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于是爱情什么的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你从深林走过,周身带着萤火,绿色的卷发里面夹杂了圆形的叶片,目之所及之处是你深爱的人或事。
你的家乡、你的愿望、你所敬仰着的人、你的红白发少年。
你所在意并爱着的一切。”




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7-20

向死而生

安艾。
点文还债。
极限一小时半产物。
大概很糟糕希望不要被打,凹凸原设,用了比较喜欢的手法但是脑子有点乱估计救不回来。
然后我就去接着刷轰了啊x小英雄真好看我死了。
我流人物性格,没有什么逻辑。
@九萬里。






向死而生

你径自猜测着她来到这儿的缘由,最终下定的结论是

“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明白的孩子而已”

你抱着自己的双剑看着篝火映照下女孩子熟睡的脸,一瞬间有了种想要亲吻她的冲动。
于是你短暂的亲吻了她。

安迷修,你会遭报应的。你对自己说。





你曾站在这里最高的那棵树的顶端,有烈日在你的头顶灼烧着你的五感,你有些眩晕的稍稍移动步伐却一时忘记了你还在树顶上,因此你便一脚踩了空,从树顶上摔落下来。
那真不是什么帅气的姿势。
你从泥泞的地面爬起来时有些无奈的想到,尤其是当你抬起头留意到面前的女孩子时,熟悉的衣服长发与脸颊,你立即就想起她就是那个被你拯救却反过来说你没马不算骑士的女孩子,这样的想法愈加强烈。
讲道理那真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还让你一度对自己的骑士身份产生质疑。



没有好的初遇,也没有好的再相见,你觉得自己大概就是一个废骑士了。
你迅速的站起来拍拍自己身上的泥土,虽然那明显让你看起来更加糟糕,你思考着等会儿怕是要去找裁判球帮忙清洗,冲她鞠躬摆出自认为得体的笑容来

“艾比小姐没想到我们居然又见面了,这大概就是命运的邂逅吧,可否让我成为您的守护骑士呢?”

你其实心里有些害怕。
你晓得骑士该有一颗坚定的内心,但是你与她那不愉快的初遇实在让你难以忘怀,你没法不去在意所谓的“骑士必须有马”的荒唐发言,即使你的师傅告诉过你强大的内心才是最重要的,并且无数被你救过的参赛者都夸赞你的骑士精神。
可你还是无法忘怀这个嚣张又不知感恩的女孩子。你姑且把原因归类为“第一次被人指责而不知所措”。可你晓得那只是借口。



“啊?你是……”女孩子嫌弃的看了眼你似乎是并没有想起你的身份,你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一旁的男孩子忙过来解围,“你是上次那个把我们从海盗团手里解救出来的骑士!安迷修对吧?你可是第五名啊超厉害的,上次的事真是谢谢你了!我老姐总是这样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你这衰仔说什么呢,我可是你老姐你就是这样在别人面前损我的?”她有些生气的拽着男孩子的耳朵以至于对方发出“好痛好痛”的哀嚎声。
“没关系你不用客气的这是我作为骑士应做的,艾比小姐记不住我也没什么的。”你忙笑着回应他又把手背在身后。

“所以你是……那个没有马的骑士?”
“这样的前缀就不要一直重复了吧……”
“想当姐的守护骑士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不过你哪里来的自信啊?”
“我是……”

你犹豫的想说你是大赛的第五帮过无数人,并且多次和雷狮海盗团那样的邪恶势力对打自身能力超群。
那又怎么样呢?
你吞吞吐吐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心一横闭着眼睛大声说道

“我有一颗想要守护艾比小姐的心!”



像极了漫画里的热血笨蛋发言。
对面的女孩子听了你这话直接笑了出来,没有一点淑女形象可言的捧腹大笑,甚至连眼泪都笑了出来,最后的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说

“那好吧,本小姐看在你这么仰慕本小姐的份上,就这样同意了吧!”



你得偿所愿成了她的守护骑士。
她异常闹腾,又总是喜欢和她的弟弟拌嘴,你总能听见她在那里教育她的弟弟说她是那么可爱的女孩子肯定能找到全宇宙最棒的男人小屁孩懂什么。你在一旁听着就忍不住笑起来但又不愿意让她发现便总是背过身去,男孩子用幽怨的目光注视着你你便无奈的冲他摊手,最后总以男孩子的服软告终。
那时候的艾比总是格外神气的双手叉腰,一副自信的模样,着实让人羡慕。
你也羡慕。



你发觉自己的骑士道变得奇怪起来。
你那一颗坚定的心似乎是产生了动摇,于是你恐慌起来,因为你从未遇见过这样的状况。

你是从幼年起就立志成为保护他人的骑士的。

就像英雄那样,你无所畏惧的站在施暴者的面前张开双臂护住身后的被害者,拿出自己的宝剑与敌人互相拼杀,也许中间会有挫折,但按照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的定律你最后一定会潇洒的将敌人头颅斩落于剑下在接受众人的吹捧后悄悄离开。
那是你心中的英雄,你得知骑士就是守护他人的存在后便毅然跟随自己的师傅修炼剑术,来到凹凸大赛以后贯彻自己的骑士道帮助弱小铲除邪恶。
所以你现在所具有的究竟是什么心情呢?
你不明白。



你被埃米指责说太惯着艾比了。
艾比在你的背后冲他做着鬼脸说让他也去找一个守护骑士就可以和她对打了。
埃米皱着眉头说人心不古。
艾比不以为然的从你背后环抱住你做出挑衅的神情,她固然不理解其中的意思但你毕竟是个成年人还是了解的。因此你涨红了脸从她怀里挣脱开来,她不满于你突然的举动冲你略了一声吐舌头别来脸去继续和埃米吵架。
你舒了口气,脸却灼烧起来。



她有时喜欢恶作剧。
在发现你不会指责也不会发怒最多是说教后便有些肆无忌惮起来。
虽然她最喜欢的还是悄悄绕道你的背后蒙住你的眼睛,你以为她会大叫一声,但她只是开始问你猜猜她是谁。

这是个很有难度的游戏。
你不能第一时间就猜出来她的身份,虽说这根本就不用猜,但你还是必须从埃米到佩利都猜一遍。但也不能猜不出来,你觉得你真是搞不明白女孩子的想法。

“埃米?”
“不对哦。”
“恶党?”
“也不对啦。”
“恶党军师?”
“虽然我也很聪明但是不是呀。”
“帕洛斯?”
“那可是个叫人害怕的阴险家伙,我才不是那样的人呢。”
“佩利?”
“那是超讨厌的疯狗啦!”
“那……艾比小姐?”
“答对啦!”

她松开遮住你视线的手笑嘻嘻的站在你的面前说你真是个笨蛋猜这么多次才对,下次不能这么慢了。然而下次继续,她总乐此不疲。
你以为你的生活也许会这么下去,你总会为自己的天真想法吓一跳。



安迷修啊安迷修,你这是安逸心理,而且对那么小的女孩子产生那种心思,是会遭报应的。





你后来真的遭了报应。
你遇到了从未遇到过的强敌,身体比头脑更早做出反应的守护在吓呆了的两个人面前,双剑上传来沉重的压力,你甚至感觉你的手就快断掉,你拼尽全力转头对他们说

“快跑”

女孩子用惊异的目光看着你想要说什么却被她的弟弟拉走,你看着他们越跑越远直到你看不见的时候终于放下心来。

你觉得自己死期将至。
你从很早以前参与凹凸大赛时就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死去,你对此不抱任何怀疑,英雄在为保护别人而死后才被称为英雄。你心里有这样诡异而扭曲的观点。
你从未对自己的想法产生过动摇,也从未有人质疑过你的想法,因此当被说自己不算骑士时反应才会如此剧烈。

你快要死了。
胸口的大洞泪泪流出鲜血。
你剧烈的喘息着,眼前开始发黑。
也许就这样死去也不错,你如此想着。

你突然听见有人喊你的名字,有眼泪滴落在你的身上。

“快被这沉重的眼泪压垮了。”

你如此想着,身体被一双手拉住。
你记得那双手,它曾无数次覆盖在自己的眼上,它曾无数次被你的手牵着,那是一双『只有娇生惯养的女孩子才能拥有』的手。
你的视线突然清明,你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心脏跳动的声音在你的脑海中回荡,你突兀的流出眼泪来。





触碰着你,心生萌动。
『想要活下去』。

评论(17)
热度(55)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