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于是爱情什么的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你从深林走过,周身带着萤火,绿色的卷发里面夹杂了圆形的叶片,目之所及之处是你深爱的人或事。
你的家乡、你的愿望、你所敬仰着的人、你的红白发少年。
你所在意并爱着的一切。”




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2017-06-05

月兔回旋于空中。

短打。
没什么倾向大概?
自由心证。
喜欢敦君。
bgm是橙子星的歌题目就是,我真是超喜欢这种感觉于是这里又下了雨但是写完的时候已经停下来啦真是好啊对吧。




他有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晚上了。
是的是的按照惯性定律准确来说就应该是以往经验而言我们都应该知道这究竟是谁的锅了。

对吧对吧心知肚明的事情何必再提起来一遍你说说看写出了让自己心里苦让自己心里委屈还有什么用?

中岛敦深谙此道。

所以他才没有像某位先生一样日渐憔悴开始长白头发。
虽然说有没有似乎都没什么太大区别。

要时刻保持心情开心才能够活的很久啦所以说国木田先生您可是得小心一点呢?


这段时间的连绵阴雨覆盖了整片天空,中岛敦甩着自己手上的伞就想起今天早上的大暴雨和灰蒙蒙的没有太阳的雨伞上头。不过说到底横滨是个海滨城市这点问题是很正常的不这样才有问题。
他能记得是傍晚时候停下的雨,啊对啥好是其他人下班的时候,成了吧还是不要想起来这种糟糕而又不幸的事情了。他低下头,摇晃着手中的雨伞。

不过过了一会儿他就又把头抬起来了于是他看着天空,这时候是一个月的中旬,又恰好停了雨因此他就看到了月亮。

漂亮的月亮。

黄灿灿的挂在天空上面,这让他感到惊叹的同时又感觉有点饿了虽然说看着月亮不思念故乡不思念亲人反倒去想念一些吃的什么的真是够奇异的了。

哎哎实在不行咱们就想想别的漂亮女孩子的脸,毕竟月亮和佳人比较般配吧。
算了吧就这情商。




他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今天也不知道开门的时候会看到谁。可能是某个肺痨晚期的变态也有可能是可爱的某位小姑娘还有可能是某个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为了逃难或者是什么奇怪的理由的前辈。

原因请自行倒回前面某一行。

最好来两个人,这样的话可以三人行一起打个牌什么的小赌怡情喝点小酒又能是一个愉快的夜晚。如果没有人出老千或者一直输到恼羞成怒的话。
别问为什么中岛敦如此熟练,那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了。

小路不长,中岛敦却感觉自己走了许久。
路上有不少的小水坑,所以中岛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选择要走这条难得一见的与横滨不符的路,反正现在他已经踩了一身的泥水狼狈的要命。
万幸这时候还没有人看到了,也许回去该洗个澡什么的,他这样小声的说道就像是在与什么人商量一样尽管他旁边什么都没有只有手上的一把伞和头顶上的金色的让人感觉到饥饿的月亮。



一个人行走在小路上考虑着晚上的伙食,这种安闲的生活让他也觉得惬意起来。

这样就好像他从来没有孤儿院的不幸遇见太宰治的万幸和得到蒙哥马利小姐的帮助的庆幸一样的去过着平静的日常大隐于市。
每天看着太阳从东边升起从西边落下循环往复看着门口的叶子从绿到黄再到绿那样,然后如果除去养活自己外还能养点别的什么就像猫那样的小动物的话也许他还会时常拜访附近那个一看就不大靠谱的侦探社拜托他们去找宠物。
也许进门会被什么奇怪的东西吓得够呛。
有可能会某天路过一个巷子听见奇怪的声响注意到一个黑色的斗篷听见轻微的咳嗽声转头就什么都没有了。
还可能在某天的路上看到一个抱着奇怪玩偶的红头发美国小姐,他投去一个目光再转回来就像是石头被直接丢进了大海里头击起一层浪之后归为平静。

这样一想他就发现自己无论怎样都是会遇到这些人的了。
他无奈的笑了笑抬起头月亮明亮依旧回旋于夜空中,所以就很饿啊。
随后他到了自己家,他看见窗户里有光。
屋内里灯火通明。
END

评论
热度(3)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