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高三长弧群众。



是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7-18

等春来

轰焦冻中心。
轻微的轰⇔出双箭头。
尝试了下自己不擅长的写法,要死。
有机会的话写个别的paro的轰出好了!私心轰出tag!
轰焦冻有那么好我非常喜欢他!
我流人物理解和大批私设。




轰焦冻醒来时发现窗外面下了雪。
他从榻榻米上坐起透过拉门向外望去,就看到纷纷扬扬的雪花从上空落下。
看起来是很大的雪啊。他这样想着穿好衣服走到窗户边,窗户上面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花以至透过去看外面时朦朦胧胧的,这种模糊的景象反倒像在梦里一样微妙的漂亮,他呼了口气,看着空气中自行生出的白雾,忍不住笑起来。他倒是好些年没见过雪了。
随后他又从窗户里面向外面望去,这次他用左手的能力把霜花融化然后看着上面的水珠缓慢的流动下去,楼下过往的学生熙熙攘攘,都走的很慢,又很小心的模样,不过最中间倒是已经开辟出了一条道路来,所有人说说笑笑看起来一切都好。
现在是冬天了啊。他这样念叨着,听见外面有人敲门的声音还伴随着喊他名字的声音和细碎的交谈声,“请等一下我马上来了”他这样应答着小跑着去开了门。

“快些啊轰君再不去的话食堂可是会挤满人的啊!”绿谷出久这样说着冲他招手,饭田天哉和丽日御茶子在一旁小声说着什么,三个人都穿着厚厚的冬装,丽日御茶子更是给自己戴上一顶毛线帽子两边挂着白色的小绒球,看着就是极暖和的装扮,绿谷出久也是带着手套跺着脚,饭田天哉看起来更是严实,相比之下的轰焦冻还是普通的校服就显得极为单薄了使三人大吃一惊,“轰君不会冷吗?”
“不冷。”轰焦冻摇了摇头,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又补充说,“因为左半边的个性可以一直保持住体温,只要调节好个性就可以适应各种天气。”
“哈啊……真是叫人羡慕啊。”丽日御茶子对着自己的手呼气又搓了几下,“那我们就快点去食堂吧,不然的话就连白米饭都吃不上了。轰君的荞麦面也是……哎轰君你不要跑那么快啊!”




“所以轰同学即使在这样冷的冬天也要吃凉的荞麦面吗?这样很不健康啊!”这是饭田。
“这样的个性真是叫人羡慕极了。”这是丽日。
“没问题?”这是绿谷。
“是个人喜好,一时间也难以改变,即使是绿谷同学也不能用说服的方法来改正过来。加上刚才跑步也产生了很多热量,所以吃点凉的食物也是不错的选择。各位的个性也很棒啊。”轰焦冻咽下嘴里的食物认真的回答他们的问题,然后又低下头开始进食,随后做出奇怪的表情,大概是眉头皱在一起有点气鼓鼓的那样子的表情。



可以说是非常可爱了。



“轰君怎么了吗?”绿谷最先注意到。
“荞麦面冻在一起了。”轰焦冻用筷子戳着碗里只一会儿就变得硬梆梆的面条,维持了好一会儿那样不爽的表情,接着发动左边的个性帮面条解冻,又用右边的个性让面条变凉,最后表情变回原来的样子重新进食并加快了速度。
“……真执着呢。”绿谷出久喝了口碗里温热的汤,自己都有些不明所以的说到。汤也快凉了要不要让轰君帮忙热一下呢?
……在认知到自己的想法多么令人羞耻之后他也加快了进食速度。

“等下是哪位老师的课啊?”
“欧尔麦特吧。”
“哎我怎么记得是相泽老师的呢?”
“没错就是相泽老师的!……你们怎么这副表情?”
“要迟到了啊!”

万幸他们在上课铃响起之前赶到了教室,轰焦冻与周围的一圈人打过招呼之后从抽屉里拿出书寻找上次的进度开始做起准备来,却又想起什么把书合上望向窗户外面,值得一提成为二年级生后的轰焦冻已经坐在了窗户旁边,只要偏头就可以从窗户里俯瞰校园大片景色,可以说是非常棒非常让人窥视的一个位置了,虽然轰焦冻本人在迄今为止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从没有这种“哦我的位置这么好”的感觉。
他这时候才觉得自己的位置似乎不错。

外面的雪还是没停,早些时候自己从宿舍中看见的那条开拓出来的小路已经逐渐被大雪掩埋起来,只是一会儿就不见踪影重新与其他部分融为一体。看来各位等会儿又得重新开拓了啊,他毫无意义的想着学生们发现自己要冒着大雪行走在厚度不知道究竟多深的雪地里面的情景居然有了一种想要笑出来的冲动。
不对吧,他拍拍自己的头,这可不是英雄该做的事。
虽然还是觉得有趣。
有点想开窗……这个他也忍住了。
毕竟教室里的各位似乎都很冷的样子,也就只有他在这时候还穿的单薄并且无惧严寒了。坐在他旁边的蛙吹梅雨小声说着好困好困那样的话缩成一团。果然是青蛙吗……他想着不着边际的东西在相泽消太进来时把她叫醒,虽然对方起来后不久又再次陷入沉睡中,大概是冬眠之类的吧?
莫名记起温水煮青蛙,等等这样似乎很过分的吧!轰焦冻摇摇头拿出笔开始认真听课,毕竟不久之后就是期末考试了。他也想稍微争取一下考的好一些,不过不会的地方得去问问八百万吧?但她好像很忙的样子轰焦冻也不大想打扰她,那样的话就只能求助于班长饭田了啊,他用不同颜色的水笔在书上画出知识点做好标记暗暗下定决心。

最终情况是放学的时候他把笔记借给了蛙吹梅雨,她还是困的厉害,睡过了一个早上。

“谢谢了呢小焦冻。”
“我也只是做了我力所能及的事。”

他想着下一次再去问好了然后听见切岛锐儿郎和上鸣电气在那里喊着说“要不要出去一块儿打雪仗”,爆豪胜己不屑的拒绝坐在他自己的座位上打算睡觉却被切岛上鸣两个人直接拉了出去,

“杀了你们哦!”
“那你就来试试看!”

意外的很有活力,芦户三奈也拉着叶隐透跟着出去和他们闹,他盯着他们看了会儿,绿谷出久走过来问他要不要一起去,丽日御茶子在一旁捂着嘴笑着说

“让轰同学去的话太犯规了吧!”
“我也去。”



于是最后轰焦冻当了裁判。
切岛爆豪上鸣三人组笑嘻嘻的提出这个提议并得到了大批同学的支持,轰焦冻便坐在用个性造出的高台上拿着八百万创造出来的小红旗戴着不知道是从哪个女生那里得来的毛线帽子一声令下,A班的各个同学就全都活跃起来。当然也之前得到了班主任相泽消太的许可。

八百万在想着制作雪球的机器,峰田躲在雪堆下面把头上的紫色圆球用雪包裹起来,叶隐透和丽日御茶子一边哆嗦着一边揉着雪球尾白则负责用尾巴把雪球打出去,倒是像个投石器一样的,这便激发了八百万的灵感使她直接制作出投石器来打对面的男生,不过成群的雪球也被爆豪一炮轰掉了。
上鸣电气藏在他们那里用雪堆起来屏障后面对着耳郎吹着口哨炫耀的同时试图把她拉拢过来被芦户三奈直接雪球爆头打翻在地被同伴一脸嫌弃的拉走,绿谷出久半天揉不出一个雪球还丢偏了方向同被嫌弃,最后大喊了一声『SMASH』扔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雪球淹没了对面一堆女生被疯狂反击以及引起了同队爆豪的攀比心理因此对方也用『个性』把一大堆雪丢了过去。
战况一度非常混乱。
轰焦冻举着小红旗坐在上面想着要不要暂停,思考过程中不知道是被谁的雪球砸中意外掉了下来。

空中自由旋转落体,安全着陆。
轰焦冻摇了摇小红旗表示暂停,转头是手都伸出来打算接住他的绿谷出久和一大片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啊,你们继续。”轰焦冻又跳了上去坐在自己刚才的位置上。
于是这群人又陷入混战之中。



用相泽消太的话就是这群学生太闲了,反正他们最后是在午睡的铃声响起时才拖着步子回到宿舍。
在二楼与绿谷一行人分别时轰焦冻开了口

“我知道那时候你是怕我摔到地上的,总之,谢谢你。”
“那个什么大家都是同学都是朋友啊朋友之间互相帮助什么的是很正常的对吧啊啊啊?所以轰君你完全不用道谢的,哎我来了轰君再见!”
绿谷出久迅速的跑开轰焦冻在原地挥手与他说着再见,又有些茫然起来。他不是没想过某种可能性但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不符合常理而自觉否定了,最后他归结为天气太冷。

毕竟绿谷出久的脸被冻的那样红说话哆哆嗦嗦也没什么不对,何况轰焦冻身旁抱着课本的蛙吹梅雨可是边打瞌睡边嘟囔着好困这样走了一路。
他与同行的人纷纷道别后上了五楼回到自己的宿舍里,本来还有的一点睡意突然就无影无踪。
他又坐到阳台上拉开窗户看起地面的情况来,依然没有停下的大雪、偶尔经过的雄英教师与安保人员、树叶已经落完枝干变得光秃秃的树干,冰雪的世界啊。

他坐了一会儿后有寒风从他身旁吹过,他想起砂藤做的戚风蛋糕,又想起母亲做的约克郡布丁和超大号薄饼,忍不住怀念起来。
这大概是思乡的情感吧。
他又把目光转移到枝干上,他可还记得夏天时候那郁郁葱葱的枝叶与母亲亲手做的冰甜的绿豆糖水,秋天时候树叶从边角处开始泛黄卷起最后变成漂亮的红色,那时候的绿谷出久也曾被女生们打趣说他的头发是否也会变成鲜红的色彩,羞怯的少年捂住自己的头发怪叫着跑开最后又跑了回来跑到自己的身旁来与她们隔开距离。



好像还少什么啊?
是啊还少春天。

毕竟去年的春天时轰焦冻还是个脾气不好把自己和别人都隔绝起来的怪小孩呢。
如果春天到来的话,就和绿谷他们一起去看好了,那时候树木的枝头就该冒出翠绿的新芽了啊,也会绽放出漂亮的花朵来,过冬时迁走的鸟儿又会飞回筑巢歌唱了吧。这一切就像其他时候自己被绿谷他们拉着那样一起去看一看吧!
当然在这一切到来之前,就请先睡一觉吧。



因为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自己的理想要去完成,可还不能松懈啊你。
不过请放心好了。
因为无论怎样,春天都一定会来。
END

评论(1)
热度(34)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