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祗然
南清欢。
不务正业。
是写给自己看的。
原创和女儿是有✿的。
背景图来自一芥太太!表白她!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innerbtn 2

光。

大和守安定相关乙女妄想。

因此我就有那样喜欢你。

诸如书上的那些恋爱的表达爱情的话语是不适于在这里使用的。

我想着那大抵就是因为我总是看不到好的结局的书,即使是最喜欢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结局他们两个也从山坡上掉了下来。

虽说他们到底是葬在了一起并在最后的那几年非常恩爱。

那个从河流里面漂来的孩子是两个人的爱情。

事实上上面的话一点实质性内容都没有,

我想着你就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好吧也许实际上就没有那么好。

我想着你的事情随后你在我的脑海里越发完美但是如此下来那个人就不再是你。

我想着有柔和的阳光就从窗户那里进来,温度刚刚好的就是燕麦粥被吹了很久之后终于最适合口腔的温度,但...

innerbtn 7

反语(2)

依然是慢的令人难以忍受的进度。
繁琐的细节无论怎样想要学着改掉都是很困难的事情啊。
大概还会写很久。
还是我流ooc,最近又浪了好久。
不过还是希望能写完的。
不会写动作。

中岛敦刚跳起来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刺穿了自己的身体,原本预定要落下的地方这时候也张来了黑红色的大口似乎只要他一落下就会将他吞噬进去再也爬不上来。
因此他直接虎化侧身抓住穿透自己的那玩意儿用力往自己所在的方向一拽,如他所料的没能拽动反而是借着力的作用将他拉入黑暗之中。

中岛敦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径直穿过迷雾在两秒之后用力一扭将那黑色的东西折断随后落到地上又是一个偏头避开朝着自己脑袋袭来的东西。
他面向黑暗,咬牙切齿

“芥川!”

随后他听...

innerbtn 1

妄想脑洞。
自家闺女。

“那么先生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敲了。”女孩子涨红了小脸询问道,要知道她已经好几天都不曾睡过一个好觉了,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这个敲钟人搞出的杰作。

她望了望周围,云雾弥漫空荡荡的大房间里面摆放着那样一口大钟,男子看了她一眼就又开始敲,对她的请求充耳不闻。

什么和什么啊!

少女拽着自己的长裙子生气的踩着地面,她可爱的小皮鞋在地面上重重的垂落发出响声来,尽管这与敲钟人敲击钟面所产生的巨大声音相比完全上不了台面,可她还是极其气愤且固执的踩踏着地面,直到最后脚酸软的实在是没有力气了才停下来,于是她环抱着腿坐到地上把脸埋在裙子里。

她就觉得委屈的厉害,但又想不出究竟有什么理由该让...

innerbtn

猛的意识到我的第一部长篇好像也是这个梗???
而且似乎也是去年的这个时候。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除了我的文笔一如既往的烂。

innerbtn 22

反语(1)

太敦。
满足自我的ooc产物。
果然还是不会长篇啊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脑洞节奏弱智到令人发指基本就是没有而且谁知道这玩意究竟能写成什么。
……真的,写出来还是想练手。
放飞自我。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死了,大概就是这个心情写出来的也非常糟糕。

于是你最后终于是死了。

太宰治下葬的时候是来了不少人的,除去武装侦探社的那些还有黑手党的那些,再放弃掉组合之类的外来人士,就连楼下咖啡店的女侍应生都过来给他的墓前放上一朵白色雏菊。
所有人都保持着静穆,中岛敦甚至听见了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抽泣声,于是他从一片白色花海中抬起头,才注意到似乎所有的人眼睛都是湿的。
除了他自己。

中岛敦觉得自己是该哭的,至少也应该像中原中...

innerbtn 12

发卡。

太敦。
我流ooc,微弱的看不出的cp向。
想想下午就要上学了自己还是没怎么动作业就很绝望。
闲里偷闲的写文,应该还是有不少错字。
值得一提灵感来源是一张敦君的图带着发卡,就觉得非常好看了可惜我不会写,气。

你不妨把头放进水盆里。
当然了这肯定得是一个盛满了水的水盆,你把水盆放在地面上,洒出一点点也都是没有关系的只要水线依然在你的鼻子之上就没有问题。
你可以考虑先做一个祈祷,毕竟有某种说法是“自杀的人是不能够上天堂的”,所以如果你是个教徒的话最好还是先忏悔忏悔?啊也是,敦君算不得教徒呢。
不过即使是教徒中间也夹杂着并不那么纯正的的人,也许有些人还不如你这种圈外的那本书都没有看完。
但是心里有就可以了吧?...

innerbtn 26

当下雨的时候我们在想着什么。

安艾。
突然爬起来写文。
天哪我居然跳坑了还回来写写他们。
一定是因为那个生子把我奶回来了。

他们真好谢谢谢谢,我喜欢他们两个虽然我写不出来。
文风有点变化很多地方没有断句是出于个人喜好希望你们可以自己断句看明白我想说什么。
继续躺尸。

达拉达拉。
反正这样拙劣的拟声词大抵就是你耳中所能听见的所传达过来的雨落到地面上的声音。

你迈开腿向前大步走却不想踩进了水坑里面溅起大的水花来万幸你穿的是胶鞋因此并没有水洒进来只不过还是湿了裤腿。
这下好啦你这家伙,怎么说也都该停歇下来了吧你看看你看看你看看你后面帮你撑伞的人他可都跟不上你的步伐了,你总不能让你的头发和衣服也被这场大雨打湿吧?

免费的洗澡什么的谁乐意...

innerbtn 3

月兔回旋于空中。

短打。
没什么倾向大概?
自由心证。
喜欢敦君。
bgm是橙子星的歌题目就是,我真是超喜欢这种感觉于是这里又下了雨但是写完的时候已经停下来啦真是好啊对吧。

他有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晚上了。
是的是的按照惯性定律准确来说就应该是以往经验而言我们都应该知道这究竟是谁的锅了。

对吧对吧心知肚明的事情何必再提起来一遍你说说看写出了让自己心里苦让自己心里委屈还有什么用?

中岛敦深谙此道。

所以他才没有像某位先生一样日渐憔悴开始长白头发。
虽然说有没有似乎都没什么太大区别。

要时刻保持心情开心才能够活的很久啦所以说国木田先生您可是得小心一点呢?

这段时间的连绵阴雨覆盖了整片天空,中岛敦甩着自己手上的伞就想起...

innerbtn 33

[雷卡]<灵与肉>

本着这个题目本来该写出许多东西,不过果然很多东西因为懒最后还是草草结尾。
顺便借这篇文奶一口下周的考试,心情比较复杂了。
题目是很喜欢的书中的某一章,文里的一些梗同样是来自那本书。
值得一提这篇文章非常欧欧西因为我本身并没有特殊的关注过某个cp除却bg的,如果能看完这些那么就非常感谢了。

说起来这篇文的由来是这个作者单纯的因为勒索别人写自己和大天狗的乙女时不慎被坑的产物,想了一圈也不知道写什么的废物写手敲定了主意。
不如提一提雷狮第一次见到卡米尔的时候。
其实这都是老梗了大家也都知道的事,那就不用再做什么背景相关的介绍了。

那时候他在散步。
说是散步还不如说是乱跑,毕竟他是翘了老先生的课偷溜出来的。他...

innerbtn 5

至南清欢/陈初《念》文评

……啊突然觉得还是保留一下比较好,
毕竟原文删掉了找回的话可能是大学给自己冲个超会吧。
躺平。

啧切:

原文:月红向《念》

作者:南清欢/陈初

不小心写长了,感觉回复放不下,就放这儿吧。

要说这儿的白月初,挺不一样的。我初读还挺惊讶,要写白月初讨钱讨吃时也会自我厌弃又无法终止继续,不太明白想表达什么。不过后来自个儿捉摸出一种想法,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白月初今世被牢牢掌控在一气道盟和涂山手里,已经没自由了,还追求什么呢,只能追求吃食了。这样看看与红红的发展还真挺戏剧的,红红是一心一意等她的转世恋人,但白月初因为转世续缘而失掉自由,如果知道这一切都因红红所为,就很难喜欢她。涂山苏苏和白月初可以,涂山...

©夏祗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