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高三长弧群众。



是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10-01

iの行方

@脑了个坑
感谢太太给的授权写的这么渣真是不好意思!
写的很开心。
接下来就继续潜水了,希望有人还能喂我粮吃,每次写他们都少女心泛滥,这次也是,我果然是个少女文写手www。
剧情跳跃飞起,与前几次写的风格不大一样而且我写到一半去看别的书了xxx。
bgm:iの行方   非常温柔的歌曲❤。


iの行方

那个孩子,被称作“神的女儿”。


雷狮始终觉得照看人是件无聊的事,这么想的他这时候正端着堆满各类药品的盘子走在医院的过道上,旁边人大多是难过的表情,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盖过了刚送进去的车祸重伤病人身上的血腥味儿,这让雷狮嗜血的心情略微平静了许多,他已经很久没再见过那些东西了,久的已经快要忘记他开始的身份了。
最后他在某个病房门前停下,确认了早已烂熟于心的门牌号,推开门走了进去。

“哈!本小姐告诉你们哦后来男主角——哎哎哎雷狮?”病床上穿着病号服的红发女孩子正兴高采烈的给临床讲述着她能从脑海里搜刮出来的东西,嗯大多是少女言情小说,一看见雷狮进来整个笑容都僵在脸上立即转成正襟危坐的样子。这让雷狮惊叹她的速度至于感觉颇为有趣。
“医生早上好。”
“早上好啊,今天有按时吃药吗?”
“……有药吗?”
“啧,你猜,反正我手上还有不少。”

雷狮很乐意陪面前的这个小丫头玩一会儿,毕竟这是他目前生活的唯一乐趣。他从药罐子里倒出来一堆子药又放了一杯热水随后一起放到这孩子面前。他长得好看,这时候又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简直就像是落入凡间的天使——

呵。

最后女孩子只能在周围慈爱目光的注视下屏住呼吸一口吞掉了药片们,随即她喝了一大口水,满脸都是不情愿和受到凄惨折磨的表情,这让给她冲药剂的雷狮觉得无奈起来了,他可还什么都没做呢。

“用得着这种表情吗?一副我怎么怎么害你了的样子。”
“别提,本小姐要回想一下男神的脸回血。”
“我长得不够男神?”
“……跟安迷修差不多吧。”

雷狮觉得自己脸都绿了。
绿的就像是卡米尔每天都去浇水的那株仙人掌,除了自己不会长刺。
也不需要浇水。

……大概不会。
他依然保持着笑眯眯的表情问道

“你认真的吗?我,和安迷修那个家伙?”
“虽然你们俩是不同风格的,但是都差不多啦。”

女孩子笑得非常灿烂,语气也异常笃定,笃定到雷狮也有一瞬间的错觉然后居然相信了她的[胡言乱语]。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雷狮没有再搭理女孩子,径自推开门走了。女孩子看着手机里男神的照片,心里得意于今天没有被没收手机的事,也没注意到对方的不快,直到她旁边的人吃完一口瓜,悄悄地戳了戳她的胳膊。

“你不觉得,他生气了吗?”



其实雷狮出了门以后只生气了五分钟就不再生气了,他自己是向来不屑于为这种小事而生气的,所以他在经过了一个转角处就忘记了这件事情,然后继续按照名单去一个个检查各位病人。
直到所有事都完成之后他才猛的记起自己今天忘记去没收那孩子的手机,于是他就又走向那个病房。

“刚才忘记了,你的病并不允许你这样一直玩手机所以……”
“哦……给。”

很不常见的他的话都没有说完对方就按下关机键随后把手机递了过来说着日常的“不可以偷看里面的东西”这样的话,这让雷狮颇为吃惊。毕竟这孩子也可以说是这一块儿的小祖宗了,安迷修让身为实习医生的自己来主管她的事本来就是带点让他吃吃苦头的想法,雷狮也确实在她身上吃了不少苦头,又因为顾及对方的病情而不能发作,每天面对她的那些时间里其中最麻烦的款项之一就是没收她的手机。

“怎么,终于开窍了?”

雷狮觉得自己的语气里颇有一种我家有女初长成的意味,满是欣慰。女孩子转过身去背对他,却不小心扯到手臂上链接的输液管,尽头处便有红色的血液攀升起来,忽上忽下的,或许是被扯痛了,女孩子龇牙咧嘴起来,雷狮看着她这幅模样,想起猴子来,这想法可真不道德,那就说小老鼠好了,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吧喂!

他走上前去把她身子转过来叫她躺下,又替她重新弄了一遍,她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把针头拔出来又插进去,白皙的手上黄色的印记和创可贴留下的印痕以及多处细小的针眼还清晰可见,她念叨着这样就不好看了将来怎么和男神牵手然后就因为疼痛脸又皱起来,脸都凑到一起,还是让人觉得丑的像个猴子。
雷狮做完之后拍拍她的背,说了几句从其他医生那里学来的宽慰话,他还是不大擅长应对这种事,话说的别扭至极,女孩子虽然还皱着脸但还是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像往常那样嘲笑他的话。
得了吧雷狮,平常你就很受够她了,好不容易对方态度好一点你居然还怀念起来,莫非是受虐狂不成?
雷狮摇摇头就往外面走,也没有再补充什么,脚步飞快,他还有其他一堆事情要去做也没多少时间去考虑自己的事,要关上门了才听见里面的女孩子大喊道

“好了好了别总面无表情的样子,我说你比安迷修好看行了吧?干嘛那么在乎自己的事和那家伙的事啊!哎你听见没有啊……”

语气最后弱了下去,雷狮又把门拉开一条缝冲里面说

“算你这家伙有点见识,我自然是比安迷修那家伙好看的多了。”
“啊对了。”
“不要声音这么大,会吵到别的病人休息的。”

他倒没有注意到自己是笑着说完这些话的,他只是迅速关上了门,他晓得最后这句话会惹里面的女孩子生气然后又数落起他来,他可没那么多时间呢。
不过这些话有机会的话可以找安迷修炫耀炫耀。
他想这种事情居然想的出了神,可见他对安迷修的怨念之深,虽说这里面也包含有他曾经慢长的几百年之中无事可做的场景,高大的台子深不见底的悬崖长长的锁链与百年难熬的孤独,那曾在一段时间将他几乎彻底摧毁。
然而最可笑的莫过于某一天替他斩断这锁链的不是卡米尔不是自己信任的人,而是安迷修。



好像有那么一种说法,说医院是最接近死亡的地方。因为这里充斥着绝望,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人在这里死去回归天堂,雷狮对此不以为然。
如果只是祈求着神的祝福,如果把希望寄托在那种东西上面的话到底又有什么用呢?——且不提他们会不会听,就是真落到他们耳朵里,也只会一笑了之吧。
反正那就是神明吧。
他带着自己恶意的揣测,这大概源于他从小从周边环境中得来的教育,毕竟那种地方是没人待见所谓神明的。
用更通俗一点的说法,大概就是上帝与他的天使们。



他有好些时间没睡过好觉了,每次都在迷迷糊糊的睡了两个小时之后被人叫醒去忙碌于新的事情,很少有闲的时候。但也不知怎么的,最近他突然有了那么点宽松的时间来可以做点别的事情。
说是做别的事情其实也就是陪着名叫做艾比的女孩子——啊对就是我们前面一直提到的那个孩子出去散步,雷狮本就没什么学历安迷修能为他招揽到在这里的工作就已实属不易,这次来了从隔壁大学实习的新生,加之恰好最近比较稳定,虽说只是比较但也足够给雷狮找点其他的事儿干了。



散步的时间是每天两小时,安迷修作为对方的主治医生把时间选在了最晴朗的午后,因此每到这个时候雷狮都会牵着艾比把她从烦闷沉重的病房里带出来,大概穿过那么两三层五六层楼,就到了医院后面的休息场所。



前几日都是大晴天,阳光明媚让人看了就有种好心情,雷狮用绳子牵着艾比的手腕拉着她走然后被她教育了一通两人位置转换就变成艾比拉他了,这下不爽的人就成了雷狮,他觉得自己虽然现在屈居人下,但也不至于让这么个小丫头像遛佩利一样去溜自己,他以往的宽广美德大概是在那几百年之中消磨光了,现在居然对一个小丫头也都生的起气来。
艾比没察觉出来,她眼里全是坐在长椅一侧陪着自己同伴说笑的金发少年,她拉着雷狮走到一个阴凉地,那里恰好在一棵树的背面挡住了他们两个,艾比就从这树后面偷偷探出头来看着那边的人,看着看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居然松开了他们之间的那一条线想要走上前去。
雷狮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身体比行动反应的要快很多,在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与艾比视线交接了,女孩子红的像是好吃的浆果或是漂亮的玛瑙石那样瞅着他眨了几下笑嘻嘻的把手腕挣脱开来了,动作娴熟,也许她当初也这样无数次松开自己旁边人的手,不是也许。
雷狮却再一次抓住她的手,这次是在有意识的情况下完成的,艾比有点生气摆出很凶的表情看着他。这下她不皱眉头了,也许是因为被雷狮说丑,她把腮帮子鼓起来,那像包子。
雷狮觉得自己有点饿了。

最后艾比也没能去看她的男神,她一脸怨念的坐在雷狮旁边心不在焉的看着绿草如茵的地面,过了一会儿后又恢复了活力拽着雷狮的手腕跑到河边去玩水,带有些许恶意的把水泼到雷狮的身上,这莫名激起了雷狮的性子,他也开始做这些幼稚的事但还是刻意少泼到她一点。
于是矛盾就化解了。
真是好哄的家伙,两位都是。



送她回去时雷狮居然有希望她的病不要好起来的诡异想法,自己大概是疯掉了,他拍拍自己的头,打了个喷嚏。

后来他们出来的那天下了大雨,是突然下的,开始很小很小的一点,然后迅速扩大起来,雷狮便用自己的衣服给她挡着,这时他才发觉这衣服的作用,他们迅速的跑到一个屋檐下面,位置不大,但是刚好够他们两个人。艾比只穿着单薄的病号服,见她瑟瑟发抖,雷狮就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给她,又把她抱住。

“你不会生病吗?”
“当然不会,我可是恶魔啊。”
“恶魔?”

雷狮绞尽脑汁的想着解释的办法,他真的只是一时口误才说了出来,自己这样子看起来还真是蠢极。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想解释的借口,艾比就抓住他的手,少女的体温通过手传到他的心底然后在他还愣着的时候松开又拽了拽他的头带——虽然一直没提但是他确实是带着个很蠢的星星头带的。

“怎么?难道你就不怕我是个怪物,嗯?”
“不可能是怪物的吧,你看,明明手心是那么温暖啊,本小姐说的绝对不会有错的!”



结果雷狮回去后没过多久就感冒了,艾比小姐送了他一颗糖表示安慰把他推出门去叫他好好休息休息,雷狮还没来得及问她哪来的这些不允许她吃的东西门就被关上了,他倒是不知为何觉得艾比的脸更苍白了点。
大概是幻觉,她只是病的严重所以才成为常驻病患的,他如此告诉自己,头却还在发晕。



安迷修非常通情达理的给他放了那么几天假让他休息休息,雷狮索性过了几天清净日子,不过倒是经常想起艾比,他索性就多想一些,结果日子也都过得快起来。
那真是有意思。
雷狮这几天可以说悠闲至极,看到安迷修也不恼,只是在最后一天的时候听他提起艾比才与他攀谈起来。

“为什么她被叫做[神的女儿]?难道你不觉得艾比小姐非常可爱而且善良吗?这样的孩子,就像是上帝最喜欢的那个孩子落到凡间里了,也许正是因为她是神的女儿,所以神才会这么想要把她带回来啊。”
“你这话我听着好像不太对吧?”
“……我觉得我意思好像已经表述的很明确了,也许是那段时间过得太长你的很多能力都出现了退化吧。而且人间界确实是个好地方。”

雷狮是不喜提起那段日子的,虽说他现在已经不再是那个恶魔中的王子,但还是难免为这种事生气,安迷修摇摇头说他还是个固执的孩子。
这可真不是什么夸人的词汇。

艾比的病房移到了更高的一层,这时候雷狮还是被要求照顾她,只是不再让她下去了,她觉得无聊,便与雷狮攀谈起来。
雷狮虽然还处在与安迷修的胶着状态,但并不会把自己的情绪发泄给无辜的人,他们什么都聊,从少女言情聊到金发少年,最后居然提到神明来。雷狮便询问艾比是否有那么一段时间怨恨过神的不公,女孩子听了他的话后笑起来

“怎么会啊?”
“能活在这里,难道不就是神赐予来的最好的礼物吗?”
“也许会难过于自己的疾病,但是也正因为这样才能遇见男神,遇见安迷修那个笨蛋家伙以及遇见你呀。”




“本小姐可是神的女儿啊。”
“是绝对不会哭不会难过只会笑着向前的人啊。”




神的女儿这样说着哭了出来,从小声抽泣变成了嚎啕大哭,最后她把眼泪抹掉,又开始笑起来。
她说

“今天是个晴天呢。”

雷狮不知怎么的跪坐在地上,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神的女儿走上前去,她走起路来轻飘飘的,仿佛下一秒就会飞离人间界似的。



最后她在他的额上落下一吻。
那是神的女儿对恶魔的救赎。
END

评论(23)
热度(54)
  1. 芜名氏目之所及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他妈现在才看见我来给大家表演一个原地爆炸啊@*$%#+^%……!!!!写得简直太棒了为您打call...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