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高三长弧群众。



是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6-14

反语(1)

太敦。
满足自我的ooc产物。
果然还是不会长篇啊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脑洞节奏弱智到令人发指基本就是没有而且谁知道这玩意究竟能写成什么。
……真的,写出来还是想练手。
放飞自我。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死了,大概就是这个心情写出来的也非常糟糕。





于是你最后终于是死了。

太宰治下葬的时候是来了不少人的,除去武装侦探社的那些还有黑手党的那些,再放弃掉组合之类的外来人士,就连楼下咖啡店的女侍应生都过来给他的墓前放上一朵白色雏菊。
所有人都保持着静穆,中岛敦甚至听见了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抽泣声,于是他从一片白色花海中抬起头,才注意到似乎所有的人眼睛都是湿的。
除了他自己。

中岛敦觉得自己是该哭的,至少也应该像中原中也那样抹一把眼泪摘下帽子放在胸前礼仪做完之后再露出笑容来,好歹那也是个表示,可他就是哭不出来。
因此他低着头匆匆离开站到人群的后面,他听见神父的声音在说些什么模糊不清的话语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眼眶湿润。这种情况下不哭出来与别人不同怎么看都是过于的铁石心肠,更何况所有人眼中蒙受了太宰治的恩惠最多的中岛敦自然是最应该哭的那一个。

你看看芥川,他都快晕过去了说不定肺痨犯了还是屹立不倒虽说是全靠旁边的助手死撑着,但你想想太宰治对这倒霉孩子都做过些什么,你看看人家,你再看看你。
成了吧快点快点躲起来,别成为最特殊的那个我们都知道的对吧。

也许是早年的哭泣早就把眼泪都耗光了,中岛敦自来到武装侦探社后便很少哭泣,后来在看到院长的遗体时不知道是怀着怎样的情绪莫名大哭一场之后中岛敦就不再那么容易哭出来,他想着等会要是被人发现了该怎么解释,脚步就往后退了退,等他想好理由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退出去很远了,并且所有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他。
这大概是个好事。

怎么个好呢大概就是太宰治这么多年来勤勤恳恳的自杀了那么多次终于在这时候成功了一样的好。
对于太宰治而言应该是如此的。
虽然这种类比放在现在的中岛敦身上似乎并不是什么好的事情,但总比被发现要好。
他总不能说大悲无泪吧。
但总是个理由。

中岛敦觉得自己既然出来就没必要再回去,想来也只会打破了那种安静的气氛,他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儿后发现自己是在往家的方向走。
他索性直接回去。

中岛敦的家已经不是当初被太宰治拉为社员时睁眼看见的那个地方,新家离市中心更远了些,较为安静。
中岛敦实际上是很喜欢这种偏远地区的感觉的,加之因为离市中心远房价也较为便宜,这使得他可以有足够的钱租下一间小院子来住,虽说也有房东友情打折的成分在里面,不过那已经很不错啦。
中岛敦坐在火车上透过车窗望着天空,这时候是最冷的冬天的某个日子,他还能看得见雪花飞舞,飘了一会儿后便落到地上化为那一滩水的一部分,一脚踩上去便溅起来微小的水花。
中岛敦在火车到站后一步一步走下惯性的四处张望一番随后便朝着自己家的方向缓缓走去。

路过商店的时候顺便买了点东西。
最后他抱着东西开了自家的门,小院子很是寂静,中岛敦把东西放到一旁就又开里面的门。

他扭动钥匙时右眼皮跳了跳,于是他在门开的顺便后空翻落地退了几步。
他抬眼看到黑衣。
黑手党风格。

像个企鹅。
他就觉得很想笑了,但是对面还有人的情况下又不好笑出声来,于是脸红的憋的颇为辛苦。

他憋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看清楚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结果刚看清楚就又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太宰先生?”
“……您这可就非常吓人了。”

中岛敦叹了口气,正打算推开面前的人往里走,手却直接穿过了对方的身体。他有些惊讶的看着一身黑手党装扮一只眼睛用绷带缠住沉默不语的太宰治说

“对不起,我忘记你已经死了。”

“太宰先生是打算还魂吗?”
“……”
“也是,毕竟你的尸体已经被拉去火化了。”
“谁干的啊?”
“黑手党,中原中也。”
“……呸,就知道他这家伙不安好心。”
“太宰先生你又忘了,你是跳楼死的,尸体已经模糊的不能看了,赔偿金还是中原中也先生付的。”

中岛敦又叹了口气,他觉得这情况就比较尴尬。
据太宰治所说他睁眼的时候就在他的葬礼上面了,面前低着头的人群还让他以为他穿越到了某个丧尸片里面,结果一扭头看到正中央自己的黑白照片又被吓了个够呛,这时候他才意识到他已经是一个孤魂野鬼了。
他在往人群中张望的时候恰好就看到了往后退的中岛敦,于是就跟了上去,最后就到这里来了。

“太宰先生的意思是除了我以外别的人都看不见你了?”
“我一路上从那么多美丽的小姐身前飘过还做了几个动作她们都看不见我,想来也就只有敦君你能看见了。”
“咦。”
“别想太多我可是个好人的,除了邀请美丽的小姐和我殉情以外可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
“说起来我还是一个人死的,这可真让人难过。”

中岛敦无语,他坐在木质地板上听着太宰治在自己耳边说着毫无营养的事,感觉自己的头都疼了起来。他问了问太宰治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以及为什么他会穿着黑手党的装扮太宰治摊手说他也不知道。
成吧。
中岛敦站起来掏出手机注意了下时间,到饭点了,于是他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我以为敦君总是会吃茶泡饭的。”
“只是快要饿死的那时候想吃啊,而且国木田先生请我吃了那么多碗后我也说过十年都不会再想吃了吧。”
“不对吧那一次是我请敦君吃的吧!”
“用国木田先生的钱。”
“……但怎么说也是我让他请敦君你吃的吧!”
“啊?那好吧好吧。”

中岛敦默默地低下头开始解决自己的食物,太宰治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吃,又顺便环视了一下周围。

“哎敦君你家不错啊。”
“唔是啊。”
“话说起来我也想吃饭啊。真神奇阿原来并不在这方面有过什么想法的。”
“鬼也会饿吗?”
“不知道啊反正看着敦君吃饭我就也想吃了啊。”

“太宰先生你那就叫馋吧”中岛敦想了半天还是把这句话咽了下去,尊重死者,死者为大。他这样劝诫着自己。“那太宰先生要怎样吃饭呢?”
“……要不敦君用火烧点试试?”

说实话这似乎是个好主意。
虽然中岛敦刚听见的时候总感觉就有什么不对劲。
本着理性实验出真知的精神,中岛敦从书房的抽屉里找出了一把美工刀和一张白纸,用美工刀把纸裁了一下又将纸折成小船的模样。

“这把刀很锋利啊,想来用它割腕应该很不错吧?”
“不太宰先生美工刀的刀尖很容易收回去的因此需要你用力拖拽才行,因此割腕是会很疼的。”
“啊那算啦。”

中岛敦又找出打火机来把小纸船烧掉,随后太宰治的手中就出现了被烧掉的小船。

“哦很厉害啊!”
“……总有一种万物有灵的感觉。”
“不要在意那么多敦君快让我们开饭吧!”

即使死掉了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变化,除了不再念叨着自杀。
也是都已经死了啊。
中岛敦一边认真的考虑把饭烧掉的可能性一边没忍住又看了一眼太宰治。果然还是很在意啊,关于他黑手党的事情。
在意一下就好了。

值得一提最后他们把饭倒在了地上,也可以说作一种“杀掉”,然而没有杀碗,于是太宰先生面前的饭就落到了地上消失不见。
“嘤。”太宰先生非常委屈,中岛敦只好又给他摔了一个碗。
看着自己面前碗的碎片和太宰治面前出现的碗,中岛敦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气。
太宰先生你就是死了也不让人安心,这实在是太过分了。

中岛敦把自己埋进被子里,不到一分钟就睡着了再次睁眼时已经天亮。
随后他看到自己面前的黑鞋子。
原来不是梦啊。
“早,太宰先生。”
随后中岛敦抓了把头发连忙穿起衣服就往外走,太宰治跟在他后面看他着急的模样索性先找了个地方坐下,最后中岛敦夺门而出时跟在他的后面。
看着中岛敦转了好几趟车才到达市中心就连太宰治也都忍不住抱怨道

“敦君的家太远了啊。”
“但是个好地方啊。”

最后中岛敦总算是准点到达,拉开门时整个侦探社依然保持着平常的懒散状态,顺便压榨刚来的新人。
啊是的,来了个新人。
中岛敦实在难以忘记自己去扮演失智的疯子去吓唬人小姑娘结果对方被吓到差点从窗户里跳出去的场景,最后他们两个经历了一堆心灵鸡汤后相拥而泣。那样的场景怎么想怎么智障,中岛敦当时心里吐槽了几句就发誓再也不参与抽签了。
他日常喊早安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早安敦君。”
“早安前辈!”

被人喊前辈有点小激动,中岛敦忍不住笑意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江户川乱步过来了,手上拿着一个信封和一大堆子零食,小姑娘兴冲冲的跑过去从乱步手里拿过信封转头喊到
“各位,有新的委托了哦!”
然后她就发现偌大的办公室瞬间空无一人,一脸茫然,当她转头想要找江户川乱步询问情况的时候发现江户川乱步也不见了。

“敦君你变了。”太宰治一脸的痛心疾首。
“太宰先生你瞎说,这是对新人的磨炼。”中岛敦估计是混在侦探社多年的影响导致他的脸皮似乎也厚了起来,他小声的反驳着太宰治,又往柜子里面缩了缩。他可没忘记当初的自己遭遇了多少次这种情况,所有人都在装死最后委托还是交给他来办。

哦那时候好像太宰治是和他一起去了。
得了吧,就是出一个委托干什么要给自己多加一个“打捞侦探社员”的任务?他不要脸啊???
“啧啧,敦君你长大了。” 太宰治拍着手笑着说,幼稚的动作让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孩子但中岛敦看着他这一副黑手党的打扮还是只能感觉到拍手的企鹅这样奇怪的应该只会出现在子供向动画里的东西。
可能是因为太宰治看起来太不正经,中岛敦虽然见过他正经起来的样子但有时又怎么都不能重合到一起去,因此他摇了摇头,小声问道“那太宰先生考虑换一件衣服吗?”

“敦君给我烧一件吗?”
“把原来大家凑出来的那件烧给你吗?”
“……算了吧,我风衣呢?”
“烧了。”

“……”
“太宰先生我是不会出钱帮你买的,我自己现在身上这件格子衫还是从每月剩下的一点点钱里扣出来的。”
“敦君你已经可以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了,而且你也太冷漠了吧!”

中岛敦正打算再反驳太宰治几句,柜子的门却突然被人拉开,猛烈的光线刺的中岛敦几乎睁不开眼睛并且让太宰治的身躯看起来更加透明,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一样。中岛敦愣了愣刚想开口再说点什么,拉开门的罪魁祸首就探头进来

“找到你啦前辈!”
“……所以是怎么找到的啊。”
“说话声音随着风传过来了哦。”

中岛敦又恨了起来,他觉得果然太宰治一在他旁边就容易出事,这不就又倒霉了。
非常不幸。
最后他生无可恋的从柜子里爬了出来太宰治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大声的嘲笑他,中岛敦翻了个白眼想着驱鬼的方法并决定今晚让太宰治饿着。
等等鬼会饿的吗???

中岛敦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但看到少女露出祈求的表情时终究还是不忍心,接过了信打开看了眼内容,意识到不是什么太糟糕的任务时无奈的点了点头。
“好,好,我们走吧。”

电车上的人不是很多,他们很容易就找到了位子坐了下来。
“所以说啊前辈,侦探社还负责修水管吗?”
“……啊,也不能这么说。”

“毕竟我们什么都干。”
中岛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太宰治坐在附近的空位置上念叨着从疾驰的列车上跳下去会不会魂飞魄散,中岛敦心里想着那你就去跳啊毕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然后给一脸懵逼的少女解释他们这个侦探社的性质其实就是以江户川乱步为中心的搞事团体阿不居委会主要负责解决那些各种类似于爸爸再爱我一次的家庭伦理或者是寻找走丢宠物那样的小事。
大概更像物业。
其实就是什么都干,毕竟也不能指望天天都有人死的千奇百怪然后找侦探社帮忙先不说那很容易引起恐慌,其次这种事情百分之八十是黑手党然后这百分之八十中的百分之九十九是芥川龙之介造的孽去了除了让他们两个打一架没有任何作用。

新人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新人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新人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中岛敦露出了不安的表情,他感觉自己的右眼皮又在跳了。他拿起一杯水喝了一口打算冷静冷静。
中岛敦你不要慌,你连地狱和芥川都经历过了还怕什么,而且值得害怕的那些未知的什么神鬼你旁边不就有一个吗。
冷静一点,对,冷静一点。

最后新人一拍手用敬仰的目光看着中岛敦说

“不愧是前辈居然能和黑手党那个叫什么的扛把子打架!”

你这个智商和提炼信息的能力就很让人捉急啊,中岛敦差点把水喷了出去。看了看新人满眼的小星星心情复杂。
他忧郁把头转过来看着左边,是看书的太宰治,先不提他哪来的书。算了,他转回去,是兴奋的新人。

这日子没法过了。
中岛敦最后忧郁的看着天空,心里感叹着人生不幸。


说起来其实今天是个晴天。
虽然昨天下了那么点小雪但今天确实是很好的天气,外面出了太阳把地面上的水迹全部收拾干净,暖洋洋的阳光照在人身上让人心情格外开朗。
看到这样的天气中岛敦也禁不住有点开心,和新人商量好分工的方案后便走向旁边的巷子里。
太宰治一直在旁边乱说着什么不过完全被中岛敦自动屏蔽掉了,最后非常不情愿的和中岛敦同道喊着什么想要和小姐姐一起走的话语。
中岛敦装聋作瞎。

最后他们经过一个漆黑的小巷口。
“敦君,跳。”

太宰治说话的同时中岛敦就像是有感应一样的跳起来,就好像他已经做过很多次这种事一样。
不对,就是很多次。

评论(8)
热度(22)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