝色卷着星光的波浪真的是一生令人难以忘怀的美景。
你们是偷溜出来的,收养你们的姑妈是个脾气暴躁的老妇人。她一个人住在一间简陋的平板房里,每天都按时洗漱吃饭浇花睡觉,她一个人读书看报,头顶是昏黄的灯光让一切东西都变得朦朦胧胧,她一个人过着平静的生活直到你们的到来。
你们确实给她添了不少乱子,折断她的花踩脏她干净的地板,弄乱她精心整理好的书,以至于这老妇人被你们逼的脾气暴躁起来整天念念叨叨骂骂咧咧,整个人都有了一股市井烟火气息,但却从没赶你们走并在你们祝她生日快乐的时候哽咽着说她爱你们。
你最喜欢看她在晚上就着昏黄的灯光读书的时候,她喜欢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翻阅古老的书籍,那些书已有年代,建国之前的繁体类的书里面包含不少,你读不懂,她便接了过来一字一句念给你听。后来养成了习惯,索性无论什么书都念给你听。你喜欢极了她带着老花镜给你念书的模样,她说她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她这么说的时候脸上流露出与年龄不相称的少女的害羞神情,你想你相信她的话。
你已记不清她都念了什么,她念得太多了又太杂了,她喜欢诗与海洋,于是你们便住在大海的旁边,听着潮汐的声音入眠。
雷狮指着大海告诉你他将来要成为一名海盗就在这片海域,你想着那样他是会被抓起来的然后点点头。
毕竟你习惯性的顺从他的意愿。
晚上时候是会涨潮的,你看着海水漫过自己的脚底淹没过脚踝,脑海中猛的萌生出就这样一辈子在海里也不错,心里居然认同起雷狮的想法来,等下,你心里讶异,这可不就太糟糕了吗?





外面在下雪了。
你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躺在深雪下面,真是安稳的叫人嫉妒。
姑妈去世也是在白雪皑皑的一天,老妇人的生命就像摇曳的烛火,油已经快要燃尽了。老妇人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你坐在她的床边脸颊靠着她粗糙的手,那是她一生不幸的见证。
那曾是一双白皙柔滑的手啊。
那曾是一位风华绝代的美人啊。

你突然就觉得很想哭,可你的嘴张开又闭住想露出笑容又鼓起腮帮子,看起来滑稽而又可笑,窗外面的花丛的花早已经凋谢了,你看到雷狮的眼眶发红。
你把自己的围巾递给他,因为你想他可能是冷了。

老妇人又开始给你讲故事,她的话已经说的不利索,你甚至听不清她在讲些什么,你只听得她念叨

“白雪啊。”
“白雪哟。”
“可怜人哟。”

声音像是呓语,你居然不知不觉入眠,醒来才发现老人已经离开,永远闭上的眼睛再也不会睁开,你再也看不到那双紫色的眸子带着温暖的笑意注视你了。
她去的很安稳,嘴角还带着笑意。
“以后就是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了。”
你觉得“相依为命”这个词用的很好,但是你仍旧只是点点头,你总是那么不习惯于表达自己的情感。
早餐是老妇人前一天做的稀粥,被雷狮凑合着热了之后可以入口,你捧着自己的碗小口小口的喝着,桌对面的雷狮大口的喝完了一碗擦了擦嘴,你看到一只蝴蝶飞过门槛停留在冲破白雪覆盖绽放的一株花上。

“看,姑妈。”你说。





你现在在雪下面已经很久了。
一个人在雪底下能活多久呢,这种事谁也不知道。可以说,你现在正逼近死亡。
那是个多简单的词汇啊,好说而且好写,做起来也相当容易,你是否有想过死亡呢?

当然是想过的吧。
可是当你这么想的时候,有人就告诉你了,他说你不准死。
他说你不准死,语气霸道而且强硬,一如你从小到大所认识的他那样,他永远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事,你觉得他并不理解你。
可你在看到他如落霞般紫色的眸子时你改变了想法。
你该晓得的,他是最了解你的人。

“如果没有支撑的话,那就让我——成为你所存在的生命的意义吧。”

他们都太孤单了啊。
他们相依为命。



轰隆隆的声音很吵啊对吧,人声嘈杂的环境你最不喜欢了对吧?
也许这时候的你正无比期待听见这样的声音吧。
不要死呀,不要睡呀,请再撑一会儿吧。
无论为谁。

睡梦中的你似乎梦到什么露出笑容来。
请你睁开眼吧,睁开眼的时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你想起以前被教的诗,那时候的雷狮在研究着做饭,老妇人躺在破旧的藤椅上带着眼镜看着书,神态安详。你抱着小板凳坐在藤椅旁边,远处传来或许是天国的梦语:
就此刻——







——仿佛衣锦还乡。
END

评论
热度(16)
  1. 目之所及 转载了此文字
    近期写的很开心很自我满足的故事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