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高三长弧群众。



是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10-28

想要一颗不会损坏的心脏

雷卡。
短。
随笔与摸鱼与意识与随心所欲胡写。
有原创角色出没注意。


想要一颗不会损坏的心脏




“今天是第七天了哦。”
艾拉笑着对我说,她坐在我的旁边数着小小的玻璃球,玻璃球里面的颜色多种多样而且极为好看,漂亮的就像她的眼睛那样,虽然很漂亮但我仍是不大喜的

——反射出来的太阳光着实恼人。

是的是的,就像我刚才所说的那样,这玻璃球反射出来的太阳光实在令人烦躁,她没有拉上窗帘以至于窗户外面的阳光争先恐后的往这个它们平日里没有机会钻的小房间里面跑,也不知是不是当年的外人们看到新大陆的时候也是这副急不可耐的模样,但是啊但是啊卡米尔你这家伙啊!

你这家伙啊——

不要总是把自己带入到书里面的故事呀!



该是什么故事呢?小人的王国还是巨人的世界?冰雪覆盖着的湖泊中间沉睡着一颗跳动起来“噗通噗通”的心脏,春天还远着那在这个永远都是冬天的星球上怎么会有太阳的啦你想清楚点啊!
喂,醒醒啦,王子该出场了哦,快穿上红色的舞鞋吧。



玻璃珠在阳光的照射下荡漾出黄色的光晕来,于是书本上就突兀的出现了漂亮的金色弧线,我本打算抱着书转个身,结果还没来得及转呢反被人把书抽走了。

我有点生气。
我特别生气。
我就生气的抬起头来。

“在看些什么啊卡米尔?”
“……闲书罢了。”

还是不生气比较好。
我这样回答着他从床上站起来去够被他拿在手上的书,他有了坏心眼便站的高些一直放到书柜顶上头,然后把手抽回来笑着看我。
所以他该是有多无聊啊,我是没心思再与他做无所谓的玩闹索性躺到床上把被子拉起然后躲进去,白色的床单与被套看起来真是碍眼,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我觉得自己手背有些疼痛。
我稍微抬起一点被子好让我不喜的阳光跑进来以便我能够看清我的手背上发生了什么,真正这样做了才注意到它是正在出血。




我这才记起自己是病了的,在输液。
我从被里像沉睡了千年的乌龟探出头来那样钻出来躺好,艾拉小跑过来——刚才雷狮进来时她躲出去了虽然雷狮现在还站在我旁边——用棉棒替我止血,然后重新把针头刺进去。
艾拉的手抖得厉害,我看她戳了好几次都没戳进去就转过头对旁人说
“大哥你先出去吧。”
他就生起气来了,就像是案板上的活鱼——请等一下我只是想表达他不情愿的模样因为我没见过鱼——一样满脸的不情愿,他睁大了眼睛看着我,说卡米尔你这是在叫你的大哥出去吗?

果然还是觉得用没见过的东西形容他非常的不恰当啊,要不说成装满了水的热水壶烧开的模样怎么样?不过他好像不会喷水。
海上的男人.jpg。

我走了会儿神考虑了一下到底用什么比喻他比较好,但是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回过神发现他还在等我回答。
于是我斟酌了一下我的用词。

我说是啊。
他要变成苦瓜了。

我没吃过,但我觉得这样说他应该很合适。



一旁的艾拉小姐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把针头戳了进去,可喜可贺我得救了。
心里全是高兴脸上也写着——脸上不写着高兴。
艾拉小姐收起她的玻璃珠就逃跑了,跑的快极了,有羚角号最大马力那么快,真的,我能看到幻影,也许她能改变这个世界——

我可能是个写小说的人才。



“卡米尔我可是在关心你啊。”
“嗯我知道大哥。”

兄弟感情太让人感动了,我想着自己生病的缘由愈发如此认为。
为我们虚假的兄弟情谊干杯。
下一次就请由我来扮演暴躁的反派角色把你放到寒冰湖里面吧。
你只需要呆几百年就好。
当然是开玩笑的。




“卡米尔。”
“嗯?”
“快点好起来吧。”



他突然这么说,然后站在了阳光面前。
啊是,他也会发光了。
我也讨厌他了。

是的。
非常讨厌啊。



心脏某个部位疼痛起来,我摸着胸口的纱布露出笑容。
麻醉药的糟糕之处就在于此。
END

评论(4)
热度(14)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