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高三长弧群众。



是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9-23

如果能够成为你的心脏的话。

有点意识流。
是一个随笔。
诈尸一波。

写的时候其实心情不大好,来来回回删了多次也不知道能写些什么。
最后写的也很胡乱,看看就好了大概会删。
大概是个废人.jpg。





绿谷出久有一个秘密。
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虽说这样不切实际而且无味的秘密,是不会有人想要知道的。

他没有心脏。

他的左心房空空荡荡的,那里什么都没有,他听不见心跳声音,他麻木而茫然的站在那里,当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运作着的时候,他听见奇怪的音色。
“咕嘟咕嘟”
这是难为情啊这样像是把气球灌满水吹起来的声音,又或者是爆豪胜己手里橙子汽水摇晃的声音,真是太难以说出口了啊。

可是绿谷出久还是每天都过得很开心,他每天都在帮助别人,当他听见别人对他说着的感激的话语时,胸口处也会有“咕嘟咕嘟”的声音,而且还要猛烈一些。
就像是泡沫爆炸掉啦,在密闭的胸腔之中。
啊是谁家的水烧开了啊?
是绿谷家的哦,滚烫的血液就快要发出轰鸣声了呢。
是这样的啊。

虽然做体检的时候也能够看到存在于自己胸腔中的那颗心脏,与常人无二,可绿谷出久到底也还是会有那么一丝微妙的情绪。
是吧,还是会难过吧。



绿谷出久一直小心翼翼的隐藏这个秘密,直到某一天,轰焦冻知道了这个秘密。
对打训练中势均力敌最后双双摔倒在地的两人,绿谷出久倒在地面,轰焦冻摔在他的身上,头靠着他的胸膛,一瞬间居然有点像恋人相依的样子。
这个想法可不太好啊,绿谷出久如此觉得,心思紊乱居然忘了从地上起来。他脑海里还在神游,耳机里传来欧鲁迈特关切的声音。
绿谷出久说没事,便询问起轰焦冻的情况来,轰焦冻趴在那里,过了好半会儿说了一句

“我好像听不到你的心跳声。”

绿谷出久心里一惊,把轰焦冻扶起,颇有些尴尬的找了个话题搪塞过去。
随后在接到欧鲁迈特要求他们回到队伍时转身就跑,还用了能力,跑的飞快,只消一会儿,轰焦冻就看不到绿谷出久的身影。

他茫然的站在原地,却突然想起溪流来。
水声潺潺。




再提就是很久以后大概是有好几个月的事情了,天空中下起了磅礴的大雨,那时轰焦冻正与绿谷并肩而行,他们正打算着学园祭要买的东西。
雨滴先是一点,落下来打到绿谷的肩头,沾湿了他的衣领,随后逐渐变大,绿谷出久拉着轰焦冻跑到不远处的车站下面躲雨。绿谷出久看着地面上逐渐由汇集起来的河流,心里盘算着下一步的打算,好不容易想到不会淋湿的太厉害的方法而转过头来打算与轰焦冻商量的时候,看到轰焦冻从他的书包里拿出一把雨伞。
挺大的,大的不知道他怎么放进去的。

“……轰同学你是小叮当吗?”


最后他们撑着伞走回学校,大雨完全没有减弱的趋势,绿谷出久躲在轰焦冻的伞下面望着灰蒙蒙的天空,手伸出去接了点雨水。
随后他把手收回来给轰焦冻看他掌心里面承接到的雨,幼稚的像小孩子的举动,绿谷出久意外的乐此不疲,万幸伞柄是轰焦冻握着的,方向也是轰焦冻引导的,因此他们两个才不至于出什么意外溅上一堆雨水。

“很开心吗?”
“是啊!”
“我也很开心。”

轰焦冻抬头看着天空,发觉自己听到了鼓声。
扑通扑通的心脏跳动声。
那不属于自己。
他想起绿谷出久身上所不存在的那个器官,突然笑了起来,那心脏跳动的声音也略微变大,绿谷出久有些好奇的看向他询问着他在笑些什么,轰焦冻指指绿谷出久的胸口说

“我听见你心脏跳动的声音了。”

对面的少年露出笑容来。

因为是我。
想要成为你的心脏。
END

评论(2)
热度(34)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