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落
南清欢。
高三长弧。
在地愿结连理枝。



是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innerbtn 1

我想了想我现在这个头像女主真的好像政宗君的复仇女主(我很爱她但是我觉得男主真的辣鸡,总感觉最后一话走师傅线。)
但事实上我头像这部不仅是姐弟还是师生女老师真的好吃而且怎么看都是狗粮漫emmmm虽然只有一话但是已经超甜三年很长男主要努力啊www

我真是无可救药的喜欢少女狗粮漫画。

innerbtn 1

虽然冬巡真的很凉但是真的很好吃啊otz。

innerbtn 33

替代品。

冬巡。
私心法安我甚至觉得不用再提。
标题有点搞事但是内容依然是流水账没有搞事。
原作延伸满足自己的妄想注意,没有什么实质内容,流水账不就是写着开心嘛www。
有借梗注意,结局和过程都很草注意。
希望有大佬给我粮吃。
ooc注意,一些小bug并不想改。

替代品。

“没有谁是替代品。”
艾库美亚说要送我一份礼物。
啊我们都知道他不喜欢别人喊他名字,但是我这样在心里这么说是没有问题的,毕竟他不会读心术,我希望他不会,我觉得他不会。
说实话我并不对所谓礼物抱有什么期待,以前的话倒是会有但现在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但是艾库美亚闭上眼睛一歪头笑着说我是会喜欢的。
他这举动可把我吓一跳。
但必须承认他这样一说我确实是好...

innerbtn 22

伪命题。

短打。
是法安。
ooc到不忍心看。
弱智恋爱,但是比较开心。
厚颜无耻打tag,脑洞产物。
我也不知道是哪个时期的,两个男孩子。
难得写bl了,虽然贼短。
有借梗注意。

伪命题。

安特库琪赛特本质上是个相当无趣的人。
我在认识他第二十二天时下了这样一个结论,并且非常有自知之明的没有告诉他。
不然他非把我打碎不可。
超凶。

我这么想的时候数学老师正在讲台上讲课,不过我倒没多少听他说话的兴致,虽然我也不会,不过这不用担心因为其他人一定会听,既然其他人都听的话那我就可以等会儿抱着书本假装没听懂去问他们了,这相当完美。
而且我聪明啊,等会看看过程看看题搞不好就会了呢?
俗话说的那种美貌与智慧集于一体的存在就是我了。
好...

innerbtn 21

和光同尘

原作延伸。
无差但我私心法安。
以前想写昨晚终于随便的填了填。
充斥着我私人理解与脑内妄想。
手机看久了就会头痛欲裂。

可是那孩子就说了啊。

“这有什么用呢?”

所以说啊,这有什么用呢?失去的人永不再来。

我做梦都想着再见到他,但只是想起他已经成为星辰碎片飘散在这宇宙间彻彻底底的融入蓝天这种事情,就会想哭。
但是又想了想,结果就发现自己是哭不出来了的。
于是我在某一天开始旅行——

——他们将此称之为旅行。

月亮很大,相比较地球上未被海洋覆盖的部分它显得很大。
月亮很小,相比从这里眺望过去的地球的模样来讲它小的不值一提。

但是想要走完它依然花了我许多时间,虽然我感觉是我走走停停的缘故。
没有月人的...

innerbtn 3

我发现了,我就是喜欢大龄儿童。
比如轰焦冻和死柄木弔。

innerbtn 29

女儿口色。

冬巡。
无差百合我私心法安。
小黑沿用原来设定因为是上个月的产物。
今天想起来了给它填了个尾(因为忘记自己当初在想什么了后面写的非常糟糕)。
糟糕的像我的三模成绩。
我永远喜欢冬巡组.jpg,以后可能会做改动,有些地方偏意识流毕竟我脑子也比较奇怪。
感谢阅读。

女儿口色。

法斯法菲莱特有云:四一五狂风大作。

于是从这一天早上开始就真的狂风大作,即使关紧了门拉上了窗帘用厚厚的被子和衣服盖在身上把自己埋起来也仍然能够听见窗户外面的风呼啸而过的声音,没听错的话还有门口的花盆被风吹落在地上四分五裂的声音。
好惨。
完了,那是凯恩戈姆的花。
她甚至不用思考都能想的到凯恩戈姆从学校回来后会有多暴躁,自己的室友在这一方...

innerbtn 2

特别喜欢春茶翻唱的柠檬。
最后总感觉有放下一切过去悲痛继续前行的明亮模样。

innerbtn 2

无聊翻到了以前写的东西。
我以前怎么和现在差别那么大呢???越活越退步。

冬巡真好吃我就是饿死也要在这个坑里待着。

innerbtn 117

十日谈。

我流冬巡。
无差,私心偏法安。
原作基础参考其他同人。
是关于“停战”以后的事情。
还是用了一些用过很多次的喜欢的元素。
一开始想叫去月球总感觉不大好。
其实应该是十几日谈,但是感觉非常神经病。
把自己的妄想之类写了出来充斥着个人理解“这个人走的很安详”。
最后参考Darling in the franxx 的男女主的姿势他们太好我爆哭虽然我写不出那种感觉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他们。接下来就要开学了就没产出了我作业还没动。
比较仓促,懒得改了。

法斯法菲莱特一千零八岁的时候,安特库琪赛特也恰好一千零八岁。
或许是因为这中间的七百零八年他都在月亮上吧,他的粉末与其他宝石的粉末混杂在一起分不出谁是谁,他们一起组成了月球表...

©更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