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高三长弧群众。



是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8-26

闲暇摸鱼。
安慰自己。
与《哑》那篇是同一个。
大和守安定相关乙女妄想。
充斥着私设借梗ooc与自我理解。
感情线依旧丧心病狂的低,话说我好像说自己会变低产?啊这是低产前最后的挣扎。





“在想些什么呢?”她拿着白板俯下身子凑到你的面前,这着实让你吓了一跳。

面前是燃着的油灯,窗外面是纷纷扬扬洒落着的大雪把整个庭院都覆盖了起来,外面黑的紧,仅是借着微弱的灯火才能看见离赏雪拉门较近的几处,你生出了想要多看几眼的心思,刚准备凑上前去衣袖就被拉住。
回过头女孩子借着微弱的光芒草草的写下几笔指给你看,你想着她的练字依然没有成果莫名感到好笑但也不表现出来只是模糊的辨认着她写下的话语。

“一直看着雪是会雪盲的哦。”

透露出一股教育小孩子呃呃语气,这更让你觉得好笑了起来。但憋着真是痛苦的事情啊。你如此想,正襟危坐。
她便非常自然的坐到了你旁边的位置上,你也是习以为常,身为近侍以后的你时常面对这种情况,已经看的很开,虽说加州清光还是会不时抱怨两句。

习惯啦。
这种态度还真是可怕啊。

你揉自己的头,发觉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也被审神者随遇而安喜欢顺其自然的样子所感染,从而也萌生出了这样符合她风格的想法真是不妙,视线从外面的白雪上收回来之后你的目光又不知道放在哪里最后便注视着她,她反倒不好意思起来目光游离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但她最后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拿起笔自暴自弃的开始写那句你已经了然于心的话。

“你吃了吗?”
“大晚上吃饭的话主的节食计划可就又泡汤了。”

少女用白板挡住脸,虽说她的面庞本就被白纸覆盖住,但你还是微妙的猜测到她无奈哀嚎的表情而笑出来。
反正她现在是不会注意到的。
你颇有些坏心眼的这样想着,一直盯着自己看自己可就那么稀有吗?
呼。
最后你便把她推去睡觉,她打着哈欠写着拒绝的话语,你无奈的继续推她回她的房间说着劝她的话,她在白板上写下你这样就像个老妈子类似的话语。



她总能想到奇怪的比喻。
你哭笑不得,仔细想想距离你上一次被她逗笑似乎还只是一分钟之前的事情,于是你就回答她说

“那就算我是老妈子,主也该去睡觉吧?只说我可是不行的啊。”

她又写你可能有讲冷笑话的天赋。
你说那大概是因为你也是蓝色的。
她叹了口气捏了把你的脸然后跑开,但却并不是向房间的方向而是还下着雪的庭院里,你没有做太多思考就追了上去。



很值得万幸的是你是把打刀,虽说你依然在夜晚看不清东西,但至少要比太刀好许多。你的脚踏进厚厚的白雪里面,有雪触碰到你的皮肤,你这才感觉冷起来随后打了个寒颤。

审神者跑的极快,这点你在刚出阵的那一次便领教过她的速度,本丸里时常有刀剑笑嘻嘻的讨论着她的机动,猜测着是不是两万八这样的数字,你那时候也笑着掺和了几句,最后是又羞又愤的审神者把你们驱赶开来。
非常不坦率了。

你四处张望了下并不能看到她的身影,又试探着向前走了几步,却触碰到岩石,再走几步怕是要跌进水里面了,你不知怎么想的又走上几步坐到岩石那里。
你的手向后延伸,如你所料的触碰到了已经结冰的水池,寒气顺着指尖蔓延到手心,你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出阵了。
其实也只是一个月的事情。

审神者是个不大安分的人,但不安分的范围也仅仅是在本丸的范围里面。
她是不大出门的,很多时候也是被你看了好一会儿之后才不大情愿的出去,主动的时候得算是兴致好,但这种情况也是不多见的。
你至今也只记得你刚来那一天的烟火大会她拉着你偷跑出去,你们像小情侣那样拉着手看着烟火,她的头发缠到她买给你的金灿灿的糖人上面。
她抱怨着头发的不听使唤,小孩子习性的模样让你初来乍到时候抱有的那一点不安与猜疑的情绪被打消,加之你本来就不是什么冷面的人,成为近侍后你们关系更好能够谈起许多不同方面的话题来,你发现她意外的善谈,在说到感兴趣的事时可以写很多话,但总有那么几次你完全不明白她想表达的意思来。
你们是非常要好的友人。



你对不出阵的事情并没有什么类似于不高兴的情绪。
你从第一次出阵时便莫名的对战斗生出一种抵触心理,刀剑本性却仍然使你用力刺向敌人的心脏。
那是无法理解的事。
准确来说是“刀剑”无法理解的事。
你现在学着做人,成为人,学习用人的思维去考虑事物与他人的想法,猜测着其他人以及审神者在想什么。
你理清自己的头绪发觉那种情绪似乎并非抵触,但你仍旧无法探清其中奥义。

你摇晃着腿,身体也随之摆动,这感觉大概就是庭院正中央那里的秋千。
审神者有轻微的恐高,于是在短刀们不在那里的时候大多是你坐在秋千上而她在后面推着你,说实话这真的是很有趣的现象。

“有哪家的刀剑可以享受这样的待遇呢?”
“我家啊。”

她在后来写道。



雪还是下个不停。
你盯着周围纷纷扬扬撒下来的大雪,心想着少女所说的雪盲症,眨着眼睛。
审神者曾写你这个表情看起来很无辜而且茫然,但总让人觉得就像是大魔王那样子让人猜不透在想些什么。
你那时候在想着什么呢。

你想的是你自己都看不透你自己。
你也想不明白审神者。
审神者咬着笔杆,前面就提到过她有着诸多怪异的爱好,这是其中之一。她透过覆盖面庞的白纸瞅着你,最后写下几笔

“也许是因为你并不是人吧。”

你模模糊糊感觉到了沮丧的意味。



你回过头看着结冰的湖面,那倒映出你的身影你的面庞。

这就是你啊。

你还在胡思乱想着,眼睛突然被人蒙住。
冰凉的手覆盖在你的眼前,指缝间是不断向下坠落的白雪,少女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她还是只会那几句话。

“大和守安定。”
“笨蛋。”



她松开手,面前的白雪变成初春的美景。
正是日出时候。
你看到她的手背在身后,恰好是迎光处。
指尖春光。
END

评论
热度(4)
  1. 目之所及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想写的东西。但是写的时候心情不对到结尾才好些。emmm但写完的时候还是很开心就是了。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