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高三长弧群众。



是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6-08

发卡。

太敦。
我流ooc,微弱的看不出的cp向。
想想下午就要上学了自己还是没怎么动作业就很绝望。
闲里偷闲的写文,应该还是有不少错字。
值得一提灵感来源是一张敦君的图带着发卡,就觉得非常好看了可惜我不会写,气。

你不妨把头放进水盆里。
当然了这肯定得是一个盛满了水的水盆,你把水盆放在地面上,洒出一点点也都是没有关系的只要水线依然在你的鼻子之上就没有问题。
你可以考虑先做一个祈祷,毕竟有某种说法是“自杀的人是不能够上天堂的”,所以如果你是个教徒的话最好还是先忏悔忏悔?啊也是,敦君算不得教徒呢。
不过即使是教徒中间也夹杂着并不那么纯正的的人,也许有些人还不如你这种圈外的那本书都没有看完。
但是心里有就可以了吧?

中岛敦今天也听着自己的这位前辈对自己的殷切教诲。
虽然就连国木田都能看得出来中岛敦根本没有认真听讲,这个容易看出来的程度就像是看出太宰治说的根本不是什么正经话,它们是一样的。
要说战时的太宰治有多靠谱,平常的时候他就有多不靠谱,虽然太宰治本人拒绝这一观点并对其进行了严肃的批判

“我说的话可都是这本名著上面的很有科学依据的!”

好吧也许很有科学依据,让我们来看看这本书的书名《完全自杀手册》。说实在话太宰先生您按照这本书自杀了这么多次我们可不曾见到您成功过一次。

“这是敦君和国木田总在阻挠我导致的吧?”

哦那真是抱歉。
国木田已经完全不想再与这个只知道捉弄自己的人搭话,他还在桌子上补着因为和太宰治吵架过于激动多撕掉的那几页,说起来国木田究竟有多少支钢笔似乎一直是侦探社的不知道有多少的未解之谜之一。
太宰治曾经还打算开个赌盘猜一猜,不过想了想那样的话江户川乱步一定会赢走所有的钱于是就放弃了。
他摇晃着头对着面前的少年说

“敦君如果哪天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可以去试试哦,听到的水声是咕噜咕噜的,虽然那大概就像金鱼吐泡泡那样。当然了搞不好还能听见天使小姐的声音啊这样想的话我都忍不住会羡慕起来呢。和美女殉情是多么好的事情啊。”
“啊?哦。”
中岛敦实在不愿承认自己刚才就一直在走神完全没有去听自己这位前辈究竟都说了些什么,尽管可能会像意料之中那样又是一些毫无意义的自杀话题,但他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必要做出一副“其实我是有在听您说话的”那种样子的。
久而久之就成了习惯,太宰治和他说话时太宰治负责絮叨中岛敦负责走神考虑怎样用最短的时间把侦探社所有人想要的东西都买齐以及如何躲避下一次被推出去买东西,虽然第二件考虑的事从未成功过,好在第一件事完成他还是很有把握的。
他像往常一样敷衍了太宰治后拿起手上的清单,太宰治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看着他。

成了吧太宰先生您可别看我了我可全知道你跟芥川龙之介那点事了,说实在话那家伙打人就真的是很疼的虽然我能愈合但是谁会乐意一直挨揍的战士和大概是法师那样的人打架本来就很吃力不讨好的吧。要是这时候芥川龙之介再来我可就又完了。
反正侦探社维修您是一定不会付钱的。

中岛敦日常心累。
他低下头默默的收拾东西又和各位社员确认了一下要买的东西之后就踏上了行程,雨后的横滨空气中混杂着奇特的味道算是好闻,中岛敦按照脑子里的地图沿着路走,街两边是熙熙攘攘的行人。
中岛敦走了一半路感觉就不大对劲了,于是他转过头,就什么也没有看见。
顶多看见拉着女儿的母亲和穿着制度回家的高中生,这时候已经是放学的时候了,中岛敦摇摇头又开始走。

店里的老板已经与他相识,看见他今天又来从电脑里抬起头与他打招呼。

“今天又来帮各位买东西啊。”
“是啊。”

中岛敦应了几句后开始照着清单买东西,谷崎兄妹的、与谢野小姐的、乱步先生的……所以到底要不要给国木田先生买捆钢笔回去呢?算了算了。
买到最后又是满满的一大袋子,中岛敦又核实了几遍确认无误之后付了钱与老板道别然后抱着袋子离开。
那家老板笑意盈盈的和他挥手道别,一旁的女孩子走了过来拿着十字发卡和一些零食类的小东西要求结账。
因此说大家都很忙碌啊。中岛敦回过头看了看袋子里的东西计算了自己回去的时间,叹了口气小跑着向侦探社所在的位置进发,还是得快点了啊。
麻烦啊麻烦啊,谁让自己算是新人呢,怎么说都不能让镜花来吧?
值得庆幸他在规定的时间之前跑回了侦探社,一群人把他围住拿走袋子开始分割着里面的东西,江户川乱步诱骗着镜花帮他搅拌新口味的零食,与谢野丢掉混杂在东西里的柠檬,哎等等自己曾经买过柠檬吗?谷崎兄妹吃着爆米花做着十八岁以下禁止观看的动作,宫泽贤治一脸茫然的咬着面包。
国木田先生还在补笔记,真忙碌啊。

嗯太宰治又不在。
说讲道理发生这么多次中岛敦甚至已经懒得再去寻找他的下落,原来出于人生导师和救命恩人的情况还会意思意思去提一下,现在他反倒是已经习以为常了,若是在了才是令人惊奇的事情。
他走下楼打算点一杯咖啡,然后就看到太宰治握着女仆的手说着他那一套万年不变的理念,中岛敦汗颜。
果然还是觉得承认和这种人有关系是非常羞耻的事情啊。
中岛敦缓缓的挪动步子,他感觉自己甚至像个贼一样在躲避着太宰治和女仆,尽力不引起他们的注意。
可惜太宰治还是看见了他。

“敦君!”
“……不,我不叫中岛敦。”

于是最后中岛敦还是付了账,端着杯咖啡的他觉得自己一开始就不应该下来的,因为下来就一定不会有好事发生。
罪魁祸首坐在他对面愉悦的翻着那本名著,问他想不想把头放进水盆里面体验体验,中岛敦不说话心里想着把这位前辈的头放进水盆里面但又突然记起这位前辈的爱好正是入水。
啧。
就很不幸了,中岛敦喝了口咖啡,深刻的觉得应该把芥川找过来代替自己,反正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喝完咖啡后中岛敦伸个懒腰打算回到楼上侦探社继续自己的工作,却被太宰治丢过来两个黑色的十字型的发卡,他抓住之后发现自己认得这个是超市的新品。

“入水的话头发就会乱糟糟了吧?为了敦君的头发着想可是特意买了两个,别在左右两边就不会弄乱了!”
“……谢谢太宰先生。”

中岛敦莫名觉得自己开心,但是想了想理由又开心不起来,于是他在太宰治关爱的目光下别上了发卡拿出了镜子感觉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也许有但是被自主忽略掉了。
也许是好看了不少吧,但是中岛敦对这个是没有多大观念的,他点了点头与太宰治告别自家前辈饶有兴趣的盯着他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
至于上楼之后中岛敦受到众人瞩目的目光什么的那就是其他的事了,毕竟真的是挺好看的。

以及中岛敦最后也没有尝试入水。
毕竟把头放进水里这种事情他早就被强迫的做过了即使现在他也不大愿意再去体验一次那种感觉,他想着那哪里是水的咕噜咕噜声那明明就是人的。
所以太宰先生也许并不是那么想死亡,因为他应该是挣扎过才听见这个声音的。
他发觉自己在为这个认知感到高兴,于是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摸了摸自己头上的发卡。
大概是很好看的,他想。
END

评论(2)
热度(12)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