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高三长弧群众。



是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6-18

妄想脑洞。
自家闺女。






“那么先生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敲了。”女孩子涨红了小脸询问道,要知道她已经好几天都不曾睡过一个好觉了,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这个敲钟人搞出的杰作。

她望了望周围,云雾弥漫空荡荡的大房间里面摆放着那样一口大钟,男子看了她一眼就又开始敲,对她的请求充耳不闻。



什么和什么啊!

少女拽着自己的长裙子生气的踩着地面,她可爱的小皮鞋在地面上重重的垂落发出响声来,尽管这与敲钟人敲击钟面所产生的巨大声音相比完全上不了台面,可她还是极其气愤且固执的踩踏着地面,直到最后脚酸软的实在是没有力气了才停下来,于是她环抱着腿坐到地上把脸埋在裙子里。

她就觉得委屈的厉害,但又想不出究竟有什么理由该让自己哭出来,也想不出来自己在委屈什么,于是她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敲钟人的身上,她气愤的决定将他安排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当然了与其说是她安排的不如说是在她心中敲钟人就是罪魁祸首。成了吧成了吧全都是因为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家伙一直拿着锤子在她的脑袋里面敲着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大钟,只要她一闭上眼睛那种声音就传遍整个大脑,在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偶尔虫叫声的夜晚就显得愈发清晰了!

她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究竟有什么理由可以让自己大声的哭出来,于是她就以“没有理由哭”为理由哭出声来。



敲钟人终于停下来看了她一眼,把手上的锤子丢到旁边走过去揉了揉小姑娘金灿灿的长发,小姑娘气鼓鼓的把头移开不给这个讨人厌的家伙揉,她可还生着气呢!

敲钟人没办法的收回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看了看面前这个虽然还在哭泣但还是坚持要和他赌气的小姑娘,无奈的说




“啊好吧好吧,艾莉诺小姐。”

“无论怎么样,眼泪什么的就请可爱的小姐您先收回眼眶里吧,那样像星辰一般耀眼的眸子,可不该流出眼泪来啊。”

“虽然身为罪魁祸首的我似乎很没底气能这么说呢。”

评论(2)
热度(1)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