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高三长弧群众。



是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6-21

反语(2)

依然是慢的令人难以忍受的进度。
繁琐的细节无论怎样想要学着改掉都是很困难的事情啊。
大概还会写很久。
还是我流ooc,最近又浪了好久。
不过还是希望能写完的。
不会写动作。



中岛敦刚跳起来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刺穿了自己的身体,原本预定要落下的地方这时候也张来了黑红色的大口似乎只要他一落下就会将他吞噬进去再也爬不上来。
因此他直接虎化侧身抓住穿透自己的那玩意儿用力往自己所在的方向一拽,如他所料的没能拽动反而是借着力的作用将他拉入黑暗之中。

中岛敦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径直穿过迷雾在两秒之后用力一扭将那黑色的东西折断随后落到地上又是一个偏头避开朝着自己脑袋袭来的东西。
他面向黑暗,咬牙切齿

“芥川!”

随后他听见熟悉的咳嗽声,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却仍然不敢放松,但明显是比刚才要好了不止一点,太宰治飘到他的旁边有点好奇的看着阴影,听了中岛敦的话后恍然大悟一样的拍了拍手,说了句什么中岛敦没去在意,毕竟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内容,太宰治也不恼,他用手枕着头,说说笑笑。

“人虎。”芥川龙之介从小巷子的最深处走了出来盯着中岛敦,面色颇为不善,给中岛敦一种自己一定是欠了他几千万或者抢了他老婆的感觉。

不过仔细想想中岛敦自己好歹也是价值七十亿美金而且芥川龙之介哪里来的老婆,他那个助手估计会在芥川龙之介看到之前就把所有怀有非分之想的女子拿着枪全部杀掉,别提他据说还有个妹妹。

“有事?”中岛敦着实一句话都不想和他说,芥川龙之介同理,他又不紧不慢的咳嗽了几声开口

“首领说请你过去一趟。”

话语咬牙切齿。
中岛敦并不清楚有关于黑手党组织首领的情况,充其量也只是病重被与谢野拉去治疗之前与社长讨论交涉时看到对方明显僵住的脸以及提及时太宰治不悦的那转瞬即逝的一瞬间。
他没时间想那么多事,他在听到的时候第一反应是看了一眼太宰治的表情,对方面色如常,随后就是出现在面前的催眠瓦斯与铺天盖地的罗生门。
完了完了,中岛敦想到,这下衣服又要新买了,不知道黑手党组织首领能不能给报销,毕竟他很穷的。
顺便他还骂了芥川龙之介两秒钟诅咒他单身一辈子,尽管他自己明明也是单身,二十二年的那种。
随后他就失去意识。

醒来的时候他躺在一个密闭的小房子里,太宰治也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中岛敦觉得头疼的厉害,他看了看四周,愣是连个透气孔都没看见。
成了,芥川龙之介估计是想把他给憋死。
指不定就是为了给太宰治陪葬呢,所以说你这么真爱你怎么不自己去自杀殉情呢,哦也是,穿着小洋裙也不是可爱的女孩子,和太宰治的标准不符。
等等自己也不是可爱的女孩子吧!
中岛敦内心疯狂吐槽,他又喊了几声,除了自己的回音快要把耳朵震聋以外没发现任何东西。
这是密室逃亡?没有任何指导谁逃得出去?

中岛敦从冰冷的铁皮地面上站起又弯腰用手摸了摸,估摸着自己能不能够虎化把它给掀开。
他还在研究着呢旁边一块铁皮突然就给弹开了,把中岛敦吓了一跳。
然后他才注意到那就是门。
开门的是那个女助手,中岛敦已经想不起来名字不过倒是还记得她曾经的恶劣行径以及对芥川龙之介的疑似暗恋。

中岛敦还看到太宰治站在女助手的身后冲他招手,问他这一觉睡得好不好。
中岛敦想要是自己能说话一定要好好批判这位前辈十分钟,他肯定是早就看出来芥川那家伙的手段了就像他以前无数次做的那样,自己以前猜他职业是演员明明就一点错误都没有啊!中岛敦越想越气,他开始考虑自己那三十万奖金的问题,但是他又很快把自己的思维拉了回来问面前的这个一样表情像是中岛敦欠了她七十亿的女助手

“你们黑手党请人都是这样的吗?”
“人虎,只有对你是这样的。”

“敦君开不开心?高兴不高兴?你可是特殊的啊毕竟原来我们都直接活捉绑到椅子上要是晕了再泼水的啊。”
“……”
不开心,不高兴。
中岛敦苦于不能说话,用力瞪着太宰治却忘记了太宰治正站在女助手的旁边,从女助手的角度看是中岛敦充满悲愤的目光谴责着黑手党的良心。
黑手党没有良心。
她咳嗽了一声,估计是受到暗恋对象的影响说“人虎,首领说他想见你,你现在先跟我来吧。”
“啊?啊,哦。”

黑手党内部的路弯弯绕绕,中岛敦被蒙上眼睛,唯一能够指引他方向的就是手上牵着的绳子。
也许可以算上一旁解说的太宰治。

“好久都没有来了,这里还是这么黑,其实我也想过要不要安一盏灯的不过他们说钱不够就放弃了。”
“那时候我走这里天天摔跤,中也还好几次撞到墙壁上,不过他要是长高点应该就能撞到上面的支架了,真是可惜。最后我就用蜡笔趁他撞晕的时候照着画了几道,结果他追着我打了一个下午。”
“但是我还是很想要灯,于是我就拼命赚钱,我们产业增值我可是大功臣呢,只可惜五大干部会议还是没能通过,所以最后也没能安上灯。”
“不知道附近的酒馆还在不在,有点想喝酒了啊。”

太宰治絮絮叨叨,中岛敦从他语气中模糊听出一种微妙的怀念的心情来,但又因过于微不足道而让人怀疑到底有还是没有了。
所以他最后也没能理出头绪来。
也是,太宰治的思维自己从未能理解过,毕竟那可是连乱步先生都看不透的人啊。他如此安慰自己。
最后他收敛了好奇心,前面高跟鞋的声音也停了下来,什么都没有的楼道愈发安静,太宰治也不知道是不是又跑到了别的什么地方去,中岛敦只觉周围安静的可怕。

高跟鞋的声音再次响起,手腕上的绳子却没能引领他的方向。
他开始惶恐。
因为他将独自一人面对一切未知,面前的黑暗无穷无尽,没有同伴,没有拉他一把的人,有的只是高跟鞋与地面碰撞的声音。而他仍然记得高跟鞋的拥有者拿出枪对着他们以及直美浑身是血的模样,他记得谷崎润一郎绝望的嘶吼。

“没事了。”太宰治的声音传来。
中岛敦定了心神。眼睛上蒙的黑布也被人取了下来,中岛敦看到女助手对着正前方鞠了一躬,说把人带来了什么的,就转身离开。
太宰治小声的说了句哪里不对。
随后一直背对着他们的椅子转了过来正对着他们,中岛敦这才看到椅子上坐着个小孩。

那是个漂亮的女孩子。
有着金色的漂亮而且柔顺的长头发发尾稍稍向上弯曲的卷起来,深蓝色的眼睛不像大海更像是略微幽深的宇宙那样,长长的裙摆拖到地上,年龄目测也就十岁的样子。手上握着红色的蜡笔怀里还抱着相比她而言算大的画板,她瞅着中岛敦,突然就笑了出来,一不小心居然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她揉揉摔到地面的部分嘟囔了句什么抬起脚尖努力的把画板放到高处的存在意义不明的桌子上,提起裙摆身体前倾问好。

“贵安,这里是爱丽丝哦。”
“哎?你好,中岛敦。”

语气莫名有一股熟悉感。不过中岛敦在意的并不是这一点。

所以说这么小的女孩子是黑手党的首领?他疑惑的看着太宰治,太宰治则是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以至对中岛敦的请求视而不见。

“林太郎出去了哦,都是芥川君那家伙用的方法太麻烦了呢明明直接带来就可以了,反正他也总用暴力方法抓人的啊。当然最后要他抓的人大多死掉。”爱丽丝非常好心的给中岛敦解释了一下,摇晃在手里的蜡笔一不留神掉到地上摔成了两半。
“真讨厌林太郎应该买质量更好的笔才对,不行,回来一定要惩罚他。”

“想吃甜食。”她最后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按下了一个按钮。

“啊对了对了,林太郎走之前有让爱丽丝给你带话的,其实也不是什么要紧事啦只是希望你明天还可以再过来,如果不行的话后天也是没问题的!”
“……啊,所以说啊。”中岛敦犹豫了一下开口,“找我究竟有什么事呢?”

爱丽丝捡起断成两截的蜡笔丢进垃圾桶里,里面满满的装着各种甜食的废弃袋,她摇摇头把画板拿下来又用仅有一半的蜡笔开始画画,中岛敦勉强能够辨认出来画上的人是太宰治,穿着也是他现在旁边走神的这位的,可他还是很茫然。

“总算想起来少什么了。”
“我的那副自画像不见了,太过分了就算我走了那幅画也是杰作啊怎么就收起来了呢。”
“上次好像听那老爷子说把爱丽丝吓哭了。”
“可惜啊。”

是中岛敦听不明白的话。
他这时候就意识到自己的茫然了,他与黑手党并不熟识,当然他也深觉自己作为一名组装侦探社员也无需与他们熟识。
他认识的也就只有芥川龙之介,女助手勉强算,或许太宰治也能算半个。但他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了。
他听见敲门的声音,爱丽丝从绘画中抬起头说请进,然后他就看到一位带着小礼帽身材较矮小的人提着袋子走了进来。

“这是中也。”

原来这就是太宰治原来的搭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的中原中也。中岛敦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然后迅速收起来。
他看着中原中也提着一大袋子零食放到桌子上然后把爱丽丝抱起来不算吃力的放到椅子上然后给她剥开巧克力的糖纸把巧克力塞进她嘴里。

“中也唔……”
“请您下次还是喊别人吧,一天到晚我可吃不消,明明还有多么多的人,一直喊我他们不就吃干饭了?不如开除算了。”
“毕竟是……唔林太郎安排的啦,再说中也你比较熟悉我喜欢吃的啊。”
“首领总喜欢做多余的事。”

中原中也的表情始终是非常不愉快的,看起来非常凶。太宰治在一旁说他就是一条蛞蝓,用黑色的礼帽隐藏自己的身高劣势用凶狠的表情吓走天敌。然后总会被青花鱼吃掉了。
中岛敦不觉得青花鱼吃蛞蝓。

中原中也给小公主喂完吃食以后用纸嫌弃的擦手然后把废纸丢进垃圾桶里,抬起头来瞥了中岛敦一眼。

“为什么一直往侧边看呢?”
“哎?”

中岛敦连忙回过神来看着中原中也,对方眼睛露出笑意,他扶了下头顶的礼帽

“我记得你,是青花……不,太宰治的新下属和芥川组成新双黑的那个吧?这里,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中原中也。”

他指着他自己如此说。
中岛敦点头,他注意到爱丽丝正趴在桌子上扶着脸看他饶有兴趣的样子,在注意到自己的小动作已经被发现以后吐了吐舌头非常俏皮可爱讨人喜欢的模样。随后她把手伸进中原中也的口袋里

“喂喂,中也。我还想吃。”
“爱丽丝小姐你今天已经吃很多了吧!”
“甜食就是正义多吃一些又有什么问题呢,所以说中也带我偷偷溜出去怎么样?”
“那样的话我又会被派出去一个月了吧。”
“那有什么关系呢?”
“你当然没问题了!”

“看起来是个好人……?”中岛敦也不知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关于刚才被爱丽丝一直盯着的疑惑倒是忘得一干二净。
“别被骗啦这个人脾气超糟糕的,当初我和他做搭档的时候敦君你都不知道我被欺负的有多惨。”
“和国木田先生比呢?”
“应该是更惨吧。”
“那还真是难以想象,我还以为国木田先生那么做已经很过分了呢。不过想想也并不出人意料啊。”
“等等敦君你是什么意思!”

最后中原中也似乎是被爱丽丝说服,也许是觉得如果自己不带她去可能被派出去做任务就不止一个月那么简单,因此他还是一脸超凶牵着爱丽丝的手出了门。
然后那个门就没了。
“欢迎你们明天或者后天再来哦!”女孩子挥舞着手如此说,她抬起头望着窗外,“哎中也,如果能看到樱花就好了。”

“那是春天的事情吧。”
“好远的未来。”

“所以为什么还是你带我出来?”
“……咳。”

芥川龙之介很明显的不想和中岛敦说话,他走在前面引路,不时咳嗽几声证明一下他的存在感。
这一次中岛敦的眼睛没有被遮住了,他看了看四周,巡逻的警卫、宽敞平坦的地面、明亮的灯光。他注视着太宰治。
后者目视前方咳嗽了一声。
中岛敦料想自己询问也没有什么意义,反而还会招来前面那个家伙异样的目光,他索性放弃。

“坐下电梯,到最底层出了门就好了。”
中岛敦点头,走到一半衣服被罗生门抓住渗出血来,他扭头,看到的是芥川龙之介面无表情的脸。

“……”
“我是太宰先生原来的部下。”
“哦,我知道啊。”

“想吃什么吗?比如蟹肉那样的对吧。”中岛敦一向对自己的记性很有自信,毕竟他也负责了侦探社那么久的伙食。
“其实比较想喝酒。”
“那我是需要现在去买酒吗?这附近还是有不少便利店的。”
“太阳都要落下来了,算了算了,下一次经过这里再去也不迟啊。”
“下一次?”
“那家伙不是邀请你?而且刚才爱丽丝也说过再见了吧。”

“我倒是以为您会很讨厌这个地方呢。”
“我是很讨厌,讨厌的不得了。讨厌的恨不得永远不再来这个地方。”
“可您还是来了。”
“谁让敦君那么笨被芥川带到这里来了。”
“你知道也没有告诉我吧!”

“敦君是笨蛋啊没办法的。”太宰治以此结束对话,中岛敦边往家的方向走边寻找手机,最后他给新人回电话。

“没事的我这里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你那边也完成的很顺利啊,这就很不错啊继续努力吧!”
“书也就拜托你了啊谢谢。”
“那我就先回去了,好的那就拜托你给镜花他们说啦。放心吧我现在正往家的方向走呢。”

自相矛盾的太宰先生。中岛敦看着太宰治的衣服默默念叨了这么一句。
一天时间就这么被荒废掉了。
他看着房屋附近光秃秃的枝干,猛的想起爱丽丝所说的樱花。

如果是春天到来的话就会有春风了啊。
那时候樱花也许就能够开满整个枝头了吧。
遥远的。

“未来。”太宰治站在一旁看着发呆的中岛敦,轻声说着这几个音节。
TBC.

评论(2)
热度(10)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