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清欢。
高三长弧。
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innerbtn 41

女巫和猫

雷艾。
突然的脑洞。
写的慢吞吞的写一会儿玩一会儿。
暑假似乎一直在写正经的东西忘了我本质上是个吐槽爱好者。
好久没写过小甜饼了来写一个。
人物ooc有。
满足自我妄想,希望有人喂我粮。
然后我就继续潜水了高三好忙过段时间就更忙了哭泣。

陈面包是五分钱两个。
新鲜面包是五分钱一个。
夸那个脏兮兮脸上有雀斑的多情笨女人店主貌若阿芙洛狄忒可以打折五分钱两个新鲜面包。

一只女巫的黑猫价值十个银币。
一只女巫的蓝猫一分钱也不会有,因为没有女巫会养一只蓝猫,那听起来像是哄骗小孩子的幼稚手段,而且上钩的小孩子平均年龄不会超过两岁。
但是两岁的小孩子是有监护人的,而且他们身上也没有钱。
结论就是本世纪最可爱的女巫要饿死了。...

7
innerbtn 4

高三长弧。

innerbtn 34

心做し

出轰。
听歌听出的脑洞。
自认为写的很用心但是文力依然不怎么样。
写的断断续续,充斥着私设与我流人物理解,现paro。
绿谷出久x轰焦冻子♀设定。
大概很雷,但是写的满足了自己。
就很开心。
(其实想写虐的故事但是发现自己果然做不到呢,好像并不值得高兴。)

你很难不回想起那一天。
你受邀请来到一幢偏僻的公寓前,名叫轰冬美的女孩子带着有些抱歉的笑容替你拉开陈旧的铁门,你扫视了一下周围,遍地的碎玻璃片、丛生的野草、随处可见的爬虫,这真不是什么好地方。
随后你看到公寓的门拉开,留着红白色长发的女孩子沉默的看着你。
轰冬美说这是你本次的治疗对象,也是她家最小的妹妹,你这时候才想起传言

轰家的小女儿是个疯子。

那哪里...

innerbtn 73

生。

轰出轰。
一个脑洞随笔。
想到了所以就写了出来。
他们真好,我希望他们马上结婚。
我流人物理解和大批私设。

轰焦冻是从电视里得知绿谷出久重伤住院的消息的。
电视是他的女助手购买的,女孩子笑嘻嘻的说事务所这么忙总不能让客人干等着于是就自作主张的买了下来,虽然最后还是她自己坐在屏幕面前看,还不时发出奇怪的笑声。
轰焦冻从没在意过这件事情。
直到这一天他的女助手收起了笑容拉住了怀抱着一摞子文件恰好路过的他指着电视说

“『焦冻』,那个,是你的朋友吧?”
“啊?”

轰焦冻转头就看到屏幕上的马路中间一摊子血迹,盘着头发的女主持人在一旁激动的说着什么,周围是呼啸声不停的警车和救护车,红色的信号灯不停闪烁,绿谷出久躺在...

innerbtn 53

向死而生

安艾。
点文还债。
极限一小时半产物。
大概很糟糕希望不要被打,凹凸原设,用了比较喜欢的手法但是脑子有点乱估计救不回来。
然后我就去接着刷轰了啊x小英雄真好看我死了。
我流人物性格,没有什么逻辑。
@九萬里。

向死而生

你径自猜测着她来到这儿的缘由,最终下定的结论是

“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明白的孩子而已”

你抱着自己的双剑看着篝火映照下女孩子熟睡的脸,一瞬间有了种想要亲吻她的冲动。
于是你短暂的亲吻了她。

安迷修,你会遭报应的。你对自己说。

你曾站在这里最高的那棵树的顶端,有烈日在你的头顶灼烧着你的五感,你有些眩晕的稍稍移动步伐却一时忘记了你还在树顶上,因此你便一脚踩了空,从树顶上摔落下来。
那真...

innerbtn 33

等春来

轰焦冻中心。
轻微的轰⇔出双箭头。
尝试了下自己不擅长的写法,要死。
有机会的话写个别的paro的轰出好了!私心轰出tag!
轰焦冻有那么好我非常喜欢他!
我流人物理解和大批私设。

轰焦冻醒来时发现窗外面下了雪。
他从榻榻米上坐起透过拉门向外望去,就看到纷纷扬扬的雪花从上空落下。
看起来是很大的雪啊。他这样想着穿好衣服走到窗户边,窗户上面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花以至透过去看外面时朦朦胧胧的,这种模糊的景象反倒像在梦里一样微妙的漂亮,他呼了口气,看着空气中自行生出的白雾,忍不住笑起来。他倒是好些年没见过雪了。
随后他又从窗户里面向外面望去,这次他用左手的能力把霜花融化然后看着上面的水珠缓慢的流动下去,楼下过往...

innerbtn 20

剧独侵袭

没有一点绿谷的轰出。
本来想叫你不在的雄英学院,但是被说撞梗,觉得果然还是另起个名字好了,因此就用了最近循环的歌名。
以“绿谷没有考上雄英学院”为前提的轰焦冻日常。
大概是想表达一下“绿谷你不在你看看轰君成啥样了”的心情。
偏意识流。
黑猫表达的是什么自己感悟自己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好啦。
感谢。

轰焦冻想了很多事情。
其实说是很多事情但也就只是一些杂乱无章的事情且大多为细小的琐事,他坐在座位上发着呆,一旁一男一女正在说些什么,轰焦冻想不起来他们的名字,但是却注意到他们说的『记者侵袭』。

那两个人谈论了一会儿后话题又说到关于欧尔麦特的课程上,缠着绷带的老师一脸困意的走进来说着课程安排,交代完后身为班长的八...

innerbtn 81

定制品

雷艾。
我一定是疯了。
不过感情估计是太少而很难看出来的了。
思路和那两篇雷卡一样来自《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这本书真的超好看。
很多地方想着没有人看就懒得标注了。
算是圆了自己以前的一个梦吧,到时候亲友把约定的东西发过来就写一篇安艾应该就淡凹凸了(当然有个放脑洞的小号可能会写一点片段如果你能找到的话)

我梦见过河流。
我不晓得那是哪里的河流,它是从哪里的泉眼中喷发顺着沟壑流来,又是从哪里的山坡一跃而下,与平坦的地面相撞而蹦起浪花随后又顺着那一点点的倾斜流到这里,流到我的面前。
那河流奔涌不息,它从我面前疾速流淌过去,带着它那一点儿的尾,最后什么都不曾留下,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湿润了的土壤。
我想着我的纸船还...

innerbtn 16

信。

太敦。
有部分性转设定。
我的手机被带到别的地方去了不想更长篇。
ooc注意。

太宰敦子亲启

好久不见。
虽然我并不想用这样庸俗的开头来写这一封信,但是我咬着笔头想了很久也没能找到什么很诗情画意的很好的那种开头,因此极不情愿的写下了『好久不见』这样的话。

所以说你可别给那位蒙哥马利先生看,我想着他也说不出什么好话来虽说让我极不愿意承认的是你确实是因为他而留在了大洋彼岸,我掐着日子看着倒计时的沙漏把它转过来好几次里面的沙子的数量都没有什么改变。
那我就直说了吧,我想念你。

这样的话写下来之后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以启齿。

你已经停留在那里三个月了。
这三个月内可怜的太宰先生独自一人居住在他与你的...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