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之所及
南清欢。
高三长弧群众。


“那个梦里,花火落入水面。”
“我做梦的时候。也曾梦到过星辰与大海。”


自娱自乐的故事。

不定期删稿。
脑子有毒的杂食/少女文写手。
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 「不胜光荣」
innerbtn

其实我挺喜欢雷狮的。
我自己都挺意外。

innerbtn 2

高三长弧。
原来的找不到了。

1
innerbtn 1

你说你有些难过。
我这时候从手机里抬起头拿了块没吃完的月饼塞进嘴里又低下头注视着手机,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你一眼问道
“又怎么啦。”
你似乎是很不满我这样不在意的态度,又不大乐意说话了,我小口的吃着月饼,但还是被甜到牙痛,只好喝了口水来,随后又去看手机,说起来我们还没有开灯,窗帘子拉着就像是黄昏时候那样,如此恐怕我的度数又要涨了,真不是什么好事儿。

“夏茶说她喜欢这样。”
“说了很多遍不要把自己套到故事里面的主人公去啊。”

干,这家伙没救了。
我这么想着,又捡起一块月饼塞进嘴里。
好甜。
好痛!

我可能得去换颗牙了。

innerbtn

我永远喜欢羽岛千寻.jpg。
倾家荡产压妹妹股,我可能要破产了。

我不管妹妹赛高

innerbtn 6

日和

我做梦的时候,也曾梦到过星辰与海洋,不过那都是很久前的事情了。

阿箐告诉我,人总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她说这话的时候笑得开心,我却想不出那有什么可好笑的,她拍拍我的肩,说

“你这家伙啊,可给我长点心吧。”

她那样像哄小孩子似的,我不甚喜欢,她总是劝我快些谈个恋爱,我想着哪有那么容易,于是次次推开,转移话题去和她说别的事情。

后来我遇见南朝君的时候他也这么说,他一句话拉的很长,长的让我想起我从火锅里夹出来的粉条,我每次都要站起来才能把它们整个从火锅里拉出,那是很打击人胃口的一件事,南朝君的话也是如此,我感觉我对他的好感差不多也在他那陈长的话语里头磨尽了。

所以说一见钟情什么的果然是骗人...

innerbtn 49

iの行方

@脑了个坑
感谢太太给的授权写的这么渣真是不好意思!
写的很开心。
接下来就继续潜水了,希望有人还能喂我粮吃,每次写他们都少女心泛滥,这次也是,我果然是个少女文写手www。
剧情跳跃飞起,与前几次写的风格不大一样而且我写到一半去看别的书了xxx。
bgm:iの行方   非常温柔的歌曲❤。

iの行方

那个孩子,被称作“神的女儿”。

雷狮始终觉得照看人是件无聊的事,这么想的他这时候正端着堆满各类药品的盘子走在医院的过道上,旁边人大多是难过的表情,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盖过了刚送进去的车祸重伤病人身上的血腥味儿,这让雷狮嗜血的心情略微平静了许多,他已经很久没再见过那些东西了,久的已经快...

innerbtn 30

如果能够成为你的心脏的话。

有点意识流。
是一个随笔。
诈尸一波。

写的时候其实心情不大好,来来回回删了多次也不知道能写些什么。
最后写的也很胡乱,看看就好了大概会删。
大概是个废人.jpg。

绿谷出久有一个秘密。
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虽说这样不切实际而且无味的秘密,是不会有人想要知道的。

他没有心脏。

他的左心房空空荡荡的,那里什么都没有,他听不见心跳声音,他麻木而茫然的站在那里,当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运作着的时候,他听见奇怪的音色。
“咕嘟咕嘟”
这是难为情啊这样像是把气球灌满水吹起来的声音,又或者是爆豪胜己手里橙子汽水摇晃的声音,真是太难以说出口了啊。

可是绿谷出久还是每天都过得很开心,他每天都在帮助别人,当他听见别人...

innerbtn 4

闲暇摸鱼。
安慰自己。
与《哑》那篇是同一个。
大和守安定相关乙女妄想。
充斥着私设借梗ooc与自我理解。
感情线依旧丧心病狂的低,话说我好像说自己会变低产?啊这是低产前最后的挣扎。

“在想些什么呢?”她拿着白板俯下身子凑到你的面前,这着实让你吓了一跳。

面前是燃着的油灯,窗外面是纷纷扬扬洒落着的大雪把整个庭院都覆盖了起来,外面黑的紧,仅是借着微弱的灯火才能看见离赏雪拉门较近的几处,你生出了想要多看几眼的心思,刚准备凑上前去衣袖就被拉住。
回过头女孩子借着微弱的光芒草草的写下几笔指给你看,你想着她的练字依然没有成果莫名感到好笑但也不表现出来只是模糊的辨认着她写下的话语。

“一直看着雪是会雪盲的哦。”...

10
©目之所及 | Powered by LOFTER