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于是爱情什么的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你从深林走过,周身带着萤火,绿色的卷发里面夹杂了圆形的叶片,目之所及之处是你深爱的人或事。
你的家乡、你的愿望、你所敬仰着的人、你的红白发少年。
你所在意并爱着的一切。”




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7-10

定制品

雷艾。
我一定是疯了。
不过感情估计是太少而很难看出来的了。
思路和那两篇雷卡一样来自《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这本书真的超好看。
很多地方想着没有人看就懒得标注了。
算是圆了自己以前的一个梦吧,到时候亲友把约定的东西发过来就写一篇安艾应该就淡凹凸了(当然有个放脑洞的小号可能会写一点片段如果你能找到的话)





我梦见过河流。
我不晓得那是哪里的河流,它是从哪里的泉眼中喷发顺着沟壑流来,又是从哪里的山坡一跃而下,与平坦的地面相撞而蹦起浪花随后又顺着那一点点的倾斜流到这里,流到我的面前。
那河流奔涌不息,它从我面前疾速流淌过去,带着它那一点儿的尾,最后什么都不曾留下,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湿润了的土壤。
我想着我的纸船还在那上面就感到着急的想去追赶那拐走了我的梦想的河流,但是它跑的那样快我到底都追不上。
我最后坐在那里直到卡米尔跑过来把我拖回去,他说皇宫里的人在四处找我呢,我问他那河流跑到哪里去了,他想了想同我说大抵是载着一个孩子跑走了。
孩子?什么孩子?我并不明白他话语的意思,卡米尔说是传说中故事里的孩子,它顺着河流躺在木篮子里,那篮子用树脂包裹着,就能在水面上飘荡,会有一个岸边的人把它从那里面抱出来抚养它长大。

那为什么我不能把它抱起来?
大哥的话,是可能会弄伤那孩子的。卡米尔露出笑容来,抱紧了他怀里的书,然后唱起歌来

“Muss es Sein?Es muss Sein!”



艾比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感觉大事不妙。
无论是谁应该都会这样想吧?比如说当你醒来的时候发现你身旁所处的环境并不是你所熟知的景象并且曾经差点要把你杀死的人正站在你的面前直勾勾的看着你,那可不只是一句“不得了”就能够概括的了的。
她决定装死,但是想了想自己都已经睁开眼睛了再装死恐怕就有点晚了。
于是她尖叫了一声随后再次晕过去,做出受了极大惊吓的模样,值得一提晕倒的姿势还是非常优美的,恩可以联想一下睡美人。
大概。

“我们看起来很像怪物吗,卡米尔?”雷狮摸摸自己的脸,转头问卡米尔。
“不是的大哥,你长得很好看。可能是佩利又没有洗脸的原因加上前段时间她刚被我们差点杀死过,会被吓的晕过去也是应该的。”卡米尔斟酌了一下用词,在肯定自家大哥颜值的情况下如此说道还顺便表达了一下对于某位海盗团成员今天没有洗脸的指控。
“不乖。”帕洛斯说。
“......我不是我没有!”这是佩利,看起来非常愤怒的模样,“明明就是她太弱了啊!而且她超重的你们根本不知道躲开那个双剑的监视有多难!”

“本小姐哪里就有很重啊说弱就勉强算了吧本小姐原谅你,但是本小姐超轻的好吧!”草地上的睡美人就这样抱着怒意苏醒了。然后她迎来海盗团四个人的目光。

“......恩......那什么......”
“嘤。”

艾比被海盗团众人用绳子捆起来,由雷狮负责把她扛在肩上带回他们的营地。
卡米尔表示其实这种事情可以让佩利来。
佩利一边跟帕洛斯吵架一边抗议某位军师的不关爱团员的行为随后就被军师用友善的眼光看了一眼后闭上了嘴。
雷狮挥挥手表示“就跟扛着铁锤是一样的”随后继续扛着某位想挣扎但是动不了的小姐。



那位小姐无奈的被扛在海盗的肩上,面前的世界被倒转了过来,她瞅着一蹦一跳的小野怪,想着这天地颠倒的世界里为什么它还没有从上空摔下来,原因可能是因为它不会飞,虽说倒过来的艾比眼中的一切事情都变得非常滑稽可笑了,但她还是对探究那些本应平常而这时变得奇怪的东西乐此不疲。
她留意了一下背着自己的这个人,嫌弃的拍了拍他身上脏兮兮的泥巴。
被拍的人好奇的回头看她一眼,艾比却觉得这个人凶凶的表情就像是在警告她一样,她什么都看不出来,最后一扭头索性不去看他了。
于是被拍的人把头转了回去,艾比在他背后做了个鬼脸。

海盗团?没有船的海盗算什么海盗嘛!某位双剑同理。

她也不知道是被雷狮扛了多久,无聊到她甚至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的时候,海盗团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
她看见火光。
她这才意识到他们原来是要在野外露宿。
啊想想也是这里离大厅那么远这群海盗又没有船,找个平坦地方搭帐篷什么的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随后她被雷狮从肩膀上放了下来随意的丢在大树的旁边,雷狮拍拍手走过去和其他海盗团成员一起搭帐篷。
她就只能看着他们搭帐篷。

搭起来一个。
然后佩利钻了进去就塌了。
看他们打佩利。
看他们又搭起来一个。
然后卡米尔被雷狮放到帐篷顶上测试承受能力结果就塌了。
看雷狮给卡米尔吃甜点表示鼓励。
等等是不是哪里不对啊???

艾比看着天渐渐黑下来,心里念叨着衰仔和那个安迷修怎么还没能找到自己,在背后用锋利的石块悄悄割着绳子。
最后她看着海盗团召唤了裁判机器人花费积分搭起了四个帐篷。

所以早干嘛去了啊你们???



“完成!”雷狮把铁锤放在地上,颇有些自豪的说。
卡米尔很应景的站在一旁鼓掌。
“一、二、三、四。哦还少一个人吧!”佩利一个一个数了一下发现他们一共是搭了四顶帐篷,于是他指向艾比的方向,这让努力割绳子的艾比吓了一跳差点直接挣脱已经割的差不多的绳子,她强装出镇定的模样然后听到佩利说,“这只小蚂蚁怎么办啊?都这么晚了也来不及给她挖洞了。”

“……你当我山顶洞人阿变态疯狗?”
“你这小蚂蚁说什么啊!”
“我说你是变态疯狗,快点把本小姐放了,全宇宙最可爱的艾比小姐还可以留你一条狗命!”

艾比声情并茂,一个激动就挣脱了绳子开始手舞足蹈。

“……”
“嘤。”

她就又被重新绑了起来,这次是雷狮负责绑她。
对方愉悦的查找了蝴蝶结的捆绑方法把她的手和呆毛绑在了一起。

也不知道是手比较痛还是呆毛比较痛。

这下艾比是没办法挣扎了,她就一直瞪着雷狮,然而对方不为所动。
又气又急。

随后雷狮海盗团聚在一起去吃烧烤顺便猜拳决定守夜的人,雷狮不知从哪里拖出来一只野兽找出了刀具把它切割成一块一块的,他们找到铁架开始烧烤,佩利等的着急就直接伸手去抓被火烤着的铁架台上的食物,结果被烫的大叫却仍不肯松手。帕洛斯拿起一串逗弄着他,卡米尔摇摇头看了眼雷狮就开始喝起奶昔,雷狮笑了佩利好一会儿后才拿起一串开始任意搭配酱料比例接着品尝。
艾比听到自己肚子发出叫声,她有些心虚的看了看周围背靠着树缩了缩,烤肉的味道让她越发饥饿,她又觉得这时候去求食什么的是很丢人的事情,她想着不能对敌人低头,于是她念叨着“你可别叫了”然后缩成一团。

“卡米尔说你饿了。”
她闻见食物的香气,她迷迷糊糊的抬起头就看见了雷狮,他手里拿着烤串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把食物放到她的面前。
拽什么拽啊,她心里想着又不敢说出来毕竟是肯定打不过面前人的,她说
“你把我手绑着叫我怎么吃啊?难不成你喂我吗?”

“大哥,暂且松一下也没什么的,她也跑不了的。”卡米尔在不远处烤着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肉,慢悠悠的撒上孜然转头对雷狮说。
“好!”雷狮是一向相信卡米尔的,听了这话后便给艾比松了绑自己又跑回来和佩利抢肉,艾比在他们背后做了个鬼脸当他们面过来时又摆出什么都没有的样子。

最后猜拳的决定是雷狮守夜,卡米尔皱着眉头打算三局两胜,雷狮甩着刚洗过的手把水滴溅到草丛上。
他说没事的卡米尔,就我来吧。



雷狮闻到奶香气。
由此他注意到靠着帐篷的边缘已经睡着了的艾比。
女孩子的手旁边放着一盒已经空了的牛奶,想想应该是卡米尔给她的。毕竟卡米尔向来喜欢甜食这种东西,有牛奶什么的也不算是什么稀奇的事。
女孩子在睡梦中翻了个身子,于是就躺倒在草地上。
这时候已经是黑夜了,他听见森林深处蝉鸣的声音,此起彼伏,密集的紧,可以说是很吵闹的了。
不过女孩子还是睡得很香甜的模样,这种随遇而安反倒就让他忍不住羡慕嫉妒起来。
毕竟身为海盗来到这里以后就很难再有这样可以安心的时候了。

这样的话他就忍不住想起以前做皇子的时候了。
那时候皇宫里面也有月夜和蝉鸣,大厅里举行着舞会,所有的皇子公主们都被叫到那里,所有的富家公子小姐们也都在那里。他们在舞池里跳舞,谁和谁都可以,伴随着欢快的小提琴音乐,所有人都在赞美着一切。

唯独他拉着卡米尔从那里偷偷溜了出来。
他们坐在小湖畔那里看着天上的明月,雷狮说着他要去做一个帅气的海盗云云,卡米尔在一旁点头无声的支持他。
可惜这样的好时候没有多久他们就被侍卫抓了回去强逼着参加舞会了。
他预先的舞伴是一位富家小姐,很守礼仪与规格,似乎是一直坐在凳子上等着他来。
当他不情愿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时,他很明显的能够注意到那位富家小姐非常兴奋的双手抓在一起从椅子上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随后又努力站定。
旁边还有也许是她的朋友,但看样子是不像的人。本来是略带嘲讽的表情看到他之后又从震惊转变为了恭敬,就好像刚才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没有义务去管那种事情。于是他伸出手来做出邀请,他的舞伴带着兴奋的情绪接受然后拉住他的手与他共舞。

时隔这么久他已经记不得当时那个富家小姐姓甚名谁,也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更不记得她都说过什么,只是微妙的记得她与卡米尔相似的身世与脚上那双漂亮的水晶鞋。
灰姑娘变成白天鹅时候脚上的水晶鞋。



他猛地惊醒,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觉中睡着。
他抬起头,天还没亮,只有不知是什么生物的家伙正高声叫着宛如故乡夏夜里的蝉鸣,他抬起头看到的满天辰星,也许有一颗正是他的故乡。
他看见明灭的鬼火,又看到已经灭了的篝火,最后看到还睡着的艾比。



他注意到蓝黄的光,他看到一闪而过的黑影,于是他扯开嗓子喊了起来。

“起床了!”

声音肆意而张狂,他把雷神之锤扛在自己的肩上,又开始笑起来。
天就要亮了。
END

评论(26)
热度(98)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