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于是爱情什么的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你从深林走过,周身带着萤火,绿色的卷发里面夹杂了圆形的叶片,目之所及之处是你深爱的人或事。
你的家乡、你的愿望、你所敬仰着的人、你的红白发少年。
你所在意并爱着的一切。”




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8-12

女巫和猫

雷艾。
突然的脑洞。
写的慢吞吞的写一会儿玩一会儿。
暑假似乎一直在写正经的东西忘了我本质上是个吐槽爱好者。
好久没写过小甜饼了来写一个。
人物ooc有。
满足自我妄想,希望有人喂我粮。
然后我就继续潜水了高三好忙过段时间就更忙了哭泣。






陈面包是五分钱两个。
新鲜面包是五分钱一个。
夸那个脏兮兮脸上有雀斑的多情笨女人店主貌若阿芙洛狄忒可以打折五分钱两个新鲜面包。

一只女巫的黑猫价值十个银币。
一只女巫的蓝猫一分钱也不会有,因为没有女巫会养一只蓝猫,那听起来像是哄骗小孩子的幼稚手段,而且上钩的小孩子平均年龄不会超过两岁。
但是两岁的小孩子是有监护人的,而且他们身上也没有钱。
结论就是本世纪最可爱的女巫要饿死了。



女巫小姐躺在堆满了各种魔法材料的床上,她想着自己马上就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被饿死的女巫就感到万念俱灰甚至不想去喝苦瓜奶茶。
看起来真的是很绝望的了。
她的蓝猫从床上优雅的跳下来舔了舔他自己的毛,随后抬起头看了眼女巫之后又跳到全是没收拾的碗筷的桌子上费了点力气才找到干净的小角落坐下,嫌弃的扫视了女巫的房间跳到床上用肉垫拍她的脸。

醒醒啦。

他喵的叫了几声。
女巫小姐睁了睁眼皮子瞅他一眼又合上。

“没有小鱼干,也没有面包。”

他跳到她的脖颈旁,爪子拨弄她的呆毛。

“别、别乱动!好了啊本小姐起来就是了!”



“一只女巫的蓝猫放到集市上去也不会有人愿意买的,成交价最多一个银币。”
“一个银币大概是蓝猫价值负一分,可爱的女巫小姐价值一个银币一分钱,凑起来就是一个银币。”
“所以说怎么会有女巫养蓝猫啊。”
“都怪埃米。”
女巫小姐穿上大大的黑色斗篷,那足以把她全身都遮盖起来当然也包括她那突破天际的呆毛,这让她看起来长高了起码三分之一。她从兜里掏出仅剩的五分钱来念叨了一会儿弟弟再不回来他可爱的姐姐就要饿死了还有关于她命中注定的王子什么时候会来这样的话,她的蓝猫听见“王子”这两个字的时候默默地跳到她的肩上,随后被她取下来抱在怀里。
她拉低自己的斗篷掩盖住自己的脸,蓝猫爬到她的脸旁边透气,毛茸茸的短毛让她感觉心情愉快,随后她拉开尘封许久的大门

嘎吱——

看来得换个门了呢女巫小姐。

女巫小姐住在高高的山顶上,山顶上有个天然的山洞,她与她的弟弟男巫就住在这里,山脚下的居民亲切而友好的称呼他们为

“山顶洞巫”

不,这一点也不友好。
你们看看隔壁山头的那个一天到晚拿着个高仿月亮的那个叫什么星月魔女的那个,多高端、多大气、多上档次,女巫觉得自己的一颗水晶心碎的连灰都被风刮到海里面去了。
等等星月魔女似乎并不是个好称呼吧。
讲道理本世纪的女巫还处在一种人人喊打的境地,咱不被绑到火刑架上烧死就已经很不错了就别要求太多了吧。
女巫小姐觉得自己虽然很委屈但还是要保持微笑,毕竟不开心和生气容易长皱纹,她是要嫁王子的人,必须得长得好看。
她怀里的猫表示比起嫁入豪门她还是多花点时间研究一下如何能够成功的用几个巫术来的容易。
一只猫都比女巫小姐懂事理,心痛。



女巫小姐住的山脚下面有一家面包店,就是我们上面提到的那一家。
这家面包店属于山脚下的小城,山脚下的这座小城属于大海边的那个国家,不过由于国家的领土太大这儿地方又太偏,所以常年也没几个皇亲贵族来到这里看看姑娘啊什么的于是处心积虑的女巫小姐现在也没物色到王子。
不过倒是给她养成了良好的每天过来买面包吃的习惯。
在她从下山的路上捡到一只蓝色的猫之后她又养成了每次去那位长着胡子的大叔那里买小鱼干的习惯。
她的猫似乎并不喜欢吃小鱼干,好像是更喜欢面包一些,于是那些小鱼干大多最后进入了女巫的肚子里。
好了我们都知道是你想吃了。

当然最近因为一些事情比如皇子失踪女巫排查什么的她已经有很久没出来过了。

面包店的女主人是个好人,她总是在看到有贫困的人往里面张望时给他们塞一些食物,有时也会给贫穷人家的陈面包里夹上一大摊黄油,女巫小姐带着她的猫进来的时候女主人正和新来的装修工商量着店铺整修的问题。
女巫小姐敲敲面包店木制的门框,感慨着完全不像自己家里那样子到处都是灰扑扑的样子,女主人眨着她那碧绿色的眸子说着好久不见给她拿了两个陈面包。
没猜错的话里面夹了黄油,包着陈面包的旧报纸渗出油渍来,女巫小姐冲她鞠了一躬赞美了她几句引得对面人哈哈大笑,准备返程时才注意到自己的猫不知跑到了哪里,那个蹲在自己肩膀上的小家伙也不知是到哪里去了。

“请问大叔,你有见过一只蓝色皮毛的猫吗?”女巫小姐顶着她的大斗篷四处询问着过路的人,但似乎并没有人见过一只蓝色的猫,最后的女巫小姐坐在小城门口的河上看着就快要落下去的太阳把石子丢到水里面,石子就立刻沉了下去,一次都没有弹起来。
女巫小姐觉得自己也许真的得好好学学巫术了,比如说寻人的那种。
哦,寻猫。
反正本质上差不多啦。



“在找什么呢?”女巫小姐抬起头,拍拍她肩膀的是一个深蓝色头发的青年,紫色的眼睛让她记起花海里盛放的紫罗兰,她喜欢那味道,但是猫不喜欢,似乎是因为那味道太呛还是什么其他缘故,总是跳下来逃到别的地方去,她就只好总是跟在后面追他了,那可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但无论怎样果然还是找猫要紧,于是女巫小姐实话实说她的猫丢了。
“猫?什么样的猫?”青年带着笑容凑近她,身上有着海水的腥味,就像是刚从卖鱼大叔的鱼篓子里跳出来的那样,又或者是刚从大海里面归来的水手,还像是……她的猫。
“像你一样的。”女巫小姐说。

在她意识到自己都说了什么之前对面的人先笑了出来引得她躲藏在斗篷后面的那张脸羞得通红就像是久远的神话故事里引诱亚当吃下的苹果。
当然很快就会被人采摘下来了。
女巫小姐纠结的抓着衣襟的手被对面的人抓住,如红玛瑙的眸子里映出青年人的脸来,是张好看的脸。但这时候她好像来不及在意那么多东西了,她听到自己的心跳,但似乎是两个声音。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可能是因为女巫小姐并没有任何的恋爱经验。
一片寂静中她听到耳畔的密语

“当然了,你要是做我的小老鼠的话我也并不介意啊。”
END

评论(22)
热度(78)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